烧鹅inky酱

纸上都成荒唐

#k莫##香芋#你爱不爱我

#k莫##香芋#你爱不爱我
  最近很流行一个玩法,在微信发一段语音给爱人,60s的语音最后三秒才说你想说的话,看对面的人怎么回复,从而得知对方有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好像挺好玩的样子。”郝眉用手肘怼了怼于半珊。
  “切,你家ko十足的妻奴,他肯定会听完的。”于半珊翻了个白眼,郝眉绝对是秀恩爱狂魔。
  “那你家甄少祥呢?”郝眉笑得不怀好意。
  “那个傻子?他做事不靠谱,我也不知道……不过,无所谓,我才不在乎呢!”于半珊脸上表情毫无波动,可是眼眸里透出一丝失落。
  “嘻嘻,是什么要试了才知道,看我的。”郝眉拉着于半珊溜到楼下录音。
  (k莫part)
  郝眉录了“我想吃棉花糖”给ko幻想着今晚有好吃的软绵绵的糖。哦!想想真的是好幸福好幸福的呢!
  “吃饭了。”ko拉回郝眉飘远了的思绪。
  “哇!糖醋排骨好香啊……”
  “啪!”ko轻轻一拍了一下“魔爪”。
  “先洗手。”
  “噢!”
  一顿下来,郝眉吃得饱饱的,“ko有饭后甜品吗?”
  ko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有饭后果,想吃苹果还是橘子?”
  郝眉扁扁嘴,难道他没听?不可能啊,ko不喜欢他了???
  “我去打机了。”郝眉落寞地走回房间,不见后面的ko灼热的目光和噙着笑的唇。
  打机打了很久以后,郝眉觉得有些乏了,一抬头是刚洗完澡出来的ko,穿着宽大的白色浴袍,让郝眉想起了他的棉花糖。
  “ko,我打机打了很久哦……”
  “嗯,是时候停下来休息一下。”
  “我有点饿了。”郝眉可怜兮兮地看着ko,想提醒ko他的棉花糖呢?
  “你今晚吃了很多肉,不要吃太饱了,乖。”ko揉了揉郝眉的头。
  “哼!你不爱我!不要揉眉哥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好过分哦!
  ko笑了,“想吃棉花糖?可是不行哦,甜食对牙齿不好。”
“你听了?” 郝眉转悲为喜,上前把自己挂在ko身上。
“嗯。”简单一个字,蓄着无限的爱意。
“可是棉花糖又软又甜又香的……”
“我的吻也软软的,甜甜的,香香的,你要不要来试试?”ko诱惑着郝眉。
“唔——”郝眉主动攀上ko的脖子,享受香甜的滋味。
哈哈,他的ko.就是那么爱他。
(香芋part)
于半珊被郝眉强迫录音,偷偷的,他不好意思地录了“我爱你”。换做是平常,这句话于半珊是不轻易说出口的,可是他有蜜汁自信,甄少祥是不会听的。
他最近好忙好忙,真亿的大项目已经让他这半个月来早出晚归,两个人叫面的时间少之又少,他不相信他有这个空来听语音。
他还没回……于半珊看着桌面的手机发呆。今晚甄少祥又加班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闺房怨”吧,难怪古时候有那么多诗人写怨妇。呸!他于半珊可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可能会是怨妇呢?
抬头一看是他们的小黑板,有这一大堆小标签,上面都有着甄少祥潦草的字迹。
趁着无聊,于半珊一张张都取下了来了。
“宝贝儿,今天天气冷,要穿多件衣服啊。老公爱你,2月2号”
“亲爱的,昨晚看你踢被子了,不要着凉了,我叫王妈炖汤给你驱寒,一定要喝哦。2月3号”
“半珊儿,很抱歉,周末不能陪你……好好休息,我爱你。2月4号……”
傻瓜甄少祥,明知道他很少看他的小黑板的。对啊,他也不看他的留言,他凭什么要甄少祥听他的留言呢?
于半珊不自觉眼眶红了,大概是……太累了吧。不!是甄少祥的字太丑,辣眼睛!哎,他干嘛看得那么认真呢?
可于半珊把那些字迹混乱的标签都收好了,放在盒子里好好地保存,仿佛在保护镶嵌了粉钻石的稀世珍宝。
突然,手机震动……
是甄少祥的回复,“我也爱你,我等不及那57秒了,我永远爱你。”
于半珊笑着打字,“傻瓜!还不早点回家?”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差点flag倒……
首先恭祝沛沛 @沛沛 生日快乐
然后这是上次我剪离羽给大家的补偿啦啦了!
好久没写了,生疏勿喷!
说真的,不上那么久还有766粉超感动(ಥ_ಥ)好吗?等我开学,等勤奋的我回来

评论(52)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