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纸上都成荒唐

我的表情如图六的何老师
我爆炸啦!!!
甜到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得不会用数位板
我的兔澜郎啊……

福禄寿喜吉祥茶:

我不许你碰他!

忽如其来的沙雕

P2慎点,狗头.jpg

下周突厥上线,简直想产粮三百篇庆贺

【巍澜/车】走!去吃肯打鸡红黑堡

【巍澜/车】走!去吃肯打鸡红黑堡

万年老猫为何突然离家?

邪魅鬼王为何突然鞋底抹油?

欢迎收看 走近……xx……(哔——

  “你认真的?你真的要我把这碟不知道什么鬼吞了?”大庆看着眼前黑麻麻的东西,噎了噎口水,艰难地开口,见赵云澜理所当然点头,“今晚我就算是留在特调处吃老李的小鱼干,我也不回家。”

  “吃我做的菜就那么难受吗?”赵云澜用力揉了揉毛茸茸大庆的头。“不懂欣赏!小子,你来试试!”

  鬼面觉得背后一阵阴凉,发觉事情不太妙,“呵呵,你做菜给我吃我哥会不高兴的,阿杀和鸦青找我去夜观天象,今晚我也不回家了。”说罢,一鬼一猫溜得飞快。

  赵云澜夹起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喃喃自语:“不就是咖啡炒肉丝吗?挺好吃的呀!”

  想起当年自己为沈巍下厨,一口气做了五碗的泡面,今天再创辉煌,突破自己,为自家美媳妇洗手作羹汤。

  赵云澜是不会承认因为看到隔壁大学的厨子KO给自家小媳妇郝眉投食而产生这样的想法的,别人家的媳妇只要有吃的就乖巧的不得了。不就是投食吗?他也会啊!哼!桑赞撩汪徵的烛光晚餐都是他教的,他肯定大获全胜!收服沈巍,从收服他的胃开始!

  当沈巍打开家门,就看到一束娇嫩欲滴的红玫瑰。

  正当沈教授满头问号的时候,赵云澜贴心地给出解答,“宝贝儿,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烛光晚餐。”

  “云澜,今天是什么特别日子吗?”

  “幸运日,有你的每一天,都是我的幸运日!”赵云澜一边勾出一个自以为最撩人的笑,一边调试着蓝牙音箱。

  烛光晚餐怎么可以没音乐呢?“小巍,接下来这首歌代表着我对你无限的爱意…你要仔细听哦…”

  ,“云澜……”沈巍的眼睛瞬间被满天星辰填满,倒影出赵云澜的模样。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沈巍:……

 赵云澜:……卧槽?!

 “额,大概调错了频道了……再来!”赵云澜挠了挠头。

 像一颗海草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海草 浪花里舞蹈……

 沈巍:……

 赵云澜:死肥猫!敢搞我音箱,你死定了!

 赵云澜强忍怒气,笑着说:“意外意外,这玩意没用,还是我唱给你听吧!”毕竟对着沈大美人,他再大的怒火也没了,噢!还有yu///火在熊熊燃烧。

 “三二一,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赵云澜还编了个舞,十分的滑稽又好笑。

 沈巍心口仿佛中了一箭,千万只小鹿胡乱在撞!噢!云澜实在太可爱了!!!

 “来!巍巍,尝尝这个。”赵云澜跳完舞,捧出了他的首本名菜——黑乎乎的咖啡肉丝。

 “这个是……什么?”沈巍觉得他太阳穴的青筋隐约在抽搐着。他既因赵云澜亲自下厨而感到幸福,又因赵云澜的菜而畏惧。

 “咖啡炒肉丝。”赵云澜得意地看着沈巍,还美滋滋地补了一句,“我做的。”

 沈巍盯了那碟菜仿佛过了几个春秋,笑容也逐渐僵硬。

 “怎么了?是菜凉了吗?没关系,我拿去微波炉叮一下……”

BOOM——

 “云澜!怎么了?你没事吧?”沈巍惊恐地跑去赵云澜的身边。

 只见赵云澜的脸被熏黑了,额前的发更凌乱了,赵云澜露齿一笑,“没事,就是微波炉炸了……”


“原本打算让你好好尝尝我的手艺,可惜了。”赵云澜气呼呼地咬了一口肯打鸡的黑汉堡,含糊不清地说着。样子委屈巴巴,可怜死了。惹得沈巍一阵怜惜。

“没关系的,来日方长。”沈巍笑得很甜,用手指轻轻抹掉赵云澜嘴角的酱。

“哇嗷!这个黑汉堡好像你哦宝贝!热辣鲜香!”赵云澜大口大口地吃着。

沈巍清咳两声,镜片后的眼瞳倏地亮了起来。如果他是那个黑汉堡,那么红汉堡就是赵云澜无误了,酸甜鲜嫩。

“这个味道,不错!”沈巍由衷的赞叹,不知是赞美汉堡亦或是眼前人的味道。

戳这里!!!→https://m.weibo.cn/6070175410/4260418698446680

“小巍,今天吃什么?”

“肯打鸡的红黑堡!”

“苍天呐!你已经吃了一周了,放过我吧!你一个大学教授,为什么管不好自己弟弟!!!”

【完】

我真的不是肯打鸡派来打广告的

隔壁是隔得很远的《微微一笑很倾城》的KO和郝眉

三二一那个是我们白.鳇呔子.宇快乐大本营的快手视频hhhhhhhh疯狂爆笑

  终于吐出这辆小破车了,考完试就去了浪的我,硬生生把文拖到深夜,大概我习惯开夜车吧……渣文笔,承蒙各位厚爱(鞠躬)



#巍澜兄弟情 立flag今晚更文
白宇说龙哥是热辣鲜香……
“宝贝儿,你也太辣了”
是兄弟就来砍我(删掉……肯德基……
等下午考完试撸个汉堡文!!!(我不是打广告的!!!)

【巍澜/ 车】赵云澜胃疼不胃疼巍疼

【巍澜/车】赵云澜胃疼不胃疼巍疼

*剧设+原著设(五秒脱衣梗红领巾梗)

  赵云澜的胃病已经许多年了,毕竟一个常年吃热牛奶泡老坛酸菜牛肉面或者咖啡泡培根奶油面的懒男人,应酬时又吨吨吨死命干的海量,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沈巍无疑是上天赐给赵云澜的天使。自从有了沈巍后,衣服整齐了,厕所干净了,客厅不再乱糟糟了,大庆连猫窝都有了,更有日常四菜一汤,美味健康,还有美味可口的小巍本人24小时全天营业…咳咳…总言而之,赵云澜的作息变得又养生又健康,加上新特调处的小菜地,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小巍,那个……今晚姐夫们叫我出去聚一下。”赵云澜纠结了很久,终于把信息发出去了,如果不是交情不能断,他也不忍心舍下家里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少喝点,早点回来。”

  “遵命!老婆大人!”

  巍命是从,赵云澜只敢小酌一两杯,不敢漠视自家大美人的话,毕竟大美人发起火来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斩魂使大人呢!

  可是,就这样回去,就得不到巍巍特别的关爱了!

  “小巍,嗝——我回来了。”满脸通红的赵云澜倚在门口,可怜兮兮地看着开门的沈巍。

  “怎么喝那么醉?”沈巍见赵云澜捂着胃,也没有大动肝火,而是皱着眉赶紧把他扶了进来。

  “小巍别皱眉,你皱得我心都疼了。一心疼,胃就更疼了。”赵云澜有气无力地抬手,想去抚平沈巍的眉间。

  沈巍抓着他的手,放到被窝里去,“乖乖躺着,别乱动。我去煮粥给你喝。”

  “不!小巍,我要抱抱,暖暖的抱抱。”赵云澜躺下了拉着沈巍的白衬衣衣角,扁着嘴,一副弱小又无辜的样子。

  如果祝红在场,必定会骂:“妈的,死给”;大庆必定,捂眼炸毛;而面面则会骂:“双标狗,为什么嫂子没洗手就能摸哥的衣服”而他只是想借来穿一下就差点被打爆头……

  “我是大煞之物,只会阴冷,暖不了你。”沈巍眼底暗了暗,仿佛闪过一丝懊恼。

快戳这里!!!→  https://m.weibo.cn/6070175410/4260065718452843

累极的赵云澜趴在沈巍的怀里,梦里呓语着:我要黑袍哥哥疼疼~

沈巍的手臂更用力去圈紧怀里的人,轻轻应了一声:“嗯,疼你。”

【完】

大概一年多没发车了,开个小破车玩玩吧!渣文笔!_(:з)∠)_别打我

昨天五秒脱衣梗上了热搜hhhhhhhhh还有剧说的采访花絮中bygg的童年红领巾经历可爱死我了 吹爆两位哥哥,太可爱(不组真人cp但是会借梗,嘻嘻)


【巍澜】小澜孩是小男孩

【巍澜】小澜孩是小男孩
*剧+原文的混合产物
“黑袍哥哥~我要吃糖!”稚嫩的童声软萌奶萌的,听起来让人无法拒绝。
  沈巍无奈地给小男孩递了一颗糖,随后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祝红走进来见到小男孩,愣了一下,:“咱们特调处改开幼儿园了?这孩子谁啊?怎么长得那么像老赵啊?”
  小男孩背过身不理祝红,直接瘫在了沙发上。这个男孩和赵云澜十分相似,眉眼神态简直一毛一样,就连他啃手指的动作也……仔细看,这个一米左右的男孩竟然有胡须!!!
  “kao!你……你不会是……老赵吧?!”祝红吓得快掉地上了。
  “大惊小怪!”小澜孩叼着棒棒糖,好不惬意。
  “这怎么回事啊?”
  “赵处今天去找阿杀他们玩,结果阿杀的老板递了一根椰子味的棒棒糖给赵处,吃了就这样了……”小郭结结巴巴地说,差点眼泪就掉下来了。“早知道,我就拦着赵处,不让他吃了。”
  “那么……夜尊和阿杀呢?”
  “被绑在楼上了。”楚恕之十分淡定,依旧盯着电脑屏的股票。反正赵云澜变小孩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家柯南都变了二十年小孩了,还不是好端端的,凶手都抓一大筐了。
  “沈巍!你有异性没人性!竟然为了老婆把你弟弟我绑在这里?!!!”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咒骂。
  “闭嘴!”沈巍和小澜孩异口同声。
  “他才是我媳妇!”小澜孩又补了一句。
  祝红:妈的,死给!活该变小孩!

“小巍!你放我下来!”沈巍突然把赵云澜拎了起来,放在肩膀上。“街上好多人诶!”
沈巍低头浅笑,“记得吗?以前你就是这样子带我走遍名川大山的。”
赵云澜看痴了,美人一笑说什么都对,现在他只会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当年的小鬼王已经长成大美人了,还是孔武有力的大美人……赵云澜若有所思了一会,把头埋在沈巍颈窝处蹭了蹭,又亲了亲他的脸庞,“我们回家吧!”

“嫂子,差不多到点了。”面面打通了赵云澜的手机,小声地说,“今晚要加油哦!”
小澜孩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嘴角不经意地上扬,“ok!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事成后重赏!”
嘻嘻!椰子棒棒糖让人变小这只是副作用,它真正的作用是加强体力,让人反受为攻啊!
小澜孩抱住了沈巍的大腿:“黑袍哥哥,别吃饭啦,我们去玩玩!”
沈巍关了火,抱起小澜孩到床边,“你再不吃饭等下又胃痛了……”
小澜孩趴在沈巍身上,勾唇一笑, “你是在心疼我吗?”说着,赵云澜的身体逐渐变回正常那般大,手钳制着沈巍,跪坐在沈巍的上方。“那也该让我疼疼你了……”
“云澜,你……”
“嘘,宝贝!这次让我好好品尝一下你的滋味……”赵云澜俯身解开沈巍的扣子,若隐若现的锁骨甚是勾人。沈巍越挣扎,扣子掉得越多,“宝贝,你真辣……”
“赵云澜!”沈巍一个翻身,把赵云澜给压住了。
怎么?怎么可能!!!“不可能啊,荧光小子明明说吃了椰子味棒棒糖就会体力大增反攻成功啊……”赵云澜喃喃自语。
“因为……我有芒果味的棒棒糖啊!专克椰子。”巍巍一笑很倾城。
“啊!媳妇,不要——”
于是,赵云澜被沈巍彻底品尝了一夜。
【完】
太久没写文,开车失败。这大概是滑板车???瞎几把乱写的脑洞,想吃糖想吃糖芒果味的或者是椰子味,嘻嘻嘻嘻嘻

#夏天的芒果真多啊
一不小心就拿错了……

对不起 看到图二的沈.嗑澜.巍,瞎几把涂了个毛利澜……有点忘了小兰的发型了,只记得有个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