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k莫##香芋#过年前

#k莫##香芋#过年前
*时间点:k莫在一起 甄少祥追于半珊的时候

  “差不多过年了,你说我们去哪里玩好啊?”郝眉托着腮看着ko,清澈的眼眸只有ko一人,无视公司里其他单身狗的存在。
  “哼,过年还不准备好好大扫除?还想着去旅游?就你那狗窝起码要扫一个星期吧?!”愚公揶揄着,抱着高高的文件看着郝眉的工作都被ko承包了,好一对狗男男。
  “啧啧啧!我有ko不像你,靠那些香槟玫瑰装扮你的狗窝吧!hhh”郝眉怼了回去。
  “眉眉,别闹,来吃饼干。”ko连忙把郝眉拉回来自己身边,免得两个人又pk起来。
  猴子连忙插上一脚,“眉哥这话不错,今天的香槟玫瑰又是一如既往的芬芳啊!肯定又是从荷兰空运过来的吧?小甄总真有钱啊!要不你就从了他吧。”猴子对着愚公挤眉弄眼的。
  “去你的!”
  (k莫part)
  “ko,你说愚公那对能成吗?小甄总都追他那么久了……”
  ko用手指抹掉郝眉嘴边的饼干碎,低沉的声音透着温柔,“别惦记别的男人。你想着我就好了。”
  “你真霸道!”郝眉舔了舔ko的手指。
  “回家再放火。”ko大手来到郝眉腰间,准确地掐了掐他的软肉。“今晚吃什么?”
郝眉偏头认真地想了想, “盐焗鸡,糖醋排骨,蟹黄豆腐,青椒肉丝……”
“嗯!”ko重复今晚的菜单,“盐焗鸡,糖醋排骨,蟹黄豆腐,青椒肉丝……”还有你。
…………
  郝眉一回到家门口就发现地上放着个快递,ko迅速看了一下发货人就明白了。
  “我买的新衣服,你先去洗澡然后换来看看。”ko眼眸里写满了雀跃。
  郝眉点了点头,不疑有他地冲进浴室。ko惯例把郝眉的脏衣物拿出来,却没把居家服拿进去,而是放了套女仆装。看着里面烟雾缭绕,ko笑意更深了。
  当郝眉擦干身子看到这套女仆装的时候,下巴都快被惊下来了。那个冷面闷骚男竟然是这样的人?!
  “ko,你给我把衣服拿来!”郝眉大吼。
  没想到ko直接推开了门,厚颜无耻地倚在门边看郝眉又羞又窘的样子。“穿这套,或者,不穿!”
  啧啧啧!这男人,果然一刀切开里面都是黑的,可是这男人怎么那么帅呢?
  郝眉深吸了一口气,关上了浴室门。糟糕!难道眉眉生气了?ko表情没变化但心里咯噔了一下。
  “眉,其实……”
  “主人,请品尝我。”此时一身女仆装的郝眉低着头走出了浴室……
  *以下内容由于国家法律法规,不予以显示(没错就是一个急刹车!来一起建设民主文明富强和谐的社会吧!)
  (香芋part)
  握草!我竟然中奖了?!当愚公打开微博看到自己中奖的时候还以为是骗子,可是当机票送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飞起来了!忙在朋友圈炫耀自己中了“马尔代夫豪华游”。
  于半珊特意跑到互喂饼干的k莫夫夫面前,对着郝眉道:“告诉你,单身狗独自飞!你就回去大扫除吧!还有!香槟玫瑰,全都给你!”然后就跑去肖奈那里请假了。
  当于半珊坐在头等舱那刻想着传说中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细的地方。慢半拍才想起第一次坐头等舱要自拍炫耀给恩爱狗郝眉和单身猴看。这次他有出息啦!
突然一束香槟玫瑰塞到他面前,
“半珊儿,好巧啊!”那个赭红色的身影又出现了。
  不巧!于半珊皱眉,“你怎么会在这啊?”
  “我……我,我跟你一样中奖了呀!”小甄总挠了挠头,笑得一脸阳光。
  这次的“奖品”八成是由甄少祥全额支付的,那个傻子……“为什么会想去马尔代夫?”于半珊把花放到大腿上,和甄少祥聊起来。
  “啊!?因为听说你最近好忙啊,需要放松,马尔代夫挺适合放松的。”也挺适合度蜜月的,甄少祥心里补充,没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连续三日,甄少祥一直跟着于半珊,仿佛他就蹲在于半珊门口睡觉那样,于半珊一打开门,他就出现在门前。
  “我怕你走丢了。而且这异国他乡的,我们两个可以互相照应啊!”甄少祥说得理所当然。
  “是我在照顾你吧?”于半珊翻了个白眼,这几天甄少祥都不知搞什么鬼,出门老是忘记带钱导致跟着他一起吃饭一起游景点。还有不定时胃痛需要他搀扶,细心喂药。他明知道他可以扔下这个大少爷不管,可是他却没来由得舍不得。大概他是开始沦陷了吧……
  “半珊儿……”甄少祥轻唤于半珊。
  “又怎么了?这次是没带钱还是没带脑子?”他认命了,不过他不会告诉甄少祥,他好像有点点喜欢他了。
  小甄总摇摇头,“都不是,今天我忘记带房卡了……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笨!进来吧!”于半珊把自己送到了甄少祥的嘴边,转身那刻他没发现甄少祥眼中闪过的精明。
  计划通!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听说半夜发文比较帅!
香芋梗灵感来自 @莫上花K 的中奖绝缘体
啦啦啦!我是一只废鹅!

评论(55)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