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k莫#生气

#k莫#生气
  ko又双叒叕生气了,原因是郝眉跟女客户吃饭之后,喝醉了,手机还一直打不通,把ko急得差点一夜白头。最后是肖奈打电话叫ko来把醉酒的郝眉扛回家。据说,当日ko把郝眉扛在肩上带走时,犹如恶鬼罗刹,本来女客户想留下郝眉的,却被ko吓得不能动弹连大气都不敢喘。
  郝眉醉了时还好,被ko当成皇帝般服侍,醒了那就……gg了。
  郝眉揉了揉眼睛,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睡衣就去厨房找ko了。
  “ko,不好意思啊,昨晚麻烦到你了……”郝眉忙陪着笑脸,“你知道这是工作推不掉的……”
  ko不理郝眉,眼睛只盯着手上那块肉,狠狠地剁了下去,像是在宣泄他的怒火。
  郝眉拉拉ko的衣角,“我真的不是故意喝醉的……”
  ko剁好了肉沫,又拿出了茄子,依旧还是没有理郝眉。
  郝眉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把冰冷的小手往ko衣服里面塞。嗯!ko真的好暖啊,郝眉干脆把两只手都塞到ko衣服里面,从后环着ko。
  ko眉头一皱,关火,转身回房。留下郝眉一脸错愕。糟糕!ko真的生气了?郝眉觉得事态严重了。
  ko出来直接把睡袍和热水袋放郝眉手上,“穿!”又继续做饭了。
  郝眉听话地快速穿上了睡袍,小脸又带着明媚的笑意,像只小狗那样摇着尾巴,“ko,你是不是不生气了?”
  ko依旧维持翻炒的动作,“厨房油烟大,出去吧。”
  郝眉高兴地答应,他知道ko的怒火是降低了一点,不过要完全平息他的怒火,其路漫漫呐——
  “ko今天这糖醋排骨好像不够甜惹”郝眉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ko,“不过我很甜哦!你要来尝尝吗?”
  ko的答案是低头扒了一口饭。
  “ko,看我,快看看我!”郝眉像个三岁小孩,吃得满脸都是酱汁,“你不看我要蹭过来咯!”
  ko已经开始收拾碗筷了。
  郝眉不依,把自己挂在了ko身上,强迫ko停下来,把脸上的酱汁都蹭去ko的脸上,蹭完后,郝眉恶趣味地舔了一下ko脸上的酱汁,“别生气了,好吗?”
  “你说你不会再喝醉的。”ko开始陈述他的罪状。
  “那我自罚好不好?罚今晚陪你?”郝眉特意诱惑ko,奈何小奶音不给力。
  “如果还有下次……”ko盯着他。
  “那我就罚我自己三天不吃肉。”郝眉举手发誓。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那,那,我罚自己一个星期不吃肉。”郝眉有点委屈,呜呜,他可爱的肉肉啊。
  “不必,我吃一个星期的肉就好,”ko说得缓慢,要郝眉听清楚,“你的肉——”ko吻了吻郝眉。
  肉债肉偿,酒债也肉还。

  (ಥ_ಥ)作者分割线(ಥ_ಥ)
  越忙的时候脑洞越多,平常无聊到死却没有脑洞,有毒啊啊啊!
  明天本鹅要四点起床啊,然后连续一星期五点起床(ಥ_ಥ)啊!为何我那么命苦啊啊啊啊,还有个脑洞,下次见!么么哒,等我!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