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k莫#兔子的疑心病②(超短.完)

#k莫#兔子的疑心病②
*设定是郝眉是写手太太,ko是忠实粉丝
  郝眉已经很久没在某乎更文了,现在已经是一只过气的太太了,然而他每次发文,忠实铁粉手可摘星辰都会给他小心心。不知不觉,手可摘星辰成了郝眉的更文动力。
  今天,郝眉把甄少祥和于半珊的同人cp更了以后,却等不来他的赞。
  他可能在忙吧……郝眉想着,没有发现他已经把一颗心都挂在那位粉丝的身上了。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误会。这个粉丝的名字和郝眉以前侠侣的一模一样,难道当年他伤了他的心,这次轮到他伤他的???
  他是不是脱粉了?
  他是不是不看我的文了?
  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还是不是他最爱的太太?
  嘤嘤嘤,他的忠实粉即将要脱粉了,好难过哦……
  叮咚——
  “ko?你怎么来了?”郝眉有点小雀跃,没有了刚才的愁云惨淡,毕竟他的胃被ko收买了。一见到ko就口水直流。
  “我做了几个月饼,来让你尝尝好不好吃。”
  “ko,你真是太好了!”郝眉搂着ko的腰拉他进门,害怕ko下一秒就拿着月饼跑了。注意力在月饼上的郝眉,显然没注意到ko的眼睛异常闪亮。
  “这个枣泥的真好吃!唔!这个芒果冰皮的也不错!woo!还有双黄白莲蓉的!ko你真的是太棒了!!!”
  “甄少祥明天能追到于半珊吗?”ko突然开口,说的还是让人出乎意料的事。
  “他们早在一起了,你不是知道吗?”郝眉满头问号。
  “我指的是甄废队……”
  郝眉觉得自己要被月饼噎死了,“咳……咳咳,你是手可摘星辰???”
  Ko微乎其微的点点头,“你的侠侣。”ko顿了顿,补充,“曾经的。”
  郝眉觉得自己一下天堂一下地狱。ko是手可摘星辰他的确很开心啦!可是又怕因为当初他抛弃了ko,ko不会要他……
  突然,郝眉吃饭月饼中又块小立牌,是他和ko的立牌。郝眉愣住了……
  “眉,你愿意再次和我成为侠侣吗?”ko看着郝眉的眼睛,眼里尽是漫天星辰。
  郝眉红着脸,慢慢靠近ko,轻啄ko唇瓣以示表明心迹。
  明确了彼此,所有的不安与疑虑通通都消失……
  郝眉:中秋真快乐!
  Ko:月是天上月,人是胯///下人

【完】
兔子的疑心病①要翻到世界尽头16年9.14同样是短篇的中秋贺文,虽然那个是提前贺文,这个是瞎几把后补的乱写贺文……_(:з)∠)_

#k莫##香芋#胃疼!想亲你

# k莫##香芋#胃疼!想亲你
*设定是两对都还没一起的暧昧期
Ko和美人同居了
甄少祥为了追愚公混进了致一也勉强同居了

  夏天是个吃吃吃的季节,空调配冰西瓜,wifi配甜奶茶,绝配绝配!然而许多吃货,都在夏末入秋骚断了腰(划掉)是胃!
  ( K莫part)
  “ko……”凌晨四点,郝眉迷迷糊糊地喊着ko的名字,“我好想吐哦……主啊!让ko醒一下吧!”郝眉好恨,他现在难受到下不了床,也动不了,动一下体内的五脏六腑就跟着翻腾,难受极了。
  “眉,你怎么了?”ko一向浅眠,常年大排档上通宵让他作息十分不规律,自从和郝眉同居,ko半夜时不时都会悄悄进郝眉房间看看他有没有踢被子。
  “我不会痛到出幻觉吧?主啊!你对我那么好???”郝眉抬手想摸摸ko的脸,由于起不来,手落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隔着布料,好像还是有点炙热,好了,起码证明ko不是幻影。
  郝眉快速把不安分的手缩回,“ko,我好难受哦,胃又痛,我又想吐……”
  “上来!”
  ???不是吧?郝眉腹诽着:老哥我病着惹!那么刺激的吗???不对啊,我们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吗?woo进度好快惹!他追了我了吗?啊!不!我现在胃好痛哦……
  Ko的眉,越皱越紧,“眉,上来!我背你去医院!”
  “啊?!好。”郝眉竟觉得有点失落,不过贴着ko宽阔的背,好像胃没有那么痛了……
  “来,吃菜。”ko夹起一颗青翠欲滴的上海青到郝眉的碗里。
  “ko,我不是兔子,我想吃肉啊!”郝眉的嘴嘟得老高了,自从他胃病了三天,他就和好吃的绝缘了,甜如珍珠奶茶,油炸如糖醋排骨,肥腻如东坡肉,生冷如冰镇西瓜,甚至连蛋黄焗鸡翅,都没了……没了吃的,生活一片漆黑,没有希望。
  “吃点菜有助于消化,对你肠胃好,要不我明天换别的做法吧?”
  “可是青菜终究是菜呀!”郝眉屁颠颠跑到ko隔壁,勾着ko的肩膀,“ko,其实呢医生只说不吃辛辣不吃油腻,肉其实也可以不油腻的啊,不如……”郝眉靠得很近,气息都吐在ko的耳边。
  Ko依旧吃着饭,然后淡淡开口,“医生说你吃太多才会导致肠胃炎,等你把病毒都排除来再说。”!郝眉似乎没注意到ko的耳朵变红了。
  “那甜点不是肉了吧,总该……”
  “太腻难消化的也不行。”ko硬生生掐灭郝眉希望的火苗。
  郝眉亮晶晶的眼睛盯着ko碗里的锅包肉,“一口都不行么?”
  “不行!”ko的立场十分坚定。
  “不!我是房东,我有权收租……”当锅包肉递到ko的唇边时,郝眉快速凑上前咬了一口,过程中,仿佛碰到ko的唇。
  郝眉也不在意,“哇!这个肉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郝眉!”ko等下筷子,像盯猎物那样盯着郝眉。
  “emmm……我不是故意的……”好像这个理由有点虚。
  Ko强硬地吻住了郝眉,以舌去探索郝眉口中的奥秘,“我!是故意的!”
  完了!郝眉觉得接下来不用挂消化科而是去隔壁的肛肠科了……
 
  (香芋part)
  甄少祥得了胃炎,拿到诊断报告的于半珊呵了一声,“活该!”
  “半珊儿,我好痛……”甄少祥委屈巴巴地看着于半珊。
  于半珊没好气地骂着:“谁叫你把我整整一盒香芋冰淇淋给全吃了?你怎么不把我冰箱给吃空呢?叫你别吃你非要,你是熊孩子吗?”
???怎么没声音了,难道是他骂太过了?于半珊疑惑地转头看椅子上的甄少祥,竟然睡着了,一点大少爷优雅的样子都没有。
  于半珊没办法,只能把他塞到车子里继续他们的同居生活。他看着甄少祥的睡颜无奈地叹气。
  为什么他可以把情话说得那么真?
  为什么他可以承诺给他那么多?
  为什么他一定要追他?
  事情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三个月前他们酒后迷迷糊糊地……从那时候开始甄大少就缠着他不放。每天一支玫瑰附赠一堆情话和甄大少的wink。于半珊也毫不吝啬地回他一个白眼。不久,甄少祥又不知道怎么说服肖奈让他进致一做免费临时工,继而又用了手段让肖奈卖于半珊给他当舍友。喜欢他吗?于半珊无法欺骗自己,就是因为喜欢才会觉得惆怅。
  他,于半珊,万年难得一遇的高智商码农竟然喜欢上了自己好兄弟的女朋友的“前夫”?!这个认知让他无所适从,只能有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怼他。
  于半珊轻轻在甄少祥唇上印下一个吻,“感觉就那样嘛?无聊!”
  “半珊儿,你看了我好久了。”甄少祥突然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你……你装睡?”于半珊一惊,气死了,竟然被这只猪骗了。
  “不不不,你扶我进车的时候我就醒了一次,然后我又睡着了,现在是第二次清醒。”甄少祥理不直气也壮,开玩笑,一旦承认装睡,今晚他就别想进屋了。“我来开车吧!照顾我一晚上,你辛苦了。”
  “哼!知道就好,你记得知恩图报啊!”
  “好!我甄少祥一诺千金,有恩必‘爆’!!!”
 
  一个月后。郝眉和于半珊兄弟二人在医院肛肠科门口相遇……

【完】
最近胃痛,嘤嘤嘤,太惨了就让他们陪我感同身受吧
 
 
 

同样的,KO和郝眉也不能逃过 沙雕小说生成器……【别打我】

# K莫##香芋#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 K莫##香芋#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太气了!实在是太气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郝眉和于半珊在致一的八卦圣地——茶水间大吼大叫,仿佛忘了,他们自己也是男人……
   (K莫part)
  自从和贝微微成为gay蜜之后,郝眉有个小小的兴趣爱好就是看少女言情小说,不仅如此甚至dan美的也没有放过。越露骨越风骚的,郝眉越爱看。例如那个什么凉的作者,一看就是带点颜色的作者,写的文也是很带感;那个什么浅的作者,虽然只含蓄地说“震一下”而其中暗藏的骚气不停涌动,勾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看。
  每次郝眉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便是KO最不爽的时候……
  “眉眉,吃饭了,有你爱吃的蛋黄焗鸡翅,别吃太多哦,上火。”KO摆好碗筷,却看到郝眉左手拿着手机,右手伸向鸡翅,视线紧紧黏在屏幕上,嘴里嘟嘟囔囔地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
  KO一皱眉,心疼小眉眉。“别看了,先吃饭!”
  “哦——”郝眉拖长音,委屈巴巴地放下手机。
  事情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地结束。
  当KO沐浴出来,水珠在他胸膛前滚动,多么性感又阳刚的画面。然而我们可爱的小白兔郝眉依旧沉醉在小说里。
  “眉,不如我们……”KO凑到郝眉身边,捏着他细嫩的软肉。
哪知道郝眉一拍,拍走一只猪蹄子,“别动,让我再看一章……”
KO也没有阻止郝眉,只是挑起眉毛不语,若有所思地看着郝眉。半晌,KO磁性的声音念道:“他翻了个身,把xx压倒在他的身下,细碎的吻一点点洒落在他娇嫩的身上……噢!原来眉眉你喜欢这样子。是这样吗?”说着,KO动起手来。
郝眉羞红着脸,“KO你给我停……”慢慢地呼喊声变成了一声声的轻喘。
   第二天,郝眉趁着中午休息时间,在休息室偷偷摸摸地打开文档,突然,KO朗声:“啊啊啊,不要,人家不要这样的姿势……”KO的声音并未有太大的波动,只是一字一顿把内容给念出来。
   可是致一里的大家打水的摔了杯子,复印文件的粉碎了文件,于半珊和丘永侯捂着嘴忍着笑,而微微则拉着大神趴在玻璃窗上cos壁虎,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这一对。只见郝眉的脸儿红扑扑地逐渐埋在了KO的胸膛上。
  (香芋part)
  “半珊儿,我想买个新的运动手环。”自从小甄总和于半珊在一起就乖得像狗狗似的,虽然财政大权并未完全落入于半珊手中,但是买东西都会主动向于总提交申请,要等于总批复了才能买。
  毕竟甄少祥可是经常性买一堆没有用的东西往家里搬,重点是还很贵,于半珊爱财如命且发扬勤俭节约的精神,有意无意地“提醒”甄少祥别乱买东西。久而久之,甄少祥都习惯性向于半珊请示。
  正在吃鸡的于半珊看都没看甄少祥,“你不是手上就戴着一个吗?用了不是很久而已,别买了!”
  “可是新款的功能不一样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我要狗带了!”
  见自己的诉求被驳回,小甄总无奈叹气,突然一个灯泡💡在他头上亮起来!
  “半珊儿,你说得对,手环其实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而对你就不一样了,你看,你老是加班不按时作息,这样对身体不好。以后你戴着手环生活让我来看看你的情况,特别是出差的时候可以提醒你早点睡觉,那多好!”甄少祥哄着于半珊。
  “你不是想监视我吧?”于半珊吃鸡成功,炫耀着他的战绩,心思不在甄少祥说的话那里,可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当然不是!”甄少祥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今天是于半珊用手环的第一天,“效果还不错,测血压心率都还行。”甄少祥那傻子对他真好,于半珊想着,心里美滋滋的。
  “哟!不得了啊愚公!你竟然也搞这种东西?”郝眉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什么东西?”于半珊懵逼脸。
  “老于你就别不承认了,不就情侣手环吗?小甄总都发朋友圈了?”郝眉打趣道。
  “就是就是,就知道秀恩爱,关爱一下单身狗不行吗?”丘永侯在隔壁吐槽。
  “不,不是情侣手环。”肖奈出来把文件塞给了于半珊,“愚公的是旧版的手环,而甄少祥手上的这个月最新款的手环。你们放大照片仔细看一下。”
  “甄少祥——你个只会乱花钱的大猪蹄子!!!”
  真亿总裁办公室。
  “啊嚏……”甄少祥打了个喷嚏,喃喃自语,“今天空调温度调低了吗?”
【完】
  本来不想撸文的,可是艺术源于生活。而我生活明显就是被某只大猪蹄子气到了!!!k莫的故事就是昨天我在看某带颜色的作者的文的时候,我男票突然说别看这样有颜色的东西!还给我在课堂上念出来!念出声!!!我:???然后就是香芋的故事,他说关爱我身体,把旧手环送给了我,叫我早点睡,结果没几天,他给自己买了新手环……微笑脸……
  在这里让我艾特一下颜色作者 @景微凉 和风骚内涵作者 @搁了浅
  嘻嘻嘻,继续潜水
  下次更文,随缘,爱你们

#k莫##香芋#本喵是山神

#k莫##香芋#本喵是山神
  在神秘的东方,总有些稀奇古怪的事。比如某座神山里就有两个守护古塔的山神。虽说建国后不能成精,可这不代表他们建国前并不存在。更何况他们是神!
  然而,虽说是神,他们的本体却是只猫……
  一只橘猫怒瞪我,锋利的爪子都闪得我快瞎了,气急败坏对我吼道:“猫怎么了?!你是看我于半珊不顺眼吗?你还不是一只鹅?!”
  另一只叫郝眉的白猫也作势要扑上来了,“就是!你还鹅眼看猫低了?”
  呜呜呜,肖奈微微,快来管管你们的崽啊……
  (K莫part)
  作为守护山神,郝眉和于半珊的职责就是睡觉,啊呸——是给世人带路,带领他们参观灵山古塔。虽然,这座山平常比较少人来,他们多数就找个阳光明媚的地方,窝在那里不动。
   今天的郝眉还是懒洋洋地趴在第三层的石阶上,肆意地让暖哄哄的阳光把自己烤地温暖起来,毕竟最近的大雪可是让他差点感冒了。
   突然,阳光没有了,一大片阴影笼罩着郝眉。郝眉心里无奈叹息,要上班了……
   郝眉睁开琥珀色的眼睛,伸了个懒腰再仔细打量来人。
  一个从上至下都穿着黑色的高大男人,背着一个朴素的登山包。虽说今天是连日大雪后的晴天,可是道路上的积雪很多都未消融。他不戴手套围巾,不冷吗?
  郝眉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突然那么在意一个陌生人的打扮,再说他冷不冷也不关他事……郝眉回过神来,走到他脚边,蹭了一蹭,喵了一声,准备开始给这个黑衣人带路。
  而那个黑衣人拿起一根树枝,缓慢地蹲下来,开始了逗猫。
  ???郝眉头上充满问号,这个人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开始逗他了???虽说他是山神,可是他是修炼中的山神,体内的猫性是难以除去的,看到逗猫棒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追着树枝咬。噢!堂堂山神,他竟然那么羞耻……
  等郝眉玩累了,黑人伸出宽厚且带着茧的手掌,温柔地抚摸他的头部,“小东西你好,我叫ko。”
  好暖!郝眉感叹,并不是阳光,也不是他的大掌,而是ko的浅笑。虽然这个昙花一现的笑容并不好看,可以看出他是个不经常笑的人,仿佛没有懂得什么是笑,可是郝眉依旧为了这个笑而倾倒。
  郝眉更靠近ko,在他脚踝蹭了蹭。
  参拜古塔后,郝眉领着ko慢慢通过雪融化的山路,郝眉尽力让ko通过不危险的地方,如果ko想往深山里走,郝眉定会喵喵叫。好在ko仿佛懂了他的意图,一直跟在郝眉的身后,参观了这里的景点。
  从那天以后,ko每天都做一大堆好吃的带给郝眉。慢慢地,郝眉胖成一个小雪球。
  又一天,ko带着烧好的排骨来见郝眉,“小东西,今天你跟我回家好不好?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郝眉美滋滋地咬着排骨,突然听到ko.这句话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喵了一声:“好!”
  嘭——郝眉化成人形了。
  “你……”ko眼里写着惊讶。
  “h……hello”郝眉遮住赤果的下半身尴尬地打招呼,“我叫郝眉,我不是妖,我是守护这里的小山神,大概是功德圆满了所以就化回人形了,你不要害怕。”
  “……”
  看ko迟迟没反应,郝眉担心他不要他了,低着头,闷闷地“没关系,你一时接受不了也正常的……”
  “眉,跟我回家吧!”ko伸出大手。
  太好啦!他郝眉有归宿啦!
  就这样功德圆满的山神郝眉退休了,和ko过上了美滋滋的吃货生活。
  (香芋part)
  于半珊对于因为提早功德圆满退休享清福的郝眉很是不满。为什么突然就留下他一个了?肖奈和微微在天上玩得不亦乐乎,猴子又跑去西方出差了。有谁还记得他啊???!!!!
  哎!郝眉当初每天被投喂的日子真好,他还可以去蹭饭。所谓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赛大象,作为一只不胖的橘猫,于半珊好像没什么尊严。上天啊,来个有钱人来包养他吧!
  啪——突然树上的积雪掉下来砸到了他。
  ???于半珊一脸懵咪,搞什么鬼?
  山下传来轰隆隆跑车的声音,于半珊不满地盯着门口,是谁在扰乱这座山的清幽?
  没多久,于半珊就看到一个穿着酒红色西装的富家子弟走进来。竟然还戴着墨镜?藐视灵山罪加一等,于半珊决定要好好教训他。
  那个酒红色的身影刚想往古塔的方向去,于半珊就拦住他的去路。
  一喵当关,万夫莫开。
  “小喵喵,你让我进去好不好呀。”甄少祥满脸笑容地跟于半珊说话。
  虚假!
  于半珊防御动作更明显了。
  “我给你钱,你让我进去好不好啊?”甄少祥从钱包里掏出几张大钞,“我来是想给我爸祈福的,你让我进去尽孝好不好呀?”
  “喵!”于半珊叼着钱退开,看在他孝心一片,他又怎么好意思阻拦呢?
  一连过了两个星期。
  收了钱的于半珊还主动给他带路呢!不时回头看看后面那个慢吞吞的家伙。
“原来你在等我啊!谢谢你,小家伙。”甄少祥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你真可爱。”
我才没有!于半珊喵喵叫地否认,可是脸上咻咻地脸红了。可惜看不懂猫反应的甄少祥并不知道于半珊因为他的抚摸而害羞到快要窒息了。
“小家伙,我抱你走吧!”甄少祥看似不羁,可对于半珊十分温柔。于半珊怀疑,害羞可能是会导致脑部缺氧的。
嘭——
甄少祥怀里的橘猫突然变成了一个男子。
空气仿佛凝固了。
“我,我是山神!山神于半珊,我不是猫,我……我是猫……”于半珊手忙脚乱想着解释却无从开口。
“别解释了,可爱的小家伙。”甄少祥勾唇一笑,打断了于半珊,“跟我回家吧,我来照顾你。”
于半珊犹豫了。
“在我身边,我会一直照顾你的。和我一起,钱我是你的。”
“好!”从今天开始,他喵大爷于半珊,也是可以吃香喝辣的人啦hhhhhhhhh

——————————————————
这个故事的灵感:去杭州旅游游到六和塔的时候,很少人,有三只小猫,一只霸气的黑猫还给我们带路,一步三回头,看
我们人齐了没有,让我们先走然后他再突然窜上来带路。真是乖死啦!好爱他!

 
                    
 

# k莫##香芋##秋衣#三生三世遍地菊花

# k莫##香芋#三生三世遍地菊花
设定:丘永侯和孟逸然是小天使负责维持平衡世界的秩序,只有在一个世界里把两对cp就是我们的主角【k莫】ko x莫扎他【香芋】甄少祥x于半珊 撮合在一起才能完成任务,进入下个世界……

第一世  (1)
   不知道为什么,世界就错乱了,等丘永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乞丐了,正确来说,是丐帮帮主!“???我怎么就丐帮了我?!起码肚子的肉可以证明,我没有乞丐那么瘦啊……”丘永侯一脸茫然,魂穿穿成乞丐,网文都不带这么写的!这不会是梦吧?
   “哎呀!疼疼疼。”丘永侯把自己的脸掐得通红。
   “帮主,你在自残吗?”乞丐甲。
   “帮主,别啊!老汉我跟着老帮主多年,老帮主就你这么一个九代单传的儿子啊……”乞丐乙絮絮叨叨。
   “好了好了,你们出去吧!”丘永侯开始烦躁了,怎么才能穿回去呢?
   “你想穿回去就必须让这个世界的ko(寇星辰)郝眉还有甄少祥和于半珊成为一对,你才能有机会回到原本的世界。”
   “握草!哪来的声音?!心里传来
   的?!这么变态的设定?这是ko设计的游戏吧?只是有机会???”丘永侯默默在心里吐槽。
   “老子就是自带系统!你再说,老子就给你切换困难模式!你会有队友的,加油!遇到系统问题或者bug你就在心里默念‘系统爸爸快出来‘三次,那么我就会考虑出来的,最后,祝您玩得愉快,早日回到现实世界。”
   就这样,声音消失了,但很快资料被传到了丘永侯的脑海里。寇星辰,刚正不阿的少将军,经常负责京城内的扫yellow;郝眉,怡红院的老板……
   丘永侯: emmmmm……
   甄少祥,不务正业小王爷,最讨厌教书太傅;于半珊,太傅的二儿子,小王爷的陪读,但极其讨厌不读书的小王爷……因为自己拼命读书成语还是比不读书的小王爷烂……
   丘永侯:要不我不回去好了吧……
  
   丘永侯决定去怡红院当下人,不接近主角怎么做红娘?然而……
   “帮主,你怎么能去怡红院,我们付不起这个钱啊!”乞丐甲说到。
   “帮主,我们都是有骨气的人。不能去怡红院啊!”乞丐乙跳出来阻止,“古语有云……”
   “别说了”乞丐甲打断了乞丐乙,“少爷出去了……”
  
   “寇将军,好久不见啊,别来无恙吧!”郝眉轻纨纸扇,神情慵懒。
   “关店!”寇星辰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我不要!我已经连续三个月只进账六百两,我上有金鱼下有猫,怎么养得起那么多人?”
   寇星辰深呼一口气,“无关人等都出去!”将军一声令下,全世界自动清场。
   丘永侯装作下人,躲在暗处,就怕发生血案,结果……
   “别闹了,最近皇上命本官严查,这个月继续给你做饭,可否?”寇星辰的语气变得温和。
   等等!丘永侯懵了,他们都这样了,还扯个什么红线啊,根本不需要他好吧!
   “秋天到了,我要吃蟹黄豆腐羹,还有菊花盏糕,记得别忘了我的糖醋排骨。”郝眉想了想,把想吃地都说出来了。。
   “好,你说的,我都做!”
  
   另一边。
   “好难哦!不读了!不读了!”甄少祥把书扔在地上。
   “真没用,真是朽木不可刻字!”于半珊捡起散落一地的书。
   “半珊儿,是‘朽木不可雕也‘出自……”甄少祥把典故都要背出来了。
   “停!”于半珊继续收拾,真不知道甄少祥是真傻还是假傻!气死他了!
   突然,甄少祥握上于半珊捡书的手,“半珊儿,我们去放纸鸢吧!”
   “爹叫我好好读书……”
   “这次的纸鸢是宫里最厉害的师傅做的!你看,画的多好看!”甄少祥诱惑着!
   ……于半珊默念,我读书差都是因为你!臭王爷!

第一世 未完,女主还没出来,两对cp互动不够多,等等吧!要复习hhhhhhhhh新年快乐!!!
  

【占tag】【立flag】一个脑洞

# k莫##香芋#三生三世遍地菊花
设定:丘永侯和孟逸然是小天使负责维持平衡世界的秩序,只有在一个世界里把两对cp就是我们的主角【k莫】ko x莫扎他【香芋】甄少祥x于半珊 撮合在一起才能完成任务,进入下个世界……过程中,丘永侯和孟逸然这对秋衣夫妇在一起了,【主要还是那两对cp啊喂】(划重点),走得是逗比欢脱路线……emmmmm差不多到复习周了,我竟然要写这种脑洞……有人看吗?有人看才写…………来自我舍友看太多快餐小说,强烈建议我写的脑洞……

# k莫##香芋#你是我的甜品呀

# k莫#棉花糖
  郝眉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比如此刻……“ko快来啊!我要玩这个过山车!”
  Ko点了点头,紧跟郝眉跑了上去。他开始有点后悔答应郝眉来游乐园玩了。 Ko本来就早熟,加上家庭的原因,使他的思想更加成熟稳重。然而,现在他被郝眉戴上可爱的小熊帽在游乐场里到处乱飞。
  路上也有小朋友不惧他的冰山脸大叫到道:“那个叔叔竟然学我们戴熊耳朵,hhhh”
  Ko窘迫地当聋子,只有通红的耳根出卖了他。郝眉见状,笑了笑,蹲下身子和小朋友们说,“叫哥哥啦!哥哥戴小熊帽是因为可爱,而你们是因为你们就是熊孩子本熊啊!”说完就拉着ko走了,不理后面的熊孩子们哇哇大叫。
  “谢谢。”ko简略地带过刚刚发生的事,被郝眉牵着的大手依旧滚烫,他还在害羞。
  “不客气哟!这个是需要报酬的!”郝眉眨了眨眼睛,笑得更像个小太阳了。
  面对孩子气的郝眉,Ko看痴了,他的眉儿真可爱!不禁失笑,“你要什么报酬?吃的?”
  “知我者,莫若ko!”郝眉扑到ko身上,手指向远处的一个小女孩,“我要吃棉——花——糖——”
  “你可以跟她买吗?”郝眉眼里充满着期待。
  “我给钱你去跟她……”
  Ko的“拿”字还没出口,郝眉已经阻止他继续,“报酬哦!”
  “哥哥,来买个棉花糖吧!”穿着粉红色公主服的小女孩伸出粉嘟嘟的手和ko打招呼。“这个是爱心棉花糖哦!和心上人一起吃会一直在一起,心连心哟!”
  “谢谢你!不过我和他已经早心连心了……”ko蹲下来温柔地说着。,可小女孩以为他不买棉花糖了而耷拉了小脸。“他很喜欢你的棉花糖,可以卖一个给我吗?”
  “可以!”小女孩趁ko不注意飞快地在他脸颊“啵”了一下。
  “喂喂!他是我的,小女孩不能乱亲哦!”郝眉从后面跳出来,醋意大发。
  小女孩递给ko棉花糖,甜甜地笑着对郝眉说:“东亚小醋王,祝你们幸福哦!”然后一蹦一跳地走了。
  “现在的孩子都那么早熟吗?”郝眉咬牙,气死眉哥了!他的ko竟然被别人亲了!小女孩也不行!
  “吃棉花糖吧!”ko递给郝眉。
  而郝.醋王.眉则转过头, “不吃!”
Ko咬了一口棉花糖,轻轻用力撕开一块如云的棉花糖,吻上郝眉的嘴,让棉花糖在他们的唇齿间慢慢地融化。
  他们的爱情并不“刻骨”,没有这些锥心刺骨的痛苦,全是像棉花糖那样温柔而甜蜜!郝眉爱吃棉花糖,ko也爱,郝眉就是ko的棉花糖!

#香芋#雪糕
  在于半珊的记忆中,六岁那个蝉鸣聒噪的初夏,他汗流浃背地在小卖店门口大口大口地喘气,当他和老板说要一个香芋雪糕的时候,有个洋气如娃娃般的大男孩,优雅地出现了……其实应该有梦幻的玫瑰花瓣和灯光,可那个大男孩就在于半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双倍的价格,买走了最后一杯香芋雪糕。不久,那家雪糕公司倒闭了,再也没有那么好吃的香芋雪糕了,于半珊决定记恨那个人一辈子!!!
  不知为什么最近于半珊又梦到六岁时候被人抢雪糕那件事,难道这就是念念不忘,必有仇恨?于半珊想,大概是应该这样的。
  隔壁半醒的大金毛甄同学蹭了蹭于半珊,“半珊儿,早呀——”刘海慵懒地搭在额上,还打了个哈欠,随时准备再次进入梦乡。阳光照射进来,显得甄少祥的气质更有贵公子的感觉了。
  有那么一瞬间,于半珊觉得那个大男孩和甄少祥有点像,很快,于半珊就把这个想法甩出脑子里,因为潜意识告诉他,那个大男孩比甄少祥好看多了,尽管他忘了“夺糕之人”的样子。
  “甄少祥,我想吃香芋雪糕。”
  “买呀,你买什么的都行!哈根达斯?”甄少祥心不在焉地说着。
  “可是我想买的那个牌子的香芋雪糕公司,已经倒闭了。”
  “抱抱媳妇儿,没事没事哦!”甄少祥借机抱紧于半珊。
  “走开!热死了!”
  “话说,半珊儿,我以前吃过一次普通牌子的香芋雪糕,超好吃的,好像……好像叫什么夏。”
  “冰一夏?”
  “对对对!那时候剩最后一个雪糕了,我就用双倍的价格买了那个雪糕。”
  “你买雪糕的门前有棵大榕树?你记得你前面还有个男孩吗?”于半珊脸色微怒。
  可甄少祥没注意到,自顾自地说下去,“半珊儿你怎么知道的!好聪明哦!”等到甄少祥看清于半珊眼里的怒火的时候……
  “夺糕之仇没齿难忘,抢糕之恨不共戴天……”于半珊开始揍起了甄少祥……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转过多少个弯道,榕树年轮逐年递增,该相遇的,会再次相遇。或者甄少祥和于半珊错过了童年的那个香芋雪糕,幸好的是,他们没错过彼此。
 

# k莫##香芋#圣诞的小故事

#k莫#礼物
“呼!终于做完了!下班下班!”郝眉伸了个大懒腰。“ko,走咯!”
“嗯。”ko依旧对着电脑工作,“你先去楼下的咖啡厅等我,我做完这个就下来,大约十分钟,你吃个蛋糕先。”
“好。那我在楼下等你哟!”郝眉想着楼下的草莓慕斯新品就乖巧地下楼了。
等郝眉吃完最后一口慕斯蛋糕的时候,ko像准时地出现了。
“ko,你怎么戴了一顶圣诞帽?”
“不好看吗?”
“好看,你长得帅,怎么都好看。”郝眉抬手调整一下ko帽子的位置。“你不是不过西方的节日?”
“你过呀!圣诞快乐。”ko从包里掏出一条长长的红围巾,围在郝眉细嫩的脖子上。
“谢谢!”郝眉小脸红扑扑的,一方面郝眉高兴ko特意为他准备礼物,另一方面,他有点羞窘,他没想到ko竟然会给他准备礼物,他以为ko是不过西方节日的,甚至他连冬至也不会特意煮饺子或汤圆去庆祝,于是并没有准备什么礼物。
“冷吗?”ko牵起郝眉的手放到嘴边哈气,继而握着他的手放进大衣兜里。“走吧!”
“那条围巾是你织的?”
Ko千年不变的寒冰脸可疑地红了,轻轻地嗯了一声。
“好厉害呀!你什么时候学会织的?”郝眉一脸兴奋。
“就最近,边工作边织。”
“难怪你老是叫我先回家,原来都是有预谋的。”郝眉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闭起眼睛,眉哥送你圣诞礼物。”
Ko顺从郝眉的话,闭上眼睛,便感受到一个轻如羽毛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恭喜你!获得世界上独一无二超级机智的郝眉!”
Ko抱着郝眉,“那我现在要把礼物扛回家!”说着,就把郝眉放到肩上。
“放下我!很丢脸的!ko!”郝眉像毛毛虫那样扭动身体。
Ko则选择性失聪。
“放我下来嘛!”
Ko依旧选择置若罔闻。
“好吧!”郝眉软趴趴地黏在ko身上,“ko圣诞快乐!”然后很小声很小声地补了一句:“我爱你!”
Ko认为此生和郝眉一起过的日子才能称之为节日,而郝眉也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一生或有数千个佳节,只愿他亦在身旁。
而如今ko要做的事情则是:回家拆礼物!并使用!

#香芋#炒饭
“眉哥,分一点炒饭来吧!”于半珊盯着郝眉的便当盒,口水直流。
“走走走,叫你家甄少祥买去!”郝眉护着ko给他做的爱心饭盒,死也不肯撒手。分食?他郝眉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分食的了。
而于半珊作为一个“知食分子”也很坚持!“眉哥,念在我们同寝四年的份上……”
“不可以!”郝眉又一大勺炒饭塞进嘴里。唔!好幸福!ko做的饭世界第一好吃!
“半珊儿,你放心,我会学会这个炒饭的。”送外卖过来的甄大少爷刚好把这一幕幕都收尽眼底。
“你别把厨房炸了。”于半珊瞥了甄少祥一眼,对这个致一“劲敌”的出现毫不意外。
甄少祥果不其然地不辜负于半珊的期待,把甄家大宅的厨房给熏黑了,还差点炸了厨房。
“我都怀疑你是故意炸了自己家过来和我借住的吧?”于半珊极其无奈地帮甄少祥铺床。
“其实嘛!半珊儿你不用那么辛苦!我直接睡你的房就行了。”
“想得美!”
说是如此,于半珊每天醒来看到的都还是睡在他隔壁的甄少祥。明明这个人很讨厌,可于半珊还是沉沦了。美色误国啊!美色误国!于半珊老是忍不住往他怀里钻了钻。
有一天,于半珊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甄少祥竟然不在隔壁,于半珊心里突然感觉有点空落落的。
“宝宝!Merry Christmas!”甄少祥围着围裙,隐隐约约露出一点肌肉,捧着一碟貌似是炒饭的物体倚在门前,“来试试我的圣诞版特别好吃的三文鱼炒饭哟!”
“好吃!”于半珊咬了一口三文鱼炒饭,依稀看出橙红色的是三文鱼肉,绿色的是青菜。
“真的太好了!这个是我的处女作哦!”甄少祥也勺了一点。
没想到的是,一吃下去,炒饭很咸,而且底部全都焦了,微苦。
“半珊儿,不要吃了,我做饭做得好烂哦!”甄少祥阻止于半珊继续吃下去。
“笨蛋!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吃。”
“半珊儿,你对我最好啦!”甄金毛又开心地甩着尾巴。
“等下我要吃牛排还有串串香!老子要吃到你破产!”于半珊又勺了一口甄少祥炒的饭,狠狠地咀嚼。
“好!你怎么吃都行!包括吃我!”
甄少祥暗暗决定,这辈子都让于半珊吃得死死的。
                                                                                               “啊!又是一个美好的圣诞!”丘永侯独自在公司加班感叹道。
                                                                                         MERRY  CHRISTMAS(◍´ಲ`◍)
大家都要开开心心哟!!!

# k莫##香芋#小段子

# k莫# 只吃你的菜
最近致一附近开了几家不错的外卖,有川菜,有港式茶餐厅……把郝眉惹得口水横流。
“ko,我想……”郝眉对着外卖传单吞了一下口水。
“你想吃糖醋排骨?”ko迅速把在家里弄好的糖醋排骨放在桌子上。
“不,我想吃外卖,你看?有那么多惹!”郝眉冒着星星眼,准备拨打外卖电话。
“去吧。”ko温柔地说,默默收起他做的饭盒。
“最爱你啦ko!我保证晚上乖乖吃你做的饭!”郝眉一蹦一跳地跑去找愚公准备拼单。
他没想到的是,背后的ko眼里闪着寒光。
不久,致一附近的新开外卖都因各种原因而暂停营业。
郝眉又乖乖来到ko身边蹭蹭,“外面的饭菜太油了,还是你做的好吃!”
“那你还会为了外面的食物放弃我做的菜吗?”ko面无表情地敲着键盘。
“不会了!不会了!”郝眉连忙摆手。“以后只吃你的菜!”
“嗯!以后只吃你!”ko淡淡地说道。
#香芋#只为你买单
      最近致一附近开了几家不错的外卖,有川菜,有港式茶餐厅……把于半珊也惹得口水横流。
      “甄少祥!我想吃串串香,酸菜鱼,还有港式云吞面!”  于半珊打电话指使着,“麻辣烫要重辣中麻!”
      “好的好的,媳妇说什么都好!” 甄少祥处理着手上的文件,分心记下于半珊的要求,准备叫下属送外卖过去。
      “不许叫我媳妇儿!!!你马上送过来,快点!”  于半珊不耐地催促,“对了,买多一份三文鱼定食。”   
      “咦?半珊儿,你不是不喜欢吃日料?” 甄少祥顿了一顿,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废话什么?快点来啊!” 
      “好的!媳妇儿要什么都给你买单!”   
      半小时后,小甄总神一般的速度拿着一大堆外卖赶到了致一。
      “媳…半珊儿,还喜欢吗?”甄少祥凑在于半珊身边像摇着尾巴邀功的大金毛。
      “嗯!好吃!你也快来吃吧!”于半珊挪了挪座位,把自己的办公桌分一半给甄少祥。
      “呜呜呜!媳妇儿你对我真好!”
      “媳妇你个头!你!给!本!大!爷!滚!”
      ……鹅的碎碎念
      感谢大家投票而写的小段子!有点赶,呜呜所以写得一般
      等我赶完作业再继续更文吧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