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香芋# Bite me (万圣节超短段子)

#香芋#Bite me

  最近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了,肖奈便听了贝微微的建议,趁着万圣节让大家好好放松一下。

  “每个人都要出一个角色哦!”微微温柔地笑着,“不然这个月的奖金……”

  众人:天啦噜!放过我们吧……

  倒是郝眉一脸无所谓,转头和ko说:“不如我cos僵尸,你cos洋葱吧!”

  Ko点点头,连思考的过程都没有。

  众人目瞪狗呆。

  于半珊回到家,盯着自己的衣柜看了20分钟都想不到自己可以cos什么。

  “半珊儿,在想什么那么入神啊?是在想我吗?”甄少祥趁机偷亲于半珊的脸颊。

  于半珊也习以为常了,只是装作用力地抹两下就算了,“明天公司万圣节晚会,我不知道cos什么好……”

  甄少祥突然解开衣服,“吸血鬼宝贝!来!bite me!!在这里留下你的印记吧!”

  “你今晚给我睡客厅!!!”

  第二天。

  于半珊cos木乃伊……为了遮掉某金毛的吻痕……

  #trick or treat 🎃 🎃


用微博:@机智的何先生 的人工舔狗做了个无聊的香芋对话日常……

#香芋#咬被子【超级无敌短两周年贺文】

#香芋#咬被子【超级无敌短两周年贺文】
  于半珊从小有个不好的习惯——喜欢咬东西,上学时候咬笔咬到一口红墨水,把老师吓个半死。长大后,于半珊算是成熟了,只有在压力大的时候才会喜欢咬被子之类的。
  自于半珊和甄少祥在一起后,于半珊想总算可以好好“吃肉”了,哪知道甄少祥那个表面弱不禁风的败家玩意儿竟然是健身房超级vip,一手的肌肉,硬邦邦的,并不好咬,其他地方也无从下口。着实委屈了于半珊一阵子。
  某日,甄少祥出差回家后发现被子皱皱的,湿哒哒的,看着床上熟睡的某人,他再洁癖也……忍了。额上的青筋隐隐约约跳动着,心里默念十次:媳妇是我挑的,我爱于半珊!我爱于半珊!……面无表情地拿被子扔洗衣机了。
  毕竟已经入秋了,没有了被子,于半珊迷迷糊糊地觉得有些冷,拽了甄大少上来当人肉暖炉。不知道于半珊梦见什么,于半珊又想咬被子了,一下子猛地咬住了甄少祥的肩……
  “嗷喔——”甄大少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于半珊彻底醒了,一个枕头扔了过去,利落地翻了个身,“闭嘴!”
  好痛哦~我是个成熟的老公了,嘤嘤嘤,要让媳妇开心,嘤嘤嘤,我不痛……甄少祥想着,笑着笑着,笑出一把鼻涕……
  两周年纪念日。
  “woo!这么大一箱是什么东西?”于半珊眼睛亮晶晶的,他觉得他要成为中国锦鲤啦!
  “两周年礼物哦!感觉你会很喜欢的!”甄少祥笑起来仿佛像只大金毛摇着尾巴。
  于半珊拆开箱子,被子!被子!还是被子!!!甄少祥竟然买了10张被子给他……
  “甄!少!祥!”于半珊咬牙切齿,又狠狠地在甄少祥肩头咬了一口。
  后来,甄少祥送的两周年礼物并没有排上用场,于半珊不咬被子了,只咬甄少祥~
  【完.】
  香芋两周年快乐啊~想起当年我是拒绝这对邪教的,然而【真香警告】最先接触的香芋太太,除了莫莫扎他,就是L酱,桂花(最开始应该是叫木樨)和柠檬了……万万没想到脱坑一段时间回来发现L酱彻底离开LOFTER(不过她的b站还有很好吃的香芋粮,桂花也很少产量,8012年了,柠檬依旧打着鸡血,好在我们还有着香芋群,浅酱和凉凉依旧被催更,迷路太太也在神隐,还有派酱啊雪絮酱,鲨鱼还在装死~还有我好爱霜雪太太的图啊~hhhhhhhhh又回到LOFTER,大家其实都在呢!!!真好,有香芋!有大家!两周年,真是太好啦~
 

香芋两周年了惹~
你们猜会不会有文?

甄废队与于警官的日常

甄废队与于警官的日常1.关于名字
于半珊:废队!出警啦!
于半珊:废队!这份紧急文件要签名!!!
于半珊:废队!快点走!饭堂的糖醋排骨要被郝眉抢光了……
新来的小警员(弱弱地):队长,您是姓甄还是姓费啊?
外卖小哥:费先生您好!您的照烧鸡腿饭!
甄少祥:……

#香芋#要成“公”啊(不甜不要钱)

#香芋#要成“公”啊


* AU警察 师兄x师弟(伪老师x学生)


  剩下100多天就要公务员考试了,别人苦恼头疼的数量关系和资料分析于半珊都觉得十分简单。令他头疼的是言语,特别是选词填空那种,他可是个纯种偏科的理科生呀!真的是惨绝人“环”啊!!!

  天无绝人之路,地有放人之途。(下半句是愚公瞎几把编的)老妈说认识一个大他几届的师兄,现在已经在刑侦部门当上队长了。没想到啊,他老于都大四了,还要像初中那样补习。

  于半珊印象中的刑侦的民警不是肥胖大叔型就是肌肉猛男型,怎料,开门以后看到的是一个穿着酒红色西装的俊帅男子。没有想象中的啤酒肚也没有满脸胡渣,可是,这不是之前追三嫂贝微微的那个渣男吗?

   “是你!这里不欢迎你!”于半珊不得不承认甄少祥是有几分好看的,但是事关兄弟,绝不会退让半分。

   “哈哈,师弟真是好活力啊!”甄少祥显然也认出了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敌的兄弟他还是了解几分的,甚至他帮自己的表妹修过电脑的事也清楚得很,绝不浪费半分侦查知识。

  于妈妈一拳打在儿子的头上, “一点礼貌都没有!见了师兄不会问好吗?”转头又对甄少祥和蔼可亲地说:“我这儿子叛逆了点,不好意思啊!今晚阿祥你就留下了吃饭吧!噢~还有家里很多水果零食,家里的东西你随便吃,我先去买菜了,半珊就交给你了。”

  “好的,阿姨!阿姨人那么漂亮,煮出来的饭菜肯定很好吃。”甄少祥笑容和礼貌都满分,气得于半珊牙痒痒的。

   “呵,如果你教不好的话,你以后就别来了!”说罢,于半珊领着甄少祥上他二楼的卧室。

   甄少祥耸了耸肩,显然一点都不在意于半珊像小猫咪那样炸毛的脾气。他亦步亦趋地跟在于半珊的后面,看他的眼神愈发滚烫,仿佛想用眼神在于半珊背后烙下他的印记。看来他的小师弟还不知道,他早就对贝微微没兴趣了,没兴趣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呢!当然,他相信于半珊以后会知道的。

   于半珊的房间十分直男,还有点凌乱。于半珊脸皮厚,反正他不待见甄少祥,最好让甄少祥没地方坐。甄少祥也不介意,大刺刺地坐在一张放脏衣服的凳子上。

(没有车……可是我被屏两次了)

https://m.weibo.cn/6070175410/4286814288469265

于半珊:为了成“公”我忍了!

甄少祥:我要成为他的“攻”!


【完.】

   甄废队再次出场,嘻嘻嘻

   其实我好像挺爱甄废队哒hhh

#k莫##香芋#胃疼!想亲你

# k莫##香芋#胃疼!想亲你
*设定是两对都还没一起的暧昧期
Ko和美人同居了
甄少祥为了追愚公混进了致一也勉强同居了

  夏天是个吃吃吃的季节,空调配冰西瓜,wifi配甜奶茶,绝配绝配!然而许多吃货,都在夏末入秋骚断了腰(划掉)是胃!
  ( K莫part)
  “ko……”凌晨四点,郝眉迷迷糊糊地喊着ko的名字,“我好想吐哦……主啊!让ko醒一下吧!”郝眉好恨,他现在难受到下不了床,也动不了,动一下体内的五脏六腑就跟着翻腾,难受极了。
  “眉,你怎么了?”ko一向浅眠,常年大排档上通宵让他作息十分不规律,自从和郝眉同居,ko半夜时不时都会悄悄进郝眉房间看看他有没有踢被子。
  “我不会痛到出幻觉吧?主啊!你对我那么好???”郝眉抬手想摸摸ko的脸,由于起不来,手落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隔着布料,好像还是有点炙热,好了,起码证明ko不是幻影。
  郝眉快速把不安分的手缩回,“ko,我好难受哦,胃又痛,我又想吐……”
  “上来!”
  ???不是吧?郝眉腹诽着:老哥我病着惹!那么刺激的吗???不对啊,我们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吗?woo进度好快惹!他追了我了吗?啊!不!我现在胃好痛哦……
  Ko的眉,越皱越紧,“眉,上来!我背你去医院!”
  “啊?!好。”郝眉竟觉得有点失落,不过贴着ko宽阔的背,好像胃没有那么痛了……
  “来,吃菜。”ko夹起一颗青翠欲滴的上海青到郝眉的碗里。
  “ko,我不是兔子,我想吃肉啊!”郝眉的嘴嘟得老高了,自从他胃病了三天,他就和好吃的绝缘了,甜如珍珠奶茶,油炸如糖醋排骨,肥腻如东坡肉,生冷如冰镇西瓜,甚至连蛋黄焗鸡翅,都没了……没了吃的,生活一片漆黑,没有希望。
  “吃点菜有助于消化,对你肠胃好,要不我明天换别的做法吧?”
  “可是青菜终究是菜呀!”郝眉屁颠颠跑到ko隔壁,勾着ko的肩膀,“ko,其实呢医生只说不吃辛辣不吃油腻,肉其实也可以不油腻的啊,不如……”郝眉靠得很近,气息都吐在ko的耳边。
  Ko依旧吃着饭,然后淡淡开口,“医生说你吃太多才会导致肠胃炎,等你把病毒都排除来再说。”!郝眉似乎没注意到ko的耳朵变红了。
  “那甜点不是肉了吧,总该……”
  “太腻难消化的也不行。”ko硬生生掐灭郝眉希望的火苗。
  郝眉亮晶晶的眼睛盯着ko碗里的锅包肉,“一口都不行么?”
  “不行!”ko的立场十分坚定。
  “不!我是房东,我有权收租……”当锅包肉递到ko的唇边时,郝眉快速凑上前咬了一口,过程中,仿佛碰到ko的唇。
  郝眉也不在意,“哇!这个肉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郝眉!”ko等下筷子,像盯猎物那样盯着郝眉。
  “emmm……我不是故意的……”好像这个理由有点虚。
  Ko强硬地吻住了郝眉,以舌去探索郝眉口中的奥秘,“我!是故意的!”
  完了!郝眉觉得接下来不用挂消化科而是去隔壁的肛肠科了……
 
  (香芋part)
  甄少祥得了胃炎,拿到诊断报告的于半珊呵了一声,“活该!”
  “半珊儿,我好痛……”甄少祥委屈巴巴地看着于半珊。
  于半珊没好气地骂着:“谁叫你把我整整一盒香芋冰淇淋给全吃了?你怎么不把我冰箱给吃空呢?叫你别吃你非要,你是熊孩子吗?”
???怎么没声音了,难道是他骂太过了?于半珊疑惑地转头看椅子上的甄少祥,竟然睡着了,一点大少爷优雅的样子都没有。
  于半珊没办法,只能把他塞到车子里继续他们的同居生活。他看着甄少祥的睡颜无奈地叹气。
  为什么他可以把情话说得那么真?
  为什么他可以承诺给他那么多?
  为什么他一定要追他?
  事情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三个月前他们酒后迷迷糊糊地……从那时候开始甄大少就缠着他不放。每天一支玫瑰附赠一堆情话和甄大少的wink。于半珊也毫不吝啬地回他一个白眼。不久,甄少祥又不知道怎么说服肖奈让他进致一做免费临时工,继而又用了手段让肖奈卖于半珊给他当舍友。喜欢他吗?于半珊无法欺骗自己,就是因为喜欢才会觉得惆怅。
  他,于半珊,万年难得一遇的高智商码农竟然喜欢上了自己好兄弟的女朋友的“前夫”?!这个认知让他无所适从,只能有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怼他。
  于半珊轻轻在甄少祥唇上印下一个吻,“感觉就那样嘛?无聊!”
  “半珊儿,你看了我好久了。”甄少祥突然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你……你装睡?”于半珊一惊,气死了,竟然被这只猪骗了。
  “不不不,你扶我进车的时候我就醒了一次,然后我又睡着了,现在是第二次清醒。”甄少祥理不直气也壮,开玩笑,一旦承认装睡,今晚他就别想进屋了。“我来开车吧!照顾我一晚上,你辛苦了。”
  “哼!知道就好,你记得知恩图报啊!”
  “好!我甄少祥一诺千金,有恩必‘爆’!!!”
 
  一个月后。郝眉和于半珊兄弟二人在医院肛肠科门口相遇……

【完】
最近胃痛,嘤嘤嘤,太惨了就让他们陪我感同身受吧
 
 
 

沙雕小说生成器
试了一下甄少祥x于半珊……

#香芋#是心动

#香芋#是心动
(里面提到的“冦“就是ko啦,毕竟是古风文……)
1.
甄少祥当官了,他爹是有名的富商捐个七品小官还是挺容易的。整个县都没有人相信这个官是甄少祥自己考出来的。
  甄少祥也不介意,整天去怡红楼找他的小雨妖妖,人生在世须尽欢嘛!反正没人服他,他看得很开。
  可是他舒服的日子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改变。
他搂着小雨妖妖饮酒的时候,有个人破门而入,是个年轻白净的小公子,是甄少祥喜欢的类型。然而他故作老成,眉头皱成一团,眼神锋利,仿佛想要射穿他, “哎?!这位公子是进错房了吗?”
那位公子直接拎着甄少祥的衣领,十分冷漠道:“你跟我回去!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小雨妖妖反而先反应过来,“原来甄大人有这种癖好……你们慢聊,小女子先行退下。”她就在风月场所,十分识趣,不该听的她一律不听。
“回去?哪里啊?”甄少祥等妖妖走了才镇静地问,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笑得像朵妖娆花似的,格外无辜地说,“小公子是认错人了?”
小公子没回答,直接拖着这个县最大的那位从怡红楼拖回了衙门。此举惹来了全县人的围观,却没有人出来阻拦。
2.
于半珊从小就听闻“宰相肚子能撑船”,但没想到的是当朝宰相肖奈是个切开黑。就因为他开玩笑说微微公主不如郝眉女装娇媚,肖奈竟然就派他来辅助这个无能的七品县令。他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良才师爷啊?为什么丘永侯能去保护孟小姐,郝眉能去接待那个“冦”,而他只能辅助个垃圾玩意???上天不公啊!!!
想到这里,于半珊更凶狠地瞪着甄少祥,甄少祥不恼,反而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小公子……”
“鄙人姓于,名半珊。不要再叫我小公子了。”甄少祥是当他是南风馆的那些人吗?
“哦,半珊儿?”
“太亲近了。”
“可是好听啊,半珊儿。”
“……”
行吧,半珊儿就半珊儿,总比小公子好听,于半珊自我安慰,随即正色道:“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师爷了。望大人遵纪守法,爱民如子,让本县太平安宁。”
3.
自于师爷来的那天开始,甄少祥就成为了怡红楼绝缘体。
“半珊儿,我想见妖妖。”
“妖妖妖,你腰能行吗?给我看公文,不许去!”
甄少祥嘟囔:“你试一下就知道了嘛……”
“你把十五年内的县内公文资料还有陈年旧案全看一遍!”于半珊吼道。
“听闻这时节的梅子酒最是好喝,半珊儿要去尝尝吗?”甄少祥扯了扯于半珊的袖子。
“大人,王老头被偷鹅的案子有眉目了吗?”于半珊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
“没……”
“那你喝什么酒?”
“酿梅子酒那姑娘家在王老头鹅棚的斜对面……而且梅子酒真的很好喝,师爷真的不尝一下?”
于半珊真的搞不懂,甄少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安排给他的任务,虽然磕磕绊绊的,可他全都做好了。
任务马马虎虎能完成,能及格可不优秀。可若他答应与他一起饮酒的话,甄少祥完成任务不仅速度并且还十分优秀。
见甄少祥与那朴素的农家姑娘一起聊得痛快,他心里不禁隐隐抽痛了,真是奇怪,他怎么可能会扰乱他的思绪呢?
于半珊发呆之际,甄少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两人的脸距离不过两公分,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在想什么呢?呼吸都紊乱了?半珊儿,你不舒服吗?”说着,甄少祥就抬手抚上于半珊的脸。
于半珊突然脸色涨红,连忙退后一步,“谢大人关心,属下没事。”
“那,我们回去吧。”趁今天的于半珊经常失神,甄少祥温柔地牵着于半珊回去。
走到一半,于半珊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大人,那个案子……”
“结了,冤家作案,是隔壁李铁牛偷的,我骂了他们一顿后,他们都知错了,就私了了。”
“哦”于半珊轻轻应了一声,盯着他们相握的手,走了很久很久。
4.
“该死!”甄少祥活了二十七年从未见过有如此该死的人。
于半珊竟然留下一封信就连夜回京了?他还以为那天牵手手后能有不同呢!
“勿念?勿念个头,于半珊,你给我回来!”
可惜于半珊听不见他的怒吼。
【聚似飞霜不肯融,散如尘埃各西东,痴人说着梦,都道情之所钟。】
于半珊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算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回京有没有错。
“老于,我还以为你有段日子都不回来了。”郝眉揶揄道。
“呵,你有了冦还会关心我们回不回来?”于半珊翻了个白眼。
“你不知道,我与冦的感情,我和他是彼此都心动了才不理会世俗,反正……懒得和你说。”郝眉说着说着就跑了。
【求不得就偏宠,心猿意马就相拥,是风动,还是幡动,轮回难道就不同】
终究,是心动了。
5.
丘永侯保护孟家大小姐的任务完成了,还迎娶了孟逸然。身为好友之一的于半珊当然去喝喜酒。
“你们啊,真好命,一出任务都红鸾星动。”于半珊闷闷地喝了口梅子酒。
“或者啊,老于你的红鸾星也动了呢。”丘永侯拍拍兄弟的肩,默默鼓励。
“有些人胆小,心动了也不敢承认。相公,你说对不?”贝微微对着肖奈说话,却狠狠戳着于半珊。
肖奈低头情深款款地看着自家夫人,嗯了一声。
“表哥,你来了。”新娘子欣喜地迎上去,给他们介绍,“我的表哥,甄少祥。”
于半珊怔了一下,仰头喝下一杯酒,然后斟了一杯递给甄少祥,“大人,你的梅子酒。”
甄少祥没接过酒,反倒是紧紧握住了拿着酒杯的手。
是啊,是风动亦或是幡动有什么不同呢?
“大人不喝莫不是嫌我?还是在怪我呢?”
甄少祥凑近喝尽了这杯酒,“以后一起喝酒说诗画?”
“好!”于半珊会一直就在甄少祥的身边,一起喝尽他的梅子酒。
  End.
*郝眉穿女装为哪般
“你们说怎么可以逗那个冷面杀手笑啊?”郝眉托腮,十分地苦恼。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照做?”于半珊奸诈地笑。
为了冦,郝眉换上了女装……

这个梗我超爱的,最近重温了TVB的《秀才遇着兵》了,水大人x史师爷很带感hhhhhhhhh然而下笔写香芋的时候,却想弃梗了_(:з)∠)_感觉写不出那种感觉……至于ko为什么是冦,柯欧和抠能听吗?还是冦稍微好一点吧!【】里的为银临《是风动》的歌词,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