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过气沙雕开车选手

#香芋#是心动

#香芋#是心动
(里面提到的“冦“就是ko啦,毕竟是古风文……)
1.
甄少祥当官了,他爹是有名的富商捐个七品小官还是挺容易的。整个县都没有人相信这个官是甄少祥自己考出来的。
  甄少祥也不介意,整天去怡红楼找他的小雨妖妖,人生在世须尽欢嘛!反正没人服他,他看得很开。
  可是他舒服的日子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改变。
他搂着小雨妖妖饮酒的时候,有个人破门而入,是个年轻白净的小公子,是甄少祥喜欢的类型。然而他故作老成,眉头皱成一团,眼神锋利,仿佛想要射穿他, “哎?!这位公子是进错房了吗?”
那位公子直接拎着甄少祥的衣领,十分冷漠道:“你跟我回去!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小雨妖妖反而先反应过来,“原来甄大人有这种癖好……你们慢聊,小女子先行退下。”她就在风月场所,十分识趣,不该听的她一律不听。
“回去?哪里啊?”甄少祥等妖妖走了才镇静地问,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笑得像朵妖娆花似的,格外无辜地说,“小公子是认错人了?”
小公子没回答,直接拖着这个县最大的那位从怡红楼拖回了衙门。此举惹来了全县人的围观,却没有人出来阻拦。
2.
于半珊从小就听闻“宰相肚子能撑船”,但没想到的是当朝宰相肖奈是个切开黑。就因为他开玩笑说微微公主不如郝眉女装娇媚,肖奈竟然就派他来辅助这个无能的七品县令。他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良才师爷啊?为什么丘永侯能去保护孟小姐,郝眉能去接待那个“冦”,而他只能辅助个垃圾玩意???上天不公啊!!!
想到这里,于半珊更凶狠地瞪着甄少祥,甄少祥不恼,反而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小公子……”
“鄙人姓于,名半珊。不要再叫我小公子了。”甄少祥是当他是南风馆的那些人吗?
“哦,半珊儿?”
“太亲近了。”
“可是好听啊,半珊儿。”
“……”
行吧,半珊儿就半珊儿,总比小公子好听,于半珊自我安慰,随即正色道:“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师爷了。望大人遵纪守法,爱民如子,让本县太平安宁。”
3.
自于师爷来的那天开始,甄少祥就成为了怡红楼绝缘体。
“半珊儿,我想见妖妖。”
“妖妖妖,你腰能行吗?给我看公文,不许去!”
甄少祥嘟囔:“你试一下就知道了嘛……”
“你把十五年内的县内公文资料还有陈年旧案全看一遍!”于半珊吼道。
“听闻这时节的梅子酒最是好喝,半珊儿要去尝尝吗?”甄少祥扯了扯于半珊的袖子。
“大人,王老头被偷鹅的案子有眉目了吗?”于半珊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
“没……”
“那你喝什么酒?”
“酿梅子酒那姑娘家在王老头鹅棚的斜对面……而且梅子酒真的很好喝,师爷真的不尝一下?”
于半珊真的搞不懂,甄少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安排给他的任务,虽然磕磕绊绊的,可他全都做好了。
任务马马虎虎能完成,能及格可不优秀。可若他答应与他一起饮酒的话,甄少祥完成任务不仅速度并且还十分优秀。
见甄少祥与那朴素的农家姑娘一起聊得痛快,他心里不禁隐隐抽痛了,真是奇怪,他怎么可能会扰乱他的思绪呢?
于半珊发呆之际,甄少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两人的脸距离不过两公分,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在想什么呢?呼吸都紊乱了?半珊儿,你不舒服吗?”说着,甄少祥就抬手抚上于半珊的脸。
于半珊突然脸色涨红,连忙退后一步,“谢大人关心,属下没事。”
“那,我们回去吧。”趁今天的于半珊经常失神,甄少祥温柔地牵着于半珊回去。
走到一半,于半珊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大人,那个案子……”
“结了,冤家作案,是隔壁李铁牛偷的,我骂了他们一顿后,他们都知错了,就私了了。”
“哦”于半珊轻轻应了一声,盯着他们相握的手,走了很久很久。
4.
“该死!”甄少祥活了二十七年从未见过有如此该死的人。
于半珊竟然留下一封信就连夜回京了?他还以为那天牵手手后能有不同呢!
“勿念?勿念个头,于半珊,你给我回来!”
可惜于半珊听不见他的怒吼。
【聚似飞霜不肯融,散如尘埃各西东,痴人说着梦,都道情之所钟。】
于半珊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算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回京有没有错。
“老于,我还以为你有段日子都不回来了。”郝眉揶揄道。
“呵,你有了冦还会关心我们回不回来?”于半珊翻了个白眼。
“你不知道,我与冦的感情,我和他是彼此都心动了才不理会世俗,反正……懒得和你说。”郝眉说着说着就跑了。
【求不得就偏宠,心猿意马就相拥,是风动,还是幡动,轮回难道就不同】
终究,是心动了。
5.
丘永侯保护孟家大小姐的任务完成了,还迎娶了孟逸然。身为好友之一的于半珊当然去喝喜酒。
“你们啊,真好命,一出任务都红鸾星动。”于半珊闷闷地喝了口梅子酒。
“或者啊,老于你的红鸾星也动了呢。”丘永侯拍拍兄弟的肩,默默鼓励。
“有些人胆小,心动了也不敢承认。相公,你说对不?”贝微微对着肖奈说话,却狠狠戳着于半珊。
肖奈低头情深款款地看着自家夫人,嗯了一声。
“表哥,你来了。”新娘子欣喜地迎上去,给他们介绍,“我的表哥,甄少祥。”
于半珊怔了一下,仰头喝下一杯酒,然后斟了一杯递给甄少祥,“大人,你的梅子酒。”
甄少祥没接过酒,反倒是紧紧握住了拿着酒杯的手。
是啊,是风动亦或是幡动有什么不同呢?
“大人不喝莫不是嫌我?还是在怪我呢?”
甄少祥凑近喝尽了这杯酒,“以后一起喝酒说诗画?”
“好!”于半珊会一直就在甄少祥的身边,一起喝尽他的梅子酒。
  End.
*郝眉穿女装为哪般
“你们说怎么可以逗那个冷面杀手笑啊?”郝眉托腮,十分地苦恼。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照做?”于半珊奸诈地笑。
为了冦,郝眉换上了女装……

这个梗我超爱的,最近重温了TVB的《秀才遇着兵》了,水大人x史师爷很带感hhhhhhhhh然而下笔写香芋的时候,却想弃梗了_(:з)∠)_感觉写不出那种感觉……至于ko为什么是冦,柯欧和抠能听吗?还是冦稍微好一点吧!【】里的为银临《是风动》的歌词,溜了溜了

#香芋#林荫路 单车啪嗒一响

#香芋#林荫路 单车啪嗒一响(微秋衣夫妇)
  校花孟逸然有个有钱的表哥,A大的人都见过那位甄表哥换着名车来接孟逸然回家。
当然,于半珊也见过,还被车尾气喷了一脸。
“表哥,你能不能不要用车来接我呀?”孟逸然精致的小脸皱成一个小笼包,最近看肖奈用单车载着贝微微四处去,啊!真是美好的青春呀!她也好想感受一下“风轻扬夏未央,林荫路单车响”的校园恋爱呀!可是她的大表哥,绝对是她偶遇真命天子的一大障碍……
甄少祥沉思了一下,“是觉得今天的车子不够帅吗?还是你都厌倦了?没关系,我明天可以买新的……”
“够了!谢谢表哥那么关心我,我决定明天起,骑单车上下学。”孟逸然快速地打断了甄少祥。
“你不是不会骑单车?”甄少祥满头问号,却见自家表妹脸上绽出一朵花。

甄少祥难得地舍弃了他的西装,换上清爽的T恤,骑着自行车在A大寻找着他的小表妹。
别说,放弃了那个半油腻又有铜臭味的西装造型,甄少祥现在的打扮可谓是少年感十足。
等等!为什么那个男的搂着孟逸然???为什么他们对望着那么久???可恶!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甄少祥想着,便躲在一边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来!小心点,我会慢慢放的。”丘永侯鼓励着孟逸然。
“啊啊啊!猴子哥哥别放手,我有点害怕。”孟逸然没抓单车扶手,反而抓住了隔壁的丘永侯。
“你在干什么?”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一个是甄少祥的,另一个是他后面的于半珊。
于半珊突然一拍甄少祥的肩,“你偷偷摸摸躲树荫后面搞什么?”
甄少祥“啪嗒”一声,把自行车摔地上了。
于半珊皱眉,这部单车看起来并不便宜,甄少祥不会是在碰瓷吧?

现场的气氛一度尴尬,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隔不远的孟逸然发现表哥跟踪自己,趁他不注意,就飞快地拉着丘永侯跑了。
“这个单车……我帮你修吧。”为了自己的荷包,于半珊认了。
“其实,我不小心,我叫人拿回去修就好了。”甄少祥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于半珊翻了个白眼,“这里是大学城中心,距离外面有点远,你的人到这里的时候,大概都夜深了吧。再说了,没有交通工具,你走路回家吗?”
“你会修?好厉害。”甄少祥狐疑地看着于半珊的侧脸,甄少祥见过于半珊好几次,认得他是因为那双眼睛清澈明亮,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而他却从未靠近过于半珊,两人甚至可以说是相见不相识的陌生人。
正值夏末,太阳依旧毒辣,于半珊的脸庞上慢慢凝了一滴两滴汗水,慢慢滑落,“基本理工科男生的技能,你不会?”于半珊傲娇地抬头。阳光下的他,更为耀眼,散发出的光芒一瞬间刺入了甄少祥的心。
毫无防备的,甄少祥的心房被他温暖的光芒所填满!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喂!”于半珊挥了挥手,试图唤回甄少祥的神智。“单车修好了。”
嗯,好了,一切都变好了。
有了他,便有了光,实在太好了。
甄少祥郑重地伸出手,“你好,我是甄少祥。”
“于半珊。”于半珊也伸出手与他相握。
夏天的风穿过树林,吹落了不少树叶,夏天要过去了,而甄少祥和于半珊的故事现在才要开始……

END.

没有啦!然后就是甄少祥漫长的追妻之路啦!!!(应该指路一年多前的《香槟玫瑰》???不对,我写过香芋很多不一样的开头,每次动心的原因都不一样……这次大概是半珊的少年气吧,抬头那刹那的明媚)
大家都想香芋产粮惹,希望各位太太快产出啊!有小可爱 @(๑• . •๑)改名字… 说梦到愚公帮忙修单车啊!太校园了,必须写下来!!!啊!那青涩的爱恋啊!逝去的青春~(一转眼我就大四了,老了老了,当年我爆肝产香芋才大二_(:з)∠)_)希望香芋坑长长久久吧,太太们快更文(瞎说完毕,溜了)

#香芋#香芋奶茶

#香芋#香芋奶茶
1.
于半珊不像那种天资聪慧如肖奈大神,又不像“小富婆”郝眉那样有钱又是省状元。要赚点小外快,他也只能选择和当代大学生那样,找个奶茶店当个小店员。
没想到的是,这个奶茶店是个网红店“1丢丢”忙得于半珊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哎!如果让他嫁个富婆就好了。
天啊!给他一个富婆吧!
于半珊觉得他的奶茶店员之路一片漆黑。他爱数钱,可是他每天点单收钱手指头都快抽筋了;他爱喝奶茶,可现在闻到奶茶味都觉得腻。正当他困惑,这样无趣的日子什么时候才结束的时候,有个人出现了——甄少祥,一个外卖员。
为什么他不是一个富婆呢?于半珊想。

2.
外卖小哥甄少祥很蠢萌,连四季奶青加椰果和布丁奶茶都分不清,搞到于半珊要不厌其烦地告诉他订单号和地址,不要再拿错了。
次数多了,甄少祥和于半珊就熟络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当外卖员啊?那么辛苦。”于半珊咬着大鸡腿,含糊不清地问。
甄少祥想了一下,笑着回答,“为了遇见你呀。”
“咳!”于半珊呛了一下,骂道,“给里给气的!”
甄少祥抚着于半珊的背,帮他顺一下气,“你没事吧?”眉目间隐隐透露着他的担忧。
“还不是因为你……算了,我午休时间快到了,你快去送餐吧!”于半珊又熟练地戴上绿围裙。
“等等,那么你为了什么打这份工?”
“为了喝香芋奶茶啊!”
“啊?”甄少祥呆了一下。
“笨!”于半珊敲了敲甄少祥的额头又回去做奶茶了。
心里暗暗想着,他好像真的很好骗惹!

3.
到底是哪个天杀的???!!!
怎么会有人点68杯香芋奶茶?竟然还一杯三分糖少冰加椰果,一杯7分糖正常冰加珍珠,一杯热奶茶五分糖……68杯,杯杯要求不同。最惨的是,今天有个员工生病,现在店里面只有一个收银员和于半珊!救命啊!!!
气不过的于半珊看了一下订餐的ID:一颗真心向着愚公去搬山
什么鬼???
是郝眉的恶搞吗?
有钱大晒啊?喵的!他于半珊连表情包粤语都出来了!被他抓住这个买家,那个人就死定了!

4.
“你好,我来取手机订单333的外卖。”甄少祥又来到了奶茶店,他依旧是那么的干净,再烈的太阳亦或是马路的滚滚烟尘都不会让甄少祥有一丝疲惫,还是那个神采奕奕的青年。
“啊!你来了,68杯惹!你怎么送啊?很重的!”于半珊擦了擦汗?
“半珊,你在关心我吗?”
“才不是呢!你说哪有人那么可恨,竟然点了68杯……”
“那个人是我。”
“什么?”
“是我点了68杯香芋奶茶。”甄少祥笑了笑。
“你有病吗?点那么多奶茶干嘛?小心你膀胱受不鸟啊!”于半珊接近咆哮了,气死他了,别人他敢,眼前这个人莫说杀了,他连碰他一根手指头,他都不舍得,于半珊也不知道那样的感情算什么。
“你想喝呀。”
“啊?”这次到于半珊呆了。他突然看到那68杯香芋奶茶变成现金的样子。“你哪来那么多钱???”
  “因为我是富婆啊。愿意跟我走吗?甄夫人?”穿着外卖制服的甄少祥绅士地伸出手。
  等来的是一杯香芋奶茶,甄少祥被于半珊泼了一身。

5.
从此,没有了外卖小哥甄少祥,却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甄少祥坐在奶茶店里。
“半珊儿,我的香芋奶茶行没有?”
“爱喝别喝!滚去别处!”于半珊冷着脸,大声嚷嚷。
“半珊儿……”甄少祥委屈巴巴的,他的追妻之路,长得很啦!
他不知道的是,背向他的于半珊,做着香芋奶茶,勾出一个最幸福的笑容。
以后的他们,一定会像香芋奶茶那样甜甜蜜蜜的。
富婆没了,拥有富公也一样!

【END】

随便填完了复习时候去奶茶想到的坑,外卖小哥x奶茶小哥,好像是题材万金油惹!开心!今天看的时候我终于有1k粉了!!!开心(可能现在降了也不一定)我这个挖坑者依旧在挖坑,不填那种!我爱大家,希望大家爱我!么么啾💗💗💗

#香芋#高考盲狙香芋小甜饼之全国一卷

高考盲狙香芋小甜餅
#香芋#写给2035的他
  2000年,人类迈进新的千年,那时候于半珊才8岁,不懂大人们的欢欣是为何?他们那么激动是因为有烟花吗?
  2002年,甄少祥奋笔疾书,通过自己的努力考进了著名的A大,那时候的他不知道,8年后他会有个A大的学弟处处和他作对,那个学弟叫做——于半珊……
  2012年,于半珊见到了A大的校花孟逸然学妹,后来和肖奈他们创业知道了她有个人蠢钱又多的表哥叫做——甄少祥。
  2018年,甄少祥和于半珊在一起一年多了……
  “半珊儿,你在想什么?”甄少祥发现于半珊已经发呆很久了,趁着等红绿灯的间隙,他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在想我的青春……”于半珊仍旧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现在也很年轻啊!”
  “不!八年了!今天离我高考已经八年了!这意味着我没吃高中门前的大叔炒米粉八年了!还有后门小巷阿姨的珍珠奶茶!超级好喝的!”
  ……竟然为了珍珠奶茶而忽视他,甄少祥无奈地看着于半珊,“好好好,我带你去喝珍珠奶茶。”
  “一日不见,如隔了三个秋天,那么多年没喝,隔了无数个秋天了。”于半珊叹气,“从前我和卖奶茶的小姑娘说考上了大学要做她男朋友的,结果没想到你成为了我的男朋友。这么想,亏了很多,我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男孩,就被你啃了。”
  甄少祥:???
  “咳咳,半珊儿你一直想着从前,你要不要想一下以后?”甄少祥突发奇想,“要不我们给以后的孩子留一封信?”
    “听起来有点像那个时光胶囊,好像挺好玩的。”
    到家后,两人写了一堆信,给他们未来亲爱的孩子。
    “半珊儿”甄少祥从后环抱于半珊,健硕的胸肌紧贴于半珊的背。“我们来生孩子吧!”
    ???“什么鬼?!”
    “写了信给孩子,当然要做些什么才能有孩子啊!”甄少祥诱哄着,手上的动作没停。
    “放屁!我们做些什么也不会怀孕啊!!!你给我……”剩下的话都被湿热且亲密的吻覆盖了。

【现在才是正文,没想到吧!】
甄少祥的信:
亲爱的孩子:
   2035年是我和半珊儿在一起的第19年,而这时候的你也该18岁了吧!半珊儿他脾气有点暴躁,你多体谅一下他,他喜欢打篮球你一定要学会,打得比他好就装打得不好,不能赢他,不然家法伺候!!!还有就是他对开车有阴影,你高考完就去学车,考个车牌回来!我们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反正家里有钱,你只需要记住,家里半珊爸爸是老大!半珊爸爸是一切!好吃的给你半珊爸,好玩的也给你半珊爸!(最后一点,千万不能嘲笑他成语不好!!!)
                                 爱你,我的孩子
                                   甄少祥 字

于半珊的信
亲爱的孩子:
       我也不知道写给你什么好。就祝你一生辛福,好人平安。学习进步,快高长大。 希望你长大之后能好好考顺我们两个。还有好好学习语文,感受汉文字的博(bo)(da)多(jing)才(shen)    
                                      于半珊  字

【完】   
命题作文真的不好写,怪我离高考太远了(?)怪我太久没写文,水平一直在倒退,嘤嘤嘤!没办法,穷则独善其身,懒则绝不写文嘛!不过比起鲨鱼的雄安和凉凉的三个口号,我觉得全国一卷还不错!!!高考的朋友要加油哦
香芋高考作文小甜饼系列
全国一卷:本鹅 @烧鹅inky酱
全国三卷:鲨鱼 @人家是有牙的大鲨鱼!
浙江卷: @七心海棠
北京卷/天津卷:凉凉 @景微凉
上海卷:浅酱 @搁了浅
欢迎各位大大加入!!!比❤
最后艾特写文监督员 @監督員兔叽  我交卷了!!!
                                            

#香芋#不老梦

#香芋#不老梦
  甄少祥以为于半珊只是一只偶尔抓狂的小野猫,他错了,原来于半珊还是只易燃易爆炸的小野猫。
   比如现在,甄少祥面只能淡呷香槟酒,嘴角含笑欣赏怒气冲冲又充满活力的于半珊。
   “笑什么笑?!再笑撕烂你的嘴!”于半珊恶狠狠地瞪着甄少祥。
   “我以为那一次之后,我们的关系会好很多。”甄少祥为于半珊斟酒,面对如哥斯拉那样喷火的于半珊,甄少祥依旧保持着绅士风度,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觉得于半珊是莽夫,而现在他只觉得半珊发怒而俊脸微红的样子十分可爱。
   “想都别想,那次只是酒精作用!!!谁会跟你有特别的关系!”于半珊大口喝酒,试图用酒去冲淡那一晚羞耻的回忆亦或许是为了用酒来掩饰双颊的酡红是因见到甄少祥而起。
   甄少祥是变了,他比以前成熟稳重,也比以前用功。被肖奈和微微点醒之后的甄少祥是那么摄人心魂,身上儒雅的气息有意无意中悄悄地夺去了于半珊的注意。才会导致半个月前那一晚的事……
   于半珊很是苦恼,不知如何面对甄少祥,说被玷污了,却又是心甘情愿;说爱上甄少祥嘛,又觉得自己的性向没问题。那次之后,他很努力地避开他,有甄少祥的场合和会议,于半珊都一律找理由躲开,肚子痛、感冒、扭到脚了、家里的金鱼生病了就差姨妈痛没用上了。好在肖奈也是好老板,看破不说破,由得他请假,倒是微微对这二人的关系十分好奇。
   沉默了一会,于半珊倒是冷静下来了。
   “咳,我的相亲对象怎么是你?”没错,今天的他于半珊是来找他的真爱的,他要找回爱一个女人的心情!“微微师妹说介绍她的闺蜜给我……为什么你来了?”
   “这个啊!是这样的,逸然那天不好意思拒绝贝微微,她和丘永侯已经在一起了,可是他们还处于秘密地下情阶段,所以我就来替她拒绝你了……”甄少祥饶有趣味地看着于半珊,“只是没想到,今天来的人是你。”
   啊!该死的猴子!偷偷泡了校花就算了,怎么还让遇上这货啊!
   “于半珊先生”甄少祥突然坐直,严肃地开口,“请允许我重新介绍我自己……”
   “可是我认识你啊!”
   “咳咳!请听我说完。”
   “哦——”于半珊不自在地抿了抿酒,啊,这不是那天晚上他们喝的那个酒吗?怎么这么热?度数太高了?
   “我叫甄少祥,真亿的现任总经理,身家不错,家底殷实,人帅多金,而且是个老实人,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越说甄少祥的脸越红。
   度数果然太高了吗?是甄少祥醉了还是自己醉了???
   “你说什么?”
   “半珊,请和我交往。那么你以后不用找富婆了,因为你就是富婆!”
  
   咕噜~
   于半珊饿醒了,看了看窗外的大太阳,又是新的一天,接着于半珊转头深情(划掉)看着那个睡在他身旁的人,然后……用力地把他踹下床,“甄少祥,起来给我做早餐啦!”
   “好~”甄少祥揉揉屁股后开心地扑向于半珊,“先亲后食。”
   ——完——
   啊!太久没写文,没手感,写不甜
   无端答应兔子 @監督員兔叽 写文 后悔x1
   答应阿查写甜文 后悔x2
   酒后乱x是莫莫扎他太太的设定
   至于乱完以后,本鹅也写过几个不同的后续发展版本
   至于这个为什么叫《不老梦》,其实是半珊的一场梦,不过好的是醒啦发现,梦是假的,甄少祥在他身边是真的(我真的想写反转醒来只是梦一场,半珊还是单身汪,不过我答应了阿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苦恼)
   同时,不老梦是银临的一首歌, 十分喜爱那句:爱若执炬迎风,炽烈而哀恸,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因为有爱才有“裂山海,堕苍穹”的气势,所以无分性别,爱就在一起吧。
                                     

一个关于离镜x令羽,纳兰容若x耿纯,kox甄少祥的三生三世的渣视频

昨天在香芋群说起之前自己手贱,一次拆了自己爱的两对cp(k莫和香芋)然而大家都觉得k真有点带感,那就发出来吧

第一世:三生三世的剧情,相遇后被离镜他爹拆散,最后令羽被自己族人杀了

第二世:耿纯是想反清复明的武将,而纳兰是清朝的臣子,最后被迫亲手杀了自己的竹马

第三世:ko在游戏上认识一个有钱人,傻傻的一个妹子,然而发现是个男的,去他经常去的高级餐厅当厨师……未完……

四级狗的报复

让监考老师 @景微凉 老师在我考试的时候写香芋的四级梗

大家快去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搁了浅 帮催啊!!!

#香芋#外卖小哥的故事

#香芋#外卖小哥的故事
*如果真亿和致一变成了 『真饿了』和 『致一团』……【梗来自香芋群里那堆吃货特别是浅浅 @搁了浅
  根据调查显示这年头吃货一大堆,普通市民阿浅一天可以吃6个外卖,阿浅说道,点外卖的app她只用真饿了和致一团。真饿了送餐速度快,员工多可是服务态度一般;相反地,致一团的外卖小哥都是清一色的帅哥,服务态度超棒,可是人数比较少,送餐速度比较慢。由此看出,外卖行业的竞争十分之激烈。
  当外卖小哥于半珊拿着餐站在气派的公司门前,他犹豫了半个世纪,身上仿佛要结蜘蛛网了。身穿致一团黄色工作制服的他与公司里面清一色穿蓝色真饿了制服的人格格不入。他真的要进去吗?进去不会被打吧?呜呜呜,有谁能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办啊?拿着餐回公司的话,会被他那个宛如沙尘暴的boss兼兄弟折磨到体无完肤的。
  电话再次响,客人又催单了。于半珊深呼吸一口,大步踏进真饿了公司总部。
  叮——28楼
  “您好!你的外卖已送达。”于半珊把外卖放在前台小秘书那里。
  “这……这不是我的外卖!”小秘书十分惊恐,连忙摆手拒绝签收。叫对家的外卖,怕是她在公司的前途就完了哦!不过她还是挺佩服这个外卖小哥敢单枪匹马地走进来。
  “是我的外卖!进来吧。”甄少祥笑得温和,倚在他的办公室门口,一身宝蓝色西装,见到于半珊眼里的小星星都亮了。
  “您过来签收吧,我……”于半珊并不想“深入”对方巢穴。
  “你们公司的服务质量那么差吗?进来!”甄少祥转身进办公室,他打赌于半珊肯定也会进来的。
  “啧!”于半珊翻了个白眼,还是进去了,“您的外卖已送达,我走了。”
  甄少祥反锁办公室,先一步挡在于半珊的面前,“你走了,我吃什么啊?”
  “我说小甄总,你这样为难一个送外卖的,合适吗?”于半珊挑眼看他,一脸不屑。
  “那你昨晚和我春风一度后就跑了,这样适合吗?”甄少祥委屈巴巴的。
  “明明我才是被吃那个,麻烦小甄总高抬贵手,放过我,我还要回去送外卖。”于半珊不耐烦了。
  “不不不,我点了外卖!我要吃完才能放你走!”甄少祥把于半珊困在怀里,伸手剥那件碍眼的黄色外卖服。
  “那你吃饭啊!吃我干嘛?!”于半珊推开他,却摸上他西装下的胸肌了,咦?这个男人竟然有胸肌?于半珊分神想了想他的小肚肚,哎!
   “半珊儿,我可是从肖奈那里点的外卖!吃的是你,爱的也是你!”
   “什么?!那个沙尘暴那么狠?你怎么说服他的?”于半珊不敢想象。
   “我说我们两家有合作的机会,表面竞争,互利共赢,顺便把你昨晚主动献身的事也……”
   “我没有主动!!!”于半珊反驳,可一个湿润的吻下去。于半珊就再也没反驳的机会了。
   前一天。
   于半珊按往常的样子开着他的小电驴送外卖。然而却在一个交叉路口不小心撞到一部车了。
   幸运的是,他没受伤,可很不幸,那是一部豪车,而且那是对家公司小老板的车。
   于半珊见到甄少祥下车,凶巴巴地扔下一句:“要钱就没了,要命就一条!”
   甄少祥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次,轻轻说了一句:“好!”
   ???好什么?于半珊一脸懵圈?他刚刚是不是听漏了什么?
   “上车。”甄少祥用好听的磁性声音诱惑着于半珊,拉着他上了他的车,“车债肉还。”
   就这样,外卖小哥迎来了他的春天……

(๑´ㅂ`๑)
就一个脑洞,来自群里的小可爱们,还有那张很火的给对家外卖公司送餐图……溜了溜了
 

#香芋#喂!妖妖灵吗?(车)

#香芋#喂!妖妖灵吗?(车)

*甄少祥.书生x于半珊.狐妖

没错!剧情就是那么恶俗!!!

  狐族在这四海八荒也算是十分高贵了,可是自从女娲娘娘派妲己去迷惑纣王,自私的妲己却祸害苍生后,女娲娘娘发怒,责罚整个狐族,狐族便从此没落了。狐妖则成为了被世人唾弃的生物。

  到了九尾红狐于半珊这一代的时候,狐妖已经是人见人怕,除妖师见了马上追杀的时代了。唯有躲才能逃命,不然只能通过歪门邪路,一条路走到黑了。

  于半珊本性不坏,可是他想反正无论他做什么好事,大家都觉得他是坏人,倒不如真的去干点什么?        于半珊偷了姐姐书架里的人类小说,翻开第一页,喃喃道:“原来狐妖要勾引人类然后要吸取他的精元啊?明白了!”于半珊收起耳朵和尾巴,便离开青丘,去人间寻找“受害者”了。

  书上说狐妖喜欢对书生下手,也对,书生瘦瘦弱弱的,比较好欺负,于半珊点点头,开始站在酒家的二楼寻找下手对象。

  “啧!这个太瘦弱了吧!”于半珊喝着小酒,翘着二郎腿,啃着鸡腿,俊秀的脸皱成一团。一个上午过去了,书生们不是太丑就是太虚的样子,完全不符合他的审美。

  一抹紫色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大街上出现的这个人穿得艳而不俗,宽大的衣袍下隐约能看出这个人的身材还不错,相貌也算是俊美。“就决定是你了。”于半珊勾唇得意一笑。

  那人正好抬眸看向酒楼二楼,与他对视。于半珊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嫩嫩的脸突然烧得通红。这是什么情况?哼!小爷少说都300年修行了,还有什么怕的,于半珊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

  于半珊一睁开眼睛,刚刚那个紫衣青年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吓得见过大风大浪的于半珊后退了一大步。

  “恕在下唐突!在下甄少祥,本镇甄氏钱庄的公子,特此向公子求亲,请问公子尊姓大名?”紫衣男子发言了,而且还是噼里啪啦一大堆那种。

  “小爷我是男的!”

  “我不介意!”甄少祥眼里冒着星星。

  “我介意!我只想找个书生!”于半珊哄道,明明他的媚术没修炼过关而且刚刚也没使用媚术啊,为什么这个人突然向他表白?难道他的媚术成功了?

  “甄某不才,尚是未考功名的书生。”甄少祥拱手。

  “好吧!我嫁!”于半珊转了转眼珠子,心想有人自动送上门,是个书生看起来傻傻的,长得还挺帅的,当然不能放过这块肥肉。

  婚事很快就办妥了,甄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婚礼办得十分气派。

于半珊觉得自己倍有面子,却感觉哪里不对。他就那么轻易把自己卖了?怎么跟郝眉一样,三千两就卖了身。

  甄少祥去了敬酒,于半珊在新房里也没闲着,开始继续看那本小说,学习如何当一只坏狐妖。

  “娘子,你怎么自己把喜帕扯下来了?”甄少祥有点醉意,胸前衣领微敞,隐约露出锁骨,比床上的狐妖还勾人。

  于半珊咽了咽口水,“别叫我娘子!”

  “好的,半珊儿!”

  “半珊儿也不行!”

  “那这样行不行?半珊儿。”甄少祥快速来到于半珊跟前,并亲了亲他的脸。“你在害羞吗?”(和谐友爱)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3948069613726

于半珊每日都欺负着甄大少爷,而甄少祥依旧笑嘻嘻地跟在于半珊后头。外人不知的是,晚上被欺负的人反而是于半珊。

  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三个月过去了,于半珊已经忘记自己来人间的目的了。

  有一天,来了一群除妖师,叫嚣着交出狐妖于半珊。

  “众位,半珊儿是我的夫人,他品性纯良,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的。”甄少祥把于半珊护着身后。

  “走开!甄大傻,不要拦着我,我要和他们决一死战!”于半珊也不读输。

  “甄公子,你明知道他是狐妖,这会害了你全家的。今天就让我来替天行道。”为首的除妖师说道。

  “那就要先问过我。”甄少祥召唤出一把弓,金光闪闪的,好不耀眼。

  众除妖师大惊,“除妖弓?你是江湖第一除妖师?”

  甄少祥浅笑,“我不当除妖师很久了,我现在是一介书生罢了。今日这狐妖,我是护定了!”

  后来,于半珊带甄少祥去了青丘边界,归隐山林。

  “你是除妖师为什么不灭了我?”于半珊不解。

  甄少祥笑了,“因为你太可爱了。”

  于半珊也笑了,一脚踹了甄少祥下床……

  从此,一人一妖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๑´ㅂ`๑)

太久没写车了 写得不够香艳

开了台QQ出来的感觉。。。

梗是看到微博一禅小和尚的漫画的延伸 

一见钟情什么的最可爱了

或许这个半珊有点呆萌,还是傲娇的

  

#香芋#REMINDING ME

#香芋#REMINDING ME
*配合《reminding me》食用

  偌大的房间,柔和的灯光,两个身体的交缠,一切都多么美好,整洁的房间只有凌乱的床铺才看出他们有多疯狂。当甄少祥完成最后的冲刺,和于半珊结束这场绮丽的云雨,这个夜才算完结。而等待着于半珊的,却是一个噩梦……
  “不知觉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了。”于半珊窝在甄少祥的怀里,从前他是多么的抗拒,而如今他很难想象失去这怀抱的温暖是什么感受。
  “对啊,日子过得真快……”甄少祥眼里有点悲凉,是于半珊无法看穿的情绪。
  “你怎么了?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不是因为我夸了ko的又帅又会做菜你吃醋了吧?”于半珊努力回想着今天的事情,顺带锤了一下甄少祥,这只大金毛呀,最爱胡思乱想了!
  “半珊儿,我们……分手吧。”在床上,甄少祥温柔地抚摸着于半珊的脸,说着却是最绝情的话。
  “开什么玩笑?!”于半珊怒极了,坐了起来,“有些玩笑不能乱开!”
  “所以我没开玩笑……”甄少祥的语调还是那么轻柔。
  “所以一年了,这一切都是假的?刚刚也是假的?你对我的感情是假的?”于半珊有些无法接受,他看着甄少祥的眼睛,期待能找到答案。
  可等来的却是甄少祥的沉默……
  于半珊深吸一口气,“是么?原来我一直是大少爷的一件玩物,一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不是的,半珊儿,我……”甄少祥看着于半珊眼睛红红的模样,格外惹人怜爱,可是他不得不放手,“你值得更好的……”
  “王八蛋!”于半珊的回应是一拳打在甄少祥帅气的脸庞上,顿时红肿起来了。
  于半珊收拾了几件他的东西就离开了他们的爱巢,干净利落,仿佛也离开了甄少祥的生命……
  “喂,儿子回来吧!你爸心脏病进院了,他的性格你知道的,他不会承认你和那个孩子的,别气死你爸,妈妈从小都由着你,这次你就听妈妈一次吧,答应我,好吗?”当甄少祥接到他妈妈的电话时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他从未见过他优雅端庄的妈妈落泪,更何况是哭得梨花带雨地求他。生他者,父母也,知他者,半珊也。一时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可他必须作出选择。
  “对不起,半珊儿。”甄少祥倚在窗前看着繁华的夜景,一口饮尽于半珊最爱的红酒,或者醉了一切都会更好受,或者一场梦时候应该清醒了。
 
   于半珊再见甄少祥已经是两年后的科技酒会了。这两年来他不是没接收他的消息,圈子就那么小,纵使肖奈郝眉他们再怎么保护自己,风还是吹进他的心墙。他爸爸病了,他正式接任真亿,他有了未婚妻,他把公司运营上了轨道,他不再吊儿郎当了……
   呵!他变了,还是自己不了解真正的他。于半珊分不清,也不想分了,他只知道现在有爱他的男朋友就够了。
   “于于……于于?”
   “啊?”于半珊回头看着自己的男朋友陆仁嘉,在一起半年了他还是不太适应这个称呼,潜意识觉得还是“半珊儿”比较顺耳。
   “你在看什么看到出神了?”陆仁嘉大手在他眼前晃晃,试图拉回他的注意力。
   “没什么。”于半珊无所谓地耸肩,殊不知背后有一双眼锁定着他。
   “我们去和甄总打招呼吧,他最近的那个项目可是大制作,如果我能拿下这个项目,今年我们就可以去法国度假了。”陆仁嘉眼神里闪烁着光芒。
   法国吗?甄少祥说过他最爱的香水……罢了。“我有点不舒服,你去吧!”于半珊头也不回地去了卫生间。
   却未曾想正面碰上甄少祥和他的未婚妻马丽舒了。
   陆仁嘉一个箭步上去伸出手,“甄总好,我是xx公司的陆仁嘉,这是我朋友致一科技的于半珊。”
   “你好。”甄少祥用力地握手,目光也锐利起来了,他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正确他调查过他们。
   “少祥,你太大力了,人家的手都红了。”马丽舒看到陆仁嘉的手通红,轻声软语道。
   大力?他还嫌太小力呢!
   “这么热闹啊!好久不见啊小甄总。”郝眉出来和ko组成小人墙隔开了于半珊和甄少祥。
   于半珊借机逃去阳台避难了,时值寒冬,阳台有一层薄雪,并没有人会到那里。除了一个人。
   一杯鲜红的樱桃红酒出现在于半珊眼前,那是他最爱的红酒。
   “喝点酒暖暖身吧!小心着凉。”甄少祥说得温柔,和跟他说分手的时候一样温柔。
   “甄大少爷身娇肉贵,你比我更需要那杯酒。”于半珊把脸侧到另一边,看着雪花一片片落在眼前。
   “半珊儿……”
   “叫我于先生。”
   甄少祥轻笑,“这对话真熟悉,当年酒后乱 xing之后,我追你,你也是这样对我的。”
   “我忘了。”
   “我们当时就是在这个阳台相遇然后喝醉的吧?”
   “我说,我忘了!”
   “是吗?我也想忘了。可总有人提醒着我。”甄少祥放下红酒,转身离去,“对不起,打扰了,于先生。”
   当泪水滑到嘴角的时候,于半珊才意识到他哭了,他以为他忘了,他以为他不会再为他哭了,可一切只是他以为。
She keeps reminding me
That you're still gone
And I'm still lonely
He keeps reminding me
How good it was
When we were crazy
当他和陆仁嘉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看着那凌乱的床单,想起的是甄少祥的脸,他说他的床单质量不好,睡久了会不舒服,他就一口气买了好几床高级床单给他。当他路过花店看到香槟玫瑰时,想到的是他傻傻地捧着花在致一楼下向他表白……他以为他忘了,可一切都在提醒着他。
  于半珊拿起酒瓶,发现上面有个便签:“半珊,如果有下辈子,记得提醒我不再伤害你,好好爱你。”
  三天后
“愚公!出事了!”猴子酒突然冲到他办公桌前。“逸然成为真亿的新任ceo了!”
“这不是挺好的吗?你可以入赘富贵人家了。”关于甄少祥的家事,他并不想知道,可事关兄弟的女友,他只能附和两句。
“甄少祥自杀了。”
“你再说一次!”于半珊猛地站了起来,揪着邱永侯的衣领。
“他爸爸在三个月前心脏病去世了,他把公司打点好之后就……他觉得他已经不配爱你了,那天见你和陆仁嘉那么幸福,他就……”
原来,那天那句话,是他的遗言……他们两个,是真的彻彻底底地分开了……
He keeps reminding me
Wine he's spitting out the wine
I forgot you left behind

_(:з)∠)_小烧鹅有话说(๑´ㅂ`๑)
就最近挺喜欢这首歌,然后很适合写虐文啊,就像当初第一次在LOFTER发文就是k莫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一样……不同是那个是刀中有糖,这个是全是刀hhhh其实我很讨厌看虐文的!!!每次都想打死作者!!!还有很讨厌不填坑的!!!可是我最后还是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了hhhhhhhhh
大家别打我!!!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