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香芋#是心动

#香芋#是心动
(里面提到的“冦“就是ko啦,毕竟是古风文……)
1.
甄少祥当官了,他爹是有名的富商捐个七品小官还是挺容易的。整个县都没有人相信这个官是甄少祥自己考出来的。
  甄少祥也不介意,整天去怡红楼找他的小雨妖妖,人生在世须尽欢嘛!反正没人服他,他看得很开。
  可是他舒服的日子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改变。
他搂着小雨妖妖饮酒的时候,有个人破门而入,是个年轻白净的小公子,是甄少祥喜欢的类型。然而他故作老成,眉头皱成一团,眼神锋利,仿佛想要射穿他, “哎?!这位公子是进错房了吗?”
那位公子直接拎着甄少祥的衣领,十分冷漠道:“你跟我回去!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小雨妖妖反而先反应过来,“原来甄大人有这种癖好……你们慢聊,小女子先行退下。”她就在风月场所,十分识趣,不该听的她一律不听。
“回去?哪里啊?”甄少祥等妖妖走了才镇静地问,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笑得像朵妖娆花似的,格外无辜地说,“小公子是认错人了?”
小公子没回答,直接拖着这个县最大的那位从怡红楼拖回了衙门。此举惹来了全县人的围观,却没有人出来阻拦。
2.
于半珊从小就听闻“宰相肚子能撑船”,但没想到的是当朝宰相肖奈是个切开黑。就因为他开玩笑说微微公主不如郝眉女装娇媚,肖奈竟然就派他来辅助这个无能的七品县令。他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良才师爷啊?为什么丘永侯能去保护孟小姐,郝眉能去接待那个“冦”,而他只能辅助个垃圾玩意???上天不公啊!!!
想到这里,于半珊更凶狠地瞪着甄少祥,甄少祥不恼,反而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小公子……”
“鄙人姓于,名半珊。不要再叫我小公子了。”甄少祥是当他是南风馆的那些人吗?
“哦,半珊儿?”
“太亲近了。”
“可是好听啊,半珊儿。”
“……”
行吧,半珊儿就半珊儿,总比小公子好听,于半珊自我安慰,随即正色道:“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师爷了。望大人遵纪守法,爱民如子,让本县太平安宁。”
3.
自于师爷来的那天开始,甄少祥就成为了怡红楼绝缘体。
“半珊儿,我想见妖妖。”
“妖妖妖,你腰能行吗?给我看公文,不许去!”
甄少祥嘟囔:“你试一下就知道了嘛……”
“你把十五年内的县内公文资料还有陈年旧案全看一遍!”于半珊吼道。
“听闻这时节的梅子酒最是好喝,半珊儿要去尝尝吗?”甄少祥扯了扯于半珊的袖子。
“大人,王老头被偷鹅的案子有眉目了吗?”于半珊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
“没……”
“那你喝什么酒?”
“酿梅子酒那姑娘家在王老头鹅棚的斜对面……而且梅子酒真的很好喝,师爷真的不尝一下?”
于半珊真的搞不懂,甄少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安排给他的任务,虽然磕磕绊绊的,可他全都做好了。
任务马马虎虎能完成,能及格可不优秀。可若他答应与他一起饮酒的话,甄少祥完成任务不仅速度并且还十分优秀。
见甄少祥与那朴素的农家姑娘一起聊得痛快,他心里不禁隐隐抽痛了,真是奇怪,他怎么可能会扰乱他的思绪呢?
于半珊发呆之际,甄少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两人的脸距离不过两公分,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在想什么呢?呼吸都紊乱了?半珊儿,你不舒服吗?”说着,甄少祥就抬手抚上于半珊的脸。
于半珊突然脸色涨红,连忙退后一步,“谢大人关心,属下没事。”
“那,我们回去吧。”趁今天的于半珊经常失神,甄少祥温柔地牵着于半珊回去。
走到一半,于半珊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大人,那个案子……”
“结了,冤家作案,是隔壁李铁牛偷的,我骂了他们一顿后,他们都知错了,就私了了。”
“哦”于半珊轻轻应了一声,盯着他们相握的手,走了很久很久。
4.
“该死!”甄少祥活了二十七年从未见过有如此该死的人。
于半珊竟然留下一封信就连夜回京了?他还以为那天牵手手后能有不同呢!
“勿念?勿念个头,于半珊,你给我回来!”
可惜于半珊听不见他的怒吼。
【聚似飞霜不肯融,散如尘埃各西东,痴人说着梦,都道情之所钟。】
于半珊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算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回京有没有错。
“老于,我还以为你有段日子都不回来了。”郝眉揶揄道。
“呵,你有了冦还会关心我们回不回来?”于半珊翻了个白眼。
“你不知道,我与冦的感情,我和他是彼此都心动了才不理会世俗,反正……懒得和你说。”郝眉说着说着就跑了。
【求不得就偏宠,心猿意马就相拥,是风动,还是幡动,轮回难道就不同】
终究,是心动了。
5.
丘永侯保护孟家大小姐的任务完成了,还迎娶了孟逸然。身为好友之一的于半珊当然去喝喜酒。
“你们啊,真好命,一出任务都红鸾星动。”于半珊闷闷地喝了口梅子酒。
“或者啊,老于你的红鸾星也动了呢。”丘永侯拍拍兄弟的肩,默默鼓励。
“有些人胆小,心动了也不敢承认。相公,你说对不?”贝微微对着肖奈说话,却狠狠戳着于半珊。
肖奈低头情深款款地看着自家夫人,嗯了一声。
“表哥,你来了。”新娘子欣喜地迎上去,给他们介绍,“我的表哥,甄少祥。”
于半珊怔了一下,仰头喝下一杯酒,然后斟了一杯递给甄少祥,“大人,你的梅子酒。”
甄少祥没接过酒,反倒是紧紧握住了拿着酒杯的手。
是啊,是风动亦或是幡动有什么不同呢?
“大人不喝莫不是嫌我?还是在怪我呢?”
甄少祥凑近喝尽了这杯酒,“以后一起喝酒说诗画?”
“好!”于半珊会一直就在甄少祥的身边,一起喝尽他的梅子酒。
  End.
*郝眉穿女装为哪般
“你们说怎么可以逗那个冷面杀手笑啊?”郝眉托腮,十分地苦恼。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照做?”于半珊奸诈地笑。
为了冦,郝眉换上了女装……

这个梗我超爱的,最近重温了TVB的《秀才遇着兵》了,水大人x史师爷很带感hhhhhhhhh然而下笔写香芋的时候,却想弃梗了_(:з)∠)_感觉写不出那种感觉……至于ko为什么是冦,柯欧和抠能听吗?还是冦稍微好一点吧!【】里的为银临《是风动》的歌词,溜了溜了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