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巍澜/车】走!去吃肯打鸡红黑堡

【巍澜/车】走!去吃肯打鸡红黑堡

万年老猫为何突然离家?

邪魅鬼王为何突然鞋底抹油?

欢迎收看 走近……xx……(哔——

  “你认真的?你真的要我把这碟不知道什么鬼吞了?”大庆看着眼前黑麻麻的东西,噎了噎口水,艰难地开口,见赵云澜理所当然点头,“今晚我就算是留在特调处吃老李的小鱼干,我也不回家。”

  “吃我做的菜就那么难受吗?”赵云澜用力揉了揉毛茸茸大庆的头。“不懂欣赏!小子,你来试试!”

  鬼面觉得背后一阵阴凉,发觉事情不太妙,“呵呵,你做菜给我吃我哥会不高兴的,阿杀和鸦青找我去夜观天象,今晚我也不回家了。”说罢,一鬼一猫溜得飞快。

  赵云澜夹起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喃喃自语:“不就是咖啡炒肉丝吗?挺好吃的呀!”

  想起当年自己为沈巍下厨,一口气做了五碗的泡面,今天再创辉煌,突破自己,为自家美媳妇洗手作羹汤。

  赵云澜是不会承认因为看到隔壁大学的厨子KO给自家小媳妇郝眉投食而产生这样的想法的,别人家的媳妇只要有吃的就乖巧的不得了。不就是投食吗?他也会啊!哼!桑赞撩汪徵的烛光晚餐都是他教的,他肯定大获全胜!收服沈巍,从收服他的胃开始!

  当沈巍打开家门,就看到一束娇嫩欲滴的红玫瑰。

  正当沈教授满头问号的时候,赵云澜贴心地给出解答,“宝贝儿,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烛光晚餐。”

  “云澜,今天是什么特别日子吗?”

  “幸运日,有你的每一天,都是我的幸运日!”赵云澜一边勾出一个自以为最撩人的笑,一边调试着蓝牙音箱。

  烛光晚餐怎么可以没音乐呢?“小巍,接下来这首歌代表着我对你无限的爱意…你要仔细听哦…”

  ,“云澜……”沈巍的眼睛瞬间被满天星辰填满,倒影出赵云澜的模样。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沈巍:……

 赵云澜:……卧槽?!

 “额,大概调错了频道了……再来!”赵云澜挠了挠头。

 像一颗海草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海草 浪花里舞蹈……

 沈巍:……

 赵云澜:死肥猫!敢搞我音箱,你死定了!

 赵云澜强忍怒气,笑着说:“意外意外,这玩意没用,还是我唱给你听吧!”毕竟对着沈大美人,他再大的怒火也没了,噢!还有yu///火在熊熊燃烧。

 “三二一,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赵云澜还编了个舞,十分的滑稽又好笑。

 沈巍心口仿佛中了一箭,千万只小鹿胡乱在撞!噢!云澜实在太可爱了!!!

 “来!巍巍,尝尝这个。”赵云澜跳完舞,捧出了他的首本名菜——黑乎乎的咖啡肉丝。

 “这个是……什么?”沈巍觉得他太阳穴的青筋隐约在抽搐着。他既因赵云澜亲自下厨而感到幸福,又因赵云澜的菜而畏惧。

 “咖啡炒肉丝。”赵云澜得意地看着沈巍,还美滋滋地补了一句,“我做的。”

 沈巍盯了那碟菜仿佛过了几个春秋,笑容也逐渐僵硬。

 “怎么了?是菜凉了吗?没关系,我拿去微波炉叮一下……”

BOOM——

 “云澜!怎么了?你没事吧?”沈巍惊恐地跑去赵云澜的身边。

 只见赵云澜的脸被熏黑了,额前的发更凌乱了,赵云澜露齿一笑,“没事,就是微波炉炸了……”


“原本打算让你好好尝尝我的手艺,可惜了。”赵云澜气呼呼地咬了一口肯打鸡的黑汉堡,含糊不清地说着。样子委屈巴巴,可怜死了。惹得沈巍一阵怜惜。

“没关系的,来日方长。”沈巍笑得很甜,用手指轻轻抹掉赵云澜嘴角的酱。

“哇嗷!这个黑汉堡好像你哦宝贝!热辣鲜香!”赵云澜大口大口地吃着。

沈巍清咳两声,镜片后的眼瞳倏地亮了起来。如果他是那个黑汉堡,那么红汉堡就是赵云澜无误了,酸甜鲜嫩。

“这个味道,不错!”沈巍由衷的赞叹,不知是赞美汉堡亦或是眼前人的味道。

戳这里!!!→https://m.weibo.cn/6070175410/4260418698446680

“小巍,今天吃什么?”

“肯打鸡的红黑堡!”

“苍天呐!你已经吃了一周了,放过我吧!你一个大学教授,为什么管不好自己弟弟!!!”

【完】

我真的不是肯打鸡派来打广告的

隔壁是隔得很远的《微微一笑很倾城》的KO和郝眉

三二一那个是我们白.鳇呔子.宇快乐大本营的快手视频hhhhhhhh疯狂爆笑

  终于吐出这辆小破车了,考完试就去了浪的我,硬生生把文拖到深夜,大概我习惯开夜车吧……渣文笔,承蒙各位厚爱(鞠躬)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