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巍澜/ 车】赵云澜胃疼不胃疼巍疼

【巍澜/车】赵云澜胃疼不胃疼巍疼

*剧设+原著设(五秒脱衣梗红领巾梗)

  赵云澜的胃病已经许多年了,毕竟一个常年吃热牛奶泡老坛酸菜牛肉面或者咖啡泡培根奶油面的懒男人,应酬时又吨吨吨死命干的海量,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沈巍无疑是上天赐给赵云澜的天使。自从有了沈巍后,衣服整齐了,厕所干净了,客厅不再乱糟糟了,大庆连猫窝都有了,更有日常四菜一汤,美味健康,还有美味可口的小巍本人24小时全天营业…咳咳…总言而之,赵云澜的作息变得又养生又健康,加上新特调处的小菜地,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小巍,那个……今晚姐夫们叫我出去聚一下。”赵云澜纠结了很久,终于把信息发出去了,如果不是交情不能断,他也不忍心舍下家里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少喝点,早点回来。”

  “遵命!老婆大人!”

  巍命是从,赵云澜只敢小酌一两杯,不敢漠视自家大美人的话,毕竟大美人发起火来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斩魂使大人呢!

  可是,就这样回去,就得不到巍巍特别的关爱了!

  “小巍,嗝——我回来了。”满脸通红的赵云澜倚在门口,可怜兮兮地看着开门的沈巍。

  “怎么喝那么醉?”沈巍见赵云澜捂着胃,也没有大动肝火,而是皱着眉赶紧把他扶了进来。

  “小巍别皱眉,你皱得我心都疼了。一心疼,胃就更疼了。”赵云澜有气无力地抬手,想去抚平沈巍的眉间。

  沈巍抓着他的手,放到被窝里去,“乖乖躺着,别乱动。我去煮粥给你喝。”

  “不!小巍,我要抱抱,暖暖的抱抱。”赵云澜躺下了拉着沈巍的白衬衣衣角,扁着嘴,一副弱小又无辜的样子。

  如果祝红在场,必定会骂:“妈的,死给”;大庆必定,捂眼炸毛;而面面则会骂:“双标狗,为什么嫂子没洗手就能摸哥的衣服”而他只是想借来穿一下就差点被打爆头……

  “我是大煞之物,只会阴冷,暖不了你。”沈巍眼底暗了暗,仿佛闪过一丝懊恼。

快戳这里!!!→  https://m.weibo.cn/6070175410/4260065718452843

累极的赵云澜趴在沈巍的怀里,梦里呓语着:我要黑袍哥哥疼疼~

沈巍的手臂更用力去圈紧怀里的人,轻轻应了一声:“嗯,疼你。”

【完】

大概一年多没发车了,开个小破车玩玩吧!渣文笔!_(:з)∠)_别打我

昨天五秒脱衣梗上了热搜hhhhhhhhh还有剧说的采访花絮中bygg的童年红领巾经历可爱死我了 吹爆两位哥哥,太可爱(不组真人cp但是会借梗,嘻嘻)


评论(5)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