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香芋#一“日”一夜

#香芋#一“日”一夜

*时间:两人酒后乱x之后,小甄总开展追求一个月

  于半珊又想起甄少祥了,那天醒来,他躺在他隔壁,玩着他的碎发说:“我们在一起吧!”他说得很寻常,像说“今天天气不错”那样寻常,然而他双眸直勾勾地看着他,很是专注认真。他根本无法判断小甄总话里的真假。

  当然是假的!于半珊强行拉回思绪,与其猜那个人的心思还不如快点完成工作回家睡觉?无论他心意是真是假都与他无关不是么?

  后来于半珊发现,还是工作好。因为一闭上眼睛甄少祥就出现在他脑海中。就连数羊也从一只羊变成了三只祥……天啊!是不是甄少祥有毒?

  “愚公,你又加班啊?最近的公司很多事吗?”郝眉已经见好友连续加班多天了,他清楚老三再残忍也不会毫无人性。

  “我觉得这个策划书有改进的空间……”于半珊继续打着字,含糊地应着郝眉。“你们先走吧,我断后。”

  九点半了,于半珊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和红绳。卡是跟着香槟玫瑰送来的,仍残留着香气。不是玫瑰的味道,是甄少祥惯用的古龙水的味道。至于红绳是甄少祥的护身手绳,上面还有个小金球刻着“祥”字,上次他在致一门口差点摔倒了,甄少祥不知从哪里跑出。于半珊拿着端详许久还是不舍得扔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疯了!为什么他会牵挂着他?沦落到用工作来麻醉自己?肚子适时地叫了一声,于半珊便摸着肚子去楼下的拉面馆吃饭。没想到一下楼,就看到那辆骚气十足的车。那人也倚在车门旁。他装作没看见那样,快速路过。

  (喵的,那么多次敏感词,来!上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5805284313754
【好气哦!!!听说打不开了,只能辛苦大家了,微博id:小号被发现了鹅很方 (ಥ_ಥ)】

反正第二天,于半珊是请假了。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一只废鹅,在准备睡前被赤赤哥翻牌了,一个兴奋就开车了……导致现在还没睡……睡前来一发,晚安!

评论(37)

热度(104)

  1. 大污曼酱烧鹅inky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