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过气沙雕开车选手

#k莫##香芋#Merry X'mas

#k莫##香芋#Merry X'mas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Hey~
又到一年圣诞时,又是情侣虐狗时……
(k莫part)
“嗯?ko你在做什么啊?”郝眉摸着饿得瘪瘪的肚子进入了厨房。
“圣诞树沙拉。”ko碾着土豆,把土豆压成泥。
“让眉哥来帮你吧!”郝眉决定加入战斗。
“你把西兰花扔进锅里。”ko指挥着。
ko把青豆和肉末加进土豆泥中,堆成圆锥形,“来,眉眉!把西兰花拿来。”ko捉着郝眉的手一点一点地装饰起他们的“圣诞树”,最后还加了个杨桃的星星在上面。
“啊!我们的圣诞树好棒啊!”郝眉赞叹地看着他们合力做出来的沙拉。
“还有更棒的。”ko从烤炉里拿出了圣诞火鸡。
“哇!ko你好厉害,连西餐也会了。”郝眉眨着星星眼,崇拜地看着ko。
  ko拿着香喷喷的烤鸡往餐桌走, “没有,我改进了做法,跟烧春鸡差不多。”
“所以,比外面的火鸡更好吃了!”郝眉已经迫不及待了。
“眉眉,先洗手,而且刚出炉好热的。”ko轻轻拍了拍郝眉的手背。
“好的。”郝眉快速跑向厕所。
出来的时候发现,ko已经切下一只鸡腿,用嘴吹了吹,递到了郝眉的嘴边,“应该不烫了”。
“好幸福啊!ko对我最好了。”郝眉激动地咬下了鸡腿。
“慢点吃,别噎着了。”ko还是一如既往地宠溺。
郝眉吃得满嘴油,ko又纸巾帮他擦了擦,“邋遢鬼。”
郝眉做了个鬼脸,“你嫌弃?不许嫌弃,你五年前在这桌子上要求走的后门,跪着也要走完!”
  “嗯。走完。”ko温柔地勺了一羹沙拉给他。
  “ko,我们晚上出去倒数吧!一起在圣诞树下许愿好像好浪漫。”郝眉挥舞着鸡腿,光是想象就很开心。
  “好。”
广场的圣诞树很巨大,散发着温暖的灯光。人也很多围在圣诞树附近。雪一片片落下,染了他们的发。
  “ko,你好像老了啊,哈哈,头发都白了。”郝眉踮起脚把雪花拨掉,顺便帮ko围上围巾。
   “能和你一起变‘老’,我很开心。”ko捉着郝眉的手哈气,暖着他的手。
   “10.9.8……”
   “快快快!ko准备许愿啦!”郝眉激动地合十。
   “3.2.1……圣诞快乐!”
   ko抱住了郝眉,“眉眉,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郝眉快速亲吻ko的脸颊,“你许了什么愿望?”
   ko摇了摇头,“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我们回家?我好像困了。”郝眉打了个呵欠。
   “嗯。”ko牵着郝眉的手,在雪地印着大小脚印,往家的方向延长。
   ko:愿与郝眉相守一生。
   郝眉:愿ko一路在旁。
   (香芋part)
   “半珊儿,你老板怎么那么没人性平安夜也要去工作啊?!他怎么不叫微微去!”一大早甄少祥在被窝里看着于半珊换上正装很是不爽。他还想温存一下啊!
   “客户今晚就坐飞机走了,我今晚吃晚饭回来再陪你。对了,借你的领带用一下。”于半珊拿出了甄少祥常用的红色领带。
   “咦?你怎么也买了赭红色的西装?跟我情侣款?”甄少祥起来帮于半珊整理领带,反正没有于半珊的被窝是冰冷的。
   “什么啊?!穿红色是因为呼应了圣诞节的主题嘛!”于半珊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糟糕!被发现了。
   “我出去了,你乖乖在家啊!”于半珊不自然地挥挥手就出去了。
   等到于半珊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没开大灯,只有一棵硕大的圣诞树挂满了彩灯,树顶的星星格外耀眼。
   “啧!”于半珊松了松领带,“那个傻子又乱花钱了。又不是小孩子,干嘛买圣诞树!还把我们的照片挂上去了,不要脸……”
   于半珊发现,树下有幅大油画,依稀能辨认出画的是他们两个在接吻,署名是甄少祥,原来他这个月老是加班,袖子总是染上颜料的原因是这个。
   “那个傻子,画得真丑……”于半珊笑着,感动地眼泪都快出来了,可却找不着人,甄少祥哪里去了?
   于半珊走到客厅,发现有个超
大的礼物盒。
  一打开,戴着圣诞帽,裸着上半身,穿着红色裤子的甄少祥跳了出来,“Merry Christmas!My Dear!”
  “要不要来体验一下猛男版圣诞老人?”甄少祥勾了勾手指,扭动着他的腰。
  “好。”于半珊扑了上去,紧紧地抱着甄少祥。“圣诞快乐!”
  Ψ´・●・`Ψ 作者分割线
  呼!!!终于赶在零点!!!
  圣诞快乐!!!么么哒
  

评论(2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