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k莫##香芋#爱不爱我?

#k莫##香芋#爱不爱我?
(k莫part——ko不爱我了)
  郝眉觉得ko不爱他了。事情是这样子的……
  “ko!ko!我想吃肉肉。”郝眉在床上打滚,他已经三天没吃肉了,“我不是兔子,我不要吃蔬菜。”郝眉杏眼水盈盈的,仿佛一眨眼泪水就会掉下来。
  “你发烧了,还没完全好……”ko哄着郝眉,“等你完全好了我再做肉好不好?”
  ……
  “ko,ko!我想吃小饼干!”工作中的郝眉抬起头对ko发射爱的光波。
  “吃多了饼干对喉咙不好,乖!过几天再吃。”ko还是拒绝了郝眉的请求。
  ……
  “ko,老三叫我们去妖都的漫展看一下其他电玩的发展惹!你说我买套汉服穿穿好不好?你要和眉哥情侣装你!”郝眉愉快地搜着汉服。
  “嗯。”ko点点头,过来把郝眉抱坐在自己大腿上。
  “你说我们买唐朝的圆领袍还是买魏晋侠客风的?”郝眉紧紧盯着屏幕。
  “是你穿的都好!”ko略略点头,大手已经探入了睡袍。
  “啊!这件好像不错啊,可是版型有点奇怪,不如打电话问问老三的意见?”郝眉拍掉了ko的手,拿起了手机。
  “……”ko眉头一皱,我还不如一件汉服?然后愉快地黑了郝眉的账号,让他买不了汉服。
  ……
  “愚公,你说ko是不是不爱我了?”郝眉趴在桌子上蔫蔫的。
  “ko把你宠上天了还不爱你?那怎么才算爱你?”于半珊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夫如此,还求个佛啊?!”
  “可是……”郝眉又想吐槽下去。
  “好了,秀恩爱门在那边,我还有三份策划没有改呢!”于半珊挥挥手,开始认真工作。
  ko在厨房做菜,郝眉就瘫在沙发上盯着ko,ko是不是不爱自己了?ko又会做家务又会打代码,还那么帅,如果没有了他,自己怎么办啊?
  “眉,怎么了?”ko发现今天的郝眉有点不对劲,趁着焖羊肉的时间,走了过来捏了捏郝眉软乎乎的脸蛋。
  “ko……”郝眉眼睛红红的,弱弱地开口,还带着些许哭腔,“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ko亲了亲他干了的嘴唇,“我爱你。”
  “那你用什么去证明?”郝眉嘟着嘴。
  “锅里的羊肉,还有蛋黄焗鸡翅。”ko笑着拭去郝眉脸上的泪痕。
  “好棒!我最爱你了!”郝眉紧紧地抱着ko,这生他也不会放手。
  ko心里默默道:我甘愿用尽一生来证明我对你的爱。
 
(香芋part——半珊儿最爱我了)
  甄少祥觉得于半珊比以前更爱他了……这并不是错觉!甄少祥认为。
“吃!”于半珊吃了一口饺子,然后就扔甄少祥的碗里了。
天啊!我是谁?我在哪?这是真的吗?甄少祥开心得忘我,于半珊竟然在公众场合向自己投食,“好。你也吃多一点!”甄少祥笑得灿烂。
于半珊用一种“关爱制杖”的眼神看着甄少祥,夹一个自己不爱吃的香菇饺给他,那个傻子干嘛在傻笑?他爱吃香菇饺?
……
“甄少祥,你能不能走路不看手机?万一被别撞了怎么办?”于半珊用手肘怼了怼身边的人,挽着他过马路。
  天呐噜!半珊儿竟然主动挽我的手,还关心我的安全,媳妇儿果然最爱我了!
  ……
  “甄少祥!你再跟你的美女下属眉来眼去我就灭了你!”于半珊一个抱枕扔过来。
  “半珊儿,我没有啊!我是给个眼色她叫她拿礼物出来!”甄少祥大呼冤枉。
  “什么礼物?”于半珊又扔了一个抱枕过去。
  “甄总,于总,我进来了!”秘书尴尬地推开了门,递了一盒礼物给甄少祥就又识相地退出去了。
  “半珊儿,你看看喜不喜欢?”甄少祥拿出一对男式手镯。“情侣款哦!”
  “真难看!”于半珊是这样说,但是却主动戴上了手镯。
  “媳妇儿,你刚刚是不是吃醋了?”哈哈哈,原来半珊儿那么在意他啊!好开心!
  “才没有!”于半珊瞪了甄少祥一下,看着腕上那只精美的镯子。
  “你有没有很爱我?”甄少祥抱住于半珊,往休息室里拖。
  “没有!我最讨厌你了!”于半珊象征性挣扎两下,还是一起进入了休息室。
  “那,就让你更讨厌坏坏的我吧!”甄少祥的双手开始不规矩了地伸向于半珊了……
  于半珊心里补上一句:讨厌你,也讨厌自己那么爱你!
  _(:_」∠)_作者分割线_(:_」∠)_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坚持“四个全面”
  复(yu)习毛概 复到迷幻……我又是一只废鹅了
@达达-二把刀 说写汉服 略略一点算是了
其实本鹅在很久之前就想过写汉服play
可是不能亵渎了我们民族的服饰 我也不容许自己和别人亵渎它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望长歌万里,复我汉文化,壮我大中华!

评论(1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