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过气沙雕开车选手

#k莫##香芋#鸡毛与蒜皮

#k莫##香芋#鸡毛与蒜皮

*k莫微肉 香芋清甜

(鹅真的不想开车的_(:з)∠)_)

  (k莫part)

  最近ko发现郝眉身上多了许多红红的抓痕,有长有短,深浅不一,触目惊心。

  要怪就怪天气实在是太干燥了,郝眉总是痒得不行,控制不住自己去抓伤自己娇嫩的皮肤。

  “眉,怎么又不涂润肤露?”ko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很麻烦嘛!”郝眉嘟着嘴,拉着ko的大手摇晃,像小孩子那样撒娇。

  真拿他没办法,ko深深地叹气。

  郝眉愉快地在浴缸里玩着泡泡,却不知ko已经溜进浴室,把他的衣物全扔去卧室了。

【车轮子!啦啦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5475351062893

  从那次以后,郝眉就自动自觉地自己涂润肤露了,哦,当然有时候ko会在一旁虎视眈眈,想帮郝眉的忙……

  (香芋part)

  于半珊半夜突然醒了,发现自己又被甄少祥圈在怀里。

  唔,甄少祥真是个傻子。于半珊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甄少祥的睡颜,好吧!他要承认这个傻子长得还是蛮帅的。

  记得甄少祥不追微微后,他们再次相遇是在电梯里。

  “请等一下!”于半珊着急地向电梯跑去,赶着上班打卡。

  没想到,电梯里的竟然以前的敌人,未来的合作伙伴——甄少祥。而最狗血的是,冲进电梯时,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摔进了甄少祥的怀里。

  “你没事吧?”甄少祥稳稳地接住了于半珊,语气很温柔。

  那是于半珊第一次知道原来甄少祥的胸膛是那么的坚硬的,他很不自然地往后退,“没事没事。”

  或者是那时起,他们两个的爱情种子就开始埋下了吧。

  于半珊又想起他们在一起以后的事了。甄少祥总是迁就着自己,无论衣食住行,他都听自己的话……哦!不对,住不是,是甄少祥死皮赖脸地搬进来的。

  那天甄少祥在工作,无聊的于半珊打着打着游戏突然想打喷嚏,于是乎马上跑去甄少祥隔壁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没想到甄少祥也不怒,只是一脸猥琐(于半珊觉得)地问:“媳妇儿,想传播感冒病毒?我的方法更有效哦!”

  说着,就吻上他了!啧啧啧,真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

  还有还有,上次于半珊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甄总体验一下挤地铁,结果甄少祥那个变态竟然一把把他拢进怀里,然后蹭他胸,吓得他再也不敢带甄少祥去坐公交工具了……

  于半珊想了好多好多他们之间的小事,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而梦里,也有甄少祥……

  (ಥ_ಥ)作者分割线(ಥ_ಥ)

  复习周,燃鹅,本鹅在预习!!!所以最近的文都不算长,但是会超过1000字的啦!请见谅!小天使们!我爱你们!么么哒!!!啦啦啦(*๓´╰╯`๓)♡


评论(4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