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纸上都成荒唐

#k莫##香芋#怎么一股酸味?

#k莫##香芋#怎么一股酸味?
最近甄少祥总是忙着应酬,早出晚归,惹得于半珊有气撒不出。生气吧,又显得他不够大方,不气吧,内心又很不爽。
“我说,愚公,你再生气也找你家甄少祥出气啊,把微微送给老三的绿萝玩死了,死的可是大家啊!”郝眉阻止于半珊调戏绿萝的行为,他可不想公司里沙尘暴狂刮几天。
“你说一个男人那么多应酬是因为什么啊?”
“因为……”郝眉走近于半珊,唱起了歌并摸了摸于半珊的头,“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青你麻痹!!!”又一场真人pk开始了。
抱作一团的于半珊和郝眉都没发现,背后有双墨眸死死地盯着他们。
“徒弟,该管管你媳妇了。扔下这一句后,”男人愤怒地挂了电话。
(k莫part)
  “ko,今天的漏松土豆实在套吼次啦!”郝眉幸福地捧着脸。
  ko只是静静地看着郝眉,仿佛出了神似的,眼眸中有湖,静如死水。
  “ko,你怎么了?”郝眉快速地把肉松土豆吃完,摇了摇不对劲的ko。
  “你怎么和于半珊打起来了?”ko突然很认真的发问。
  “兄弟间的打闹嘛,习惯了。你……吃醋了?”糟糕了,糟糕了,ko又吃醋了。
  “没有。”ko摇头,“我只是担心你受伤”
  郝眉笑着,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你就不怕我喜欢上愚公?”
  “不会的。不然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再者……”
  “嗯?”郝眉等待着下文。
  “如果他敢跟你在一起,我就把他的皮剥下来。”ko难得笑着,有些狰狞。
  “好可怕,我怎么跟个变态在一起了?”郝眉说着害怕,而实际行动是把ko圈得紧紧的。
  “后悔吗?”ko捏了捏郝眉的鼻子,亲了亲他光洁的额头。
  “从不!以前不,现在不,以后也不!”郝眉语气很坚定,“不过你不许找新欢哦!”还附带剪刀的手势。
  “我会找的,不过旧的糟糠之妻是你,新的风骚小妾也是你。”
  “谁风骚啊?!”郝眉气愤地跨坐上ko的大腿,双手捏着ko的俊脸。
  “你。”ko眼里蓄着满满的笑意,而明亮的眼睛只映着郝眉的身影。
  “你不要去黑愚公的电脑啦!”郝眉改成揉ko的脸。
  ko一听,眉头一皱,“你心疼他?”
  “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黑他电脑。”郝眉捧着ko的脸,主动送上一个扎实的吻。
  在郝眉的指示下,不久之后,一箱以于半珊名义买的情趣用品,出现在他们家,甄少祥也非常满意那些用品……
  (香芋part)
  “媳妇儿,你怎么睡沙发了?”甄少祥回到家,发现沙发上有个人儿蜷缩在沙发上。
  感觉有人拍自己,于半珊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看到是甄少祥就又赌气地闭眼,“我喜欢睡这里不行吗?”
  “这样你会着凉的。”甄少祥扯掉领带,一丝酒味飘进于半珊的鼻子里。
  “反正你都不管我,一天到晚就会喝酒应酬,和美女眉来眼去,我不用你管。”于半珊干脆翻了个身。
  甄少祥叹气,“半珊儿,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真的没有和其他女人眉来眼去啊!”
  于半珊没有回应,不一会儿,传来了呼噜声……
  于半珊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甄少祥抱在怀里睡在软软的大床上。于半珊一脚把甄少祥踹了下床。
  “啊!地震了?”甄少祥揉了揉眼睛,慢慢地爬了起来。
  “是老子踢你下床。”于半珊开了床头灯,一脸冷漠地说。
  “半珊儿,你等等……”甄少祥去翻一样东西,不一会儿把一个礼物盒塞到于半珊面前。“这就是我这几天应酬的原因,本来想过几天圣诞节再给你的,不过提前也没关系,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于半珊疑惑地看着面前这只摇着大尾巴等主人称赞的大金毛,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黑色丝绒衬着两块玉石,一看就是同一块石上切割的,顶端是两只可爱活泼的小狮子,下面刻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是林大师的作品?”于半珊激动得有些颤抖,他很爱玉石,一直想刻个私章却找不到好的大师帮他镌刻。“他不是退休了?”
  “他和我爸是好朋友,不过他老人家挺爱喝酒就是了。”甄少祥无奈地叹气。
  “那个……”于半珊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刘海服帖地垂下来,格外的可爱,“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于半珊说得很小声。
  “什么?”甄少祥装作听不见,掏掏耳朵。
  “对不起……”
  “什么?”
  “对不起啦!你是不是聋了?!”于半珊一个枕头扔了过去。
  甄少祥马上爬上床扑向于半珊,亲了亲他的发,“我要听的不是这三个字,换一句……”
  “我爱你……”于半珊红着脸。
  “我也爱你。”
  _(:_」∠)_作者分割线_(:_」∠)_
  愉快地卡文了,从昨天卡到今天
  不过,“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那里真的好搞笑,真人真事。我们体委摸了我们组织委员的头,本鹅还反应了三秒hhh
  目测明天废队会重新上线!啦啦啦

评论(2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