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k莫##香芋#自拍

#k莫##香芋#自拍
“哈哈哈哈哈……”郝眉不经意看到于半珊的手机屏保时,不禁大笑起来。原来于半珊的屏保是小甄总在前面比剪刀手自拍,而于半珊在后面的床上睡得毫无形象。
“妈的,拿回来!”于半珊去厕所回来看到郝眉拿着自己手机哈哈大笑,一脸懵逼,可隐约觉得大事不妙。
“你的睡姿,很……独特嘛!”郝眉拍了拍愚公的肩膀,把手机还回去,还继续笑着。
于半珊一看手机屏幕,熊熊烈火在心中燃烧,心里暗骂道:“甄少祥!换我屏保?你死定了!”
(k莫part)
“ko,ko,于半珊的屏保好有趣啊!hhh”郝眉八卦玩,跑去ko那躲避于半珊的怒火。
“嗯。”ko宠溺地摸了摸郝眉的头上软毛,看着他雀跃的小脸,ko感觉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ko,我……”郝眉欲言又止,最后轻笑着摇头,“算了,ko我想吃番茄牛肉。”
“好,晚上弄。”ko明显地看出郝眉要的不只是吃番茄牛肉那么简单,那一声“算了”肯定有其他的含
义,那是什么呢?
“唔,四菜一汤,真是完美的生活。”郝眉开心地往碗里夹菜也没忘记夹菜给大厨。
大厨看着自己面前那个狼吞虎咽的小朋友,“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慢点菜就凉了。”郝小朋友皱着眉,把饭菜拼命往嘴里塞。
ko拿出手机来拍面前那个像腮帮子塞满葵花籽仓鼠的郝眉。对焦——唔,真可爱!
“ko,你怎么趁我不备拍我丑照?”郝眉抗议着。
“不丑。”用简短二字回应了郝眉,ko便把手机收回。
“我也想拍你。”郝眉低下了头,“你看人家愚公的屏保,是甄少祥的自拍……可是,你不喜欢拍照。”
  原来他今天在意的是这个。
  “为什么想要我的照片当屏保?”ko有点不解,每天都见面即使出差也可以视频通话,那照片好像没什么用处。
  “因为证明你是我的所有物啊!”郝眉回答的理所当然,“而且……”郝眉突然小声道,“而且你不是分分秒秒都在我身边啊,可我想分分秒秒都可以看到你。”
  ko有点怔住了,郝眉突然的告白使他有点不知所措。
  “我想看到认真做饭的你,健身的你,温柔地帮我盖被子的你还有很多很多的你,一一拍下来,我想我很老很老的时候看到这些照片都可以记住那么爱我的你。”郝眉自顾自地说下去。
  “傻瓜”ko抱住郝眉,“你会看到的!而且你不能看腻!”
  众所周知,ko不喜欢拍照,可不知哪天起,郝眉和ko每天都会自拍一张,就这样ko的相册内容逐渐地丰富起来了……因为他,愿意为他而改变。
  只为他一人而变!
  (香芋part)
  “半珊儿,今天我去致一接你,你怎么先回来了?”甄少祥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家媳妇,难道他又犯错了?
  “手机屏保是怎么回事?”于半珊怒瞪甄少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甄少祥这种死小孩吧。
  “啊?我的自拍不帅吗?”小甄总终于想起了昨晚他们完成生命大和谐运动后的事。
  “谁问你你的样子呢?”
  “哦,你的睡相也超级可爱啊!”昨晚累坏的于半珊很快就进入睡眠状态了,整个大字型瘫在床上任人宰割的样子,没有了清醒时拼命怼人的武装,在小甄总的眼里简直是像天使一样。
  “我是说你干嘛换我屏保?还换这种照片?”于半珊想拿出他的40米大刀帮甄少祥清醒一下。
  “我们是异地恋嘛,你想我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到我了……”小甄总委屈地说。
于半珊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我们公司隔半个小时的车程就是异地恋?!你叫隔半个地球的情侣是什么?牛郎织女?而且重点是!我!不!想!你!”
“可是你每天中午不是要看着我的照片才吃得下饭?”
“谁告诉你的?”于半珊发现自己暴露了,马上改口,“你听说乱说?根本没这回事。”
看着自家媳妇那被识破真相而红透的俏脸,甄少祥觉得于半珊真的是傲娇到可爱。
“媳妇儿,你知道吗?我很喜欢拍你,生气的你,温柔的你,都是你,我的于半珊。”甄少祥吻了吻愚公的额头。
  ……又用吻额转移法?
  “不管,你不能换我屏保!更不能用你的照片来当我屏保!”于半珊掐了掐甄少祥的脸,以示惩罚。
  “伦家黑望泥天天都冷看见鹅嘛!”
  “说人话!”于半珊松开手。
  “我说,我希望你天天都能看见我嘛。”
  嗯!情话不错,满分!于半珊满意地点头,然后道:“可是我并不想见到你!”哼!以为他口是心非是假的吗?
  屏保风波终于是结束在另一场生命大和谐运动里,可是屏保小甄总,你说甄少祥甘心吗?
  山不转路转,从那天起,小甄总每天早中晚轮番自拍发给于半珊……
  配字:亲爱的,想我吗?
  于半珊又是一阵抓狂!
  “甄少祥,我跟你没完!”
  的确,他们之间,很难“完”呢……
  _(:_」∠)_作者分割线_(:_」∠)_
  偷懒的本鹅出现了
  经历了些不开心的事
  希望写的文不会透出一股悲凉……
  这时候,希望k莫和香芋给我力量!!!

评论(2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