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纸上都成荒唐

#k莫##香芋#叫(qi)床

#k莫##香芋#叫(qi)床
“眉,起床了。”ko温柔地拍了郝眉,晨光下的郝眉的睫毛弯弯的,像个娃娃那样。
郝眉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唔……让我再睡一会儿嘛!”
“再不起来,肖奈就要扣你工资了……”ko掀开被子,戳了戳郝眉腰间的软肉。
……嘤嘤嘤,“可是……ko我腰疼,你说这……”郝眉终于睁开大眼,可怜兮兮地看着ko,“都是你昨晚太过火了……”言下之意就是你的锅,老子不背。
面对郝眉这种强力甩锅的行为,ko并没有什么意见。他的懒美人,他来负责!“我帮你揉揉!”
“哎,别……”停手啊喂!大清早这样很容易擦枪走火的喂!
“你不是不想上班吗?嗯?”
“我起来还不行吗?别压着老子!真腰疼!”郝眉心疼自己的小屁股,最近大概是补品吃多了,ko像只人型泰迪精那样每天都发情几次?
“嗯。做了布拉肠,你快去刷牙。”ko马上收起了攻势,毕竟他只是想叫他起床而已。
“ko做的布拉肠全世界第一好吃了。”郝眉快乐地挥着勺子。
ko伸出食指去擦拭郝眉唇角的酱,舔了舔沾着甜酱的修长食指。“像个小孩……”
“才不是呢!你眉哥是个成熟的男人!”
“嗯。”
电梯里。
ko进入电梯时就发现了电梯多了一块告示牌,随即便抱紧了郝眉。
“ko,你在干嘛啊?”郝眉呆呆地看着突然反常的ko。
“告示牌写着要照顾好身边的孩子。”ko笑着在郝眉额头上印下一吻。
“我才不……好吧!我是小孩,我可以吃薯片吗?”
“不能吃垃圾食品。”ko牵着郝眉出电梯。
“可是我想吃炸鸡……”郝眉扁嘴。
“你可以吃我的腹肌。”ko凑到郝眉旁边耳语。
郝眉的娃娃脸变得通红,“你…变了,你不是以前的纯洁的ko了。”
“那你不喜欢吗?”
郝眉轻锤ko一下,“喜欢呐!”
ko啊,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你了!

同一个清晨。
于半珊一脚踹向身边的甄少祥,“起床煮早餐!老子要迟到了!”
“迟到就迟到嘛!我养你。”甄少祥被踹开后又滚了回来,还紧紧地抱着于半珊,仿佛这辈子都不会撒手。
“你九点钟不是有个会议吗?”于半珊无奈地戳了戳甄少祥的胸膛。啧!怎么这么结实,看起来像只白斩鸡那样,实际却……不对,再结实也只是只白斩斗鸡。
“媳妇儿,你终于关注我行程了?”甄少祥很是兴奋,想要亲亲于半珊。
“你叫谁媳妇?还有没刷牙别碰我!我知道是因为你昨天洗澡电话响我顺手接而已。”于半珊推开甄少祥,笑话!难道要他承认他命令甄少祥的秘书每天都要汇报甄少祥的行踪和未来行踪给他听的事?
  甄.金毛.少祥委屈地爬了起来,“好吧,我起床做早餐,等我啊!”快速吻一下于半珊甄少祥就马上逃离案发现场。
  “甄少祥,你个制杖!”于半珊向甄少祥消失的方向扔出一个抱枕。其实于半珊是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才会让秘书时刻报告甄少祥的行踪,所以会在房间堆满抱枕玩偶来陪他入睡。呵呵,他竟然扔出他曾经最喜欢的抱枕来袭击甄少祥,看来他中甄少祥的毒太深了。
  其实甄少祥以前的厨艺也是惨不忍睹,可是ko给郝眉做吃的时候于半珊总是露出星星眼,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就开始学习如何做饭,现在的厨艺虽不精湛,但简单的早餐还是能做出来的。
  记得小雨妖妖质问过他,为了一个男人改变自己的性取向,改变自己的习惯,值得吗?甄少祥的回答是:“我们都是那么固执的人,可是我们都愿意为了爱而改变,在认识他的瞬间。”
  “半珊儿,吃饭啦!”甄少祥拉回思绪,拿着拉面递到了于半珊的面前。
  “我喂你。”甄少祥夹起拉面吹了吹。
  “我自己来!”于半珊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暗自庆幸戴了大大的黑框眼镜应该不会太明显,而他不知道,他每一个变化甄少祥都看得清清楚楚。“你怎么不吃?”
  “我喜欢看着你吃我煮的东西,有成就感。”甄少祥托着腮安静地看着于半珊。
  “切!那么难吃,成就感?是谁给你勇气让你有成就感?梁静茹吗?”
  “不是梁静茹,是你。有了你,其他都不重要。”
  于半珊没想到自己怼他,那个傻子竟然一本正经地用情话回应,差点被面噎死,“咳咳!”
  傻子甄少祥,我爱你!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昨天突然忙成狗,突然的课堂作业,突然的实验,突然的开会,突然的被督……真是日了狗了……
  谁来可怜一下本鹅?

评论(2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