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纸上都成荒唐

#k莫##香芋#为君作羹汤

#k莫##香芋#为君作羹汤
  郝眉和于半珊都属于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郝眉属于少爷型,娇生惯养从来不碰这种事。而于半珊会做,只是因为懒而少做。大学四年来,他们的厨艺水平就是泡杯面,他们的泡杯面技能也越发地炉火纯青了。
  “美人,ko才离开半天不到,你就开始思夫了?不完成bug的修复小心沙尘暴吹向你。”于半珊看着郝眉托腮发呆,不禁发挥自己的友爱精神出声提醒(调侃)。
  “切,你家小甄总出差的时候你最好别装思考者。”郝眉赏于半珊一个白眼,“你不懂,ko家务全包了,弄得我像个废人似的……”
  “你不是吗?”
  “滚!我当然不是!我打算等ko回来煮个菜给ko吃。”
  “你确定不是想毒死ko?”猴子酒也过来凑热闹。
  “美人师兄,我支持你,我来教你吧!”微微温柔一笑。
  “微微师妹最好啦!”郝眉拉着微微走了,留下猴子酒和愚公对脸懵逼。
  “啧,真不明白他们的世界!”于半珊轻啐。
  “你不是……和他们同一个世界的?”
  “……”
  “美人师兄,煮咖喱土豆鸡肉饭吧!这个比较容易学。”微微翻着她的私人菜谱。
“猴!”郝眉看着菜谱,心中的熊熊烈火烧了起来,不成功,便成仁!
  经过三天烧坏了五块鸡胸肉,浪费了大量土豆胡萝卜洋葱等食材以外,郝眉还是算成功的,最起码……锅没坏。
  当ko风尘仆仆地出现在自家门前时,闻到一股浓郁的咖喱味,不禁疑惑了起来。郝眉叫外卖了?按道理他应该知道自己回来啊?!
满头问号问号的ko打开了家门,看到开放式厨房里的郝眉忙碌着。
“啊?你回来啦?不是说塞车吗?”郝眉有点方。“你先去洗个澡吧,饭快好了。”
“怎么突然……”ko并没有遵照郝眉的指令,反而是进了混乱到宛如经历了世界大战的厨房。
“我平常的饭菜都是你负责的,今天轮到我来喂饱你了。”郝眉甜甜地笑。
ko伸手拭去郝眉额上的汗,“只许今天,太辛苦了。”ko心疼地看着爱人,视线落到了满是创可贴的手上,猛地一颤,连忙拿起手仔细端详。
“ko,没事的,小伤而已,你眉哥最硬最尿性!这点小伤不在话下。来!眉哥舀点咖喱给你尝尝。”郝眉勺了一块咖喱鸡给ko,“好吃吗?”
“嗯,好吃。不过你以后不要干这种那么危险的事了。”
  敢情ko真的把郝眉当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真的吗?”郝眉瞪着大大的星星眼看着ko等待他的赞赏。
  “真的很好吃。”ko点了点头,又赏给他一个吻。
  郝眉又勺了一块鸡肉,“唔!不好吃,鸡肉都没入味,ko你骗我!”郝眉扁着嘴。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ko摸了摸郝眉的发,“你先去洗个澡,我来接手。”
  郝眉听话地出去了,最后这顿咖喱大餐还是ko大厨来完成。哎?不是郝眉当大厨的吗?郝眉有点懵逼。
  最后的最后郝眉还是喂饱了ko……
  “眉,我饿了……”ko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上半身还残留着水珠,顺着胸膛一路流向腰间,看起来格外的性感。
  “你吃咖喱没吃饱吗?”打着游戏的郝眉过于专心,没发现床边的男人对他虎视眈眈。
  “还不够。”
  “那要怎么办呢?”郝眉迷惑地抬头,对上ko那双燃着火焰地黑眸。
  “吃了你……”
  ……【偏不开车略略略】
  (第二天,郝眉的身体像被坦克碾过一样……郝眉:你特么才被坦克碾过!!!烧鹅:对不起!我错了眉哥,别叫ko黑我电脑(๑´ㅂ`๑) 正文继续)
  “ko,美人呢?”于半珊发现自己的兄(gui)弟(mi)又双叒叕不见了,循例去关心一下。
  “在家休息。”ko的答案也是一如既往,但是唇上却罕见地出现了一抹笑。噢噢,郝眉喂得ko很饱嘛!
  “咦?你什么时候也对手办也有兴趣?天呐!还那么贵的!”于半珊看着ko下着单。
  “买给郝眉的限量版。”ko还是保持着笑容。
  天呐!一碗咖喱土豆鸡肉饭竟然有那么大的魔力!看来他也要学习一下了!于半珊想着就去网上搜罗宋汤的做法了。
  “来来来,来喝汤吧!”甄少祥一到家,于半珊就格外地热情招呼着,像老*鸨一样拉客人。让甄少祥有了不详的预感。
  “媳…媳妇儿,我做错了什么吗?”甄少祥颤抖着问。
  “你试试再叫媳妇?来喝汤。”
  “哦……好的。”甄少祥唯命是从,生怕惹到于半珊有半点不高兴。
  “噗……半珊儿,这汤哪里买的?太咸了。”甄少祥毫无形象地把汤喷了出来,差点连老血都喷出来了。
  “我煮的!有意见?”于半珊狠狠地瞪着甄少祥。
  呜呜。“我喝,半珊儿做的汤最好喝了……”
  甄少祥欲哭无泪的样子让于半珊有点疑惑,汤真的难喝吗?
  于半珊尝了一小口,果然太咸了。
  “算了,别喝吧,吃饭吧!王妈做的饭,放心!没毒。”于半珊夹了一块鱼肉到甄少祥的嘴边。
  “媳妇儿对我最好啦!”甄少祥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
  “傻子。”
  “你不是喜欢傻子吗?”
  “我才不喜欢……”答案已经被吻吞了。
  “半珊儿,诚实一点,正视我们的爱。”
  “你一个在我家借住的还那么多话。”于半珊气呼呼地把头转向另一边。
  “说一句爱我很难吗?”甄少祥委屈得俊脸都皱了起来。
  “白痴才爱你呢!快吃好去洗碗。”于半珊把甄少祥推开。
  于半珊明显感觉到,这个傻子的背景都变成灰暗的下雨天了。
  “半珊儿,我忘记拿换洗衣服了,帮我拿一下可以吗?”小甄总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忘了拿衣服。
  “傻子,连衣服都忘拿。”
  “你,你,你……”甄少祥震惊地说不出话。
  因为于半珊是光着身子进浴室的。而左边的锁骨那里好像写着一行字:“我是白痴!”
  天啊!媳妇儿是变相表白吗?甄少祥的背景换成了艳阳高照,他幸福得想抱着于半珊在家里转个四五十圈。
  于半珊看着惊呆在原地的甄少祥,却不知他脑里早就被黄色废料填满了,于是就走过去抱着同样赤果的甄少祥。“还不开吃?傻子!”
  “是的,我的白痴媳妇……”
  “白痴你妹!不过……甄少祥,我爱你!”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知道为什么本鹅喜欢两对一起写吗?因为这样看起来好像更了很多的样子……嘿嘿嘿!
准备步入考试月,替我默哀吧!

评论(1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