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香芋#香槟玫瑰(下)

#香芋#香槟玫瑰(下)

*甄少祥(真水无香)x于半珊(愚公)

*前面有多虐 后面就会有多甜!信鹅!

  “半珊,我来看你了,不要分手好不好?”甄少祥拿着香槟玫瑰在外面敲着门。

  “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好我都可以改的……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甄少祥哭着,“我可以跟我爸脱离父子关系的……你可不可以……”

  “他养育你20多年,你不能那么自私!”门里传来于半珊冷漠的声音。

  “自私?你单方面撇下我就不自私了吗?”甄少祥已经接近吼了。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不自觉地泪水已划过于半珊的脸,他背靠着门,无法面对门后面的甄少祥。

  “半珊,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对不起并没有意义,你才对我有意义。”甄少祥颓废地瘫坐在于半珊房子的门前,扯了扯领带,“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他停顿了一下又兀自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于半珊在听,“第一次见你,你对我很不友善,拼了老命在怼我。可是你怼我的样子生气勃勃,可爱极了。后来,在酒会上遇到你,你总是那么亮眼,笑起来像和煦的春风,比贝微微美艳的笑清新,比郝眉阳光的笑更醉人……我无法控制地爱上你,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这条路有多难走,可是因为是你,我愿意走下去。”甄少祥哭得声嘶力竭,狼狈极了,和平常他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模样相差甚远。

  于半珊捂着口鼻,拼命让自己不哭出声。他们背对背隔着一道现实的门,也隔着一道虚拟的门。

  “如果离开我……你觉得幸福,那么我会离开,在身后默默看着你。我曾经有32个女朋友,我却学不会爱人,是你,教会我爱人……我所以我会在原地等着你。只要你愿意……我们就从头开始。”甄少祥平复了一下说着,“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了……于…于半珊,再见!珍重!”念到他的名字,甄少祥有点颤抖,花光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才把“珍重”说出口。

  于半珊从睡梦中惊醒,冒着冷汗。他又梦到一个多月前甄少祥与他道别的场景。说到做到,他真的再没来找过他。

  竟然如此,那就有他来找他吧!甄少祥,晚上的酒会见!

忘掉什么分别团聚于每天

忘掉什么失去留住这思念

离别你的身体灵魂未可中断

余下日子留下我和你

   于半珊再次见到甄少祥,他消瘦了不少,以往见人就展露的招牌微笑也没有出现在他脸上。而他身边站着一只花枝招展的花孔雀,那只花孔雀还挽着甄少祥的手臂!!!

  boom shakalaka——

  于半珊要自燃了,炸出一朵蘑菇云。

  于半珊走到了甄少祥的面前,他能感受到甄少祥的脸色变了变,从落寞到惊喜,嘴角也渐渐上扬。“甄总,好久不见啊!真是好福气啊!那么快就有新欢!”

  “半珊……我”甄少祥想解释什么。

  “少祥,这位先生是……”花孔雀小姐想插话。

  “你闭嘴!我的男人都敢抢?”愚公一吼出声,全世界都安静了。

  “你的男人?半珊,你终于承认我了!”甄少祥率先从懵逼的人们中反应过来,甩开花孔雀径直走向于半珊。

  “没错,你是小爷我的人!”于半珊昂首挺胸。

  “你不是说离开我儿子吗?”老甄总听到动静马上冲了过来,差点气得爆血管。

  “甄总,对不起,我无法忽略我内心的声音,我爱少祥!”于半珊认真而坚定地看着老甄总。

  “你……你信不信我把致一搞垮?”老甄总开始威胁了。

  “首先!很抱歉,恕晚辈不敬,现在的致一不是真亿可以搞垮的。其次,纵使你把致一搞垮了,只要少祥不放手,我也不会放手的!”于半珊发挥他擅长的怼人技能然后,转头打了个响指。

  很快一个服务员把一束香槟玫瑰递到于半珊手上,“少祥哥哥,给你玫瑰,我们走!”于半珊把玫瑰塞给了甄少祥。

  “好的,媳妇!都听你的!”甄少祥高兴地抱着玫瑰跟着于半珊回家了。无视自家老爹的大喊大叫。

  “呼——媳妇,我终于到家了。”甄少祥把花扔到沙发上,然后没形象地躺在于半珊的沙发上。

  “你家在别墅区。”于半珊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甄少祥起来抱着于半珊,“宝贝儿,想我吗?”

 于半珊盯着香槟玫瑰,想起了刚刚那只花孔雀, “那个女人是谁?”

  噢噢!有人晴转多云了,甄少祥决定装死,“哪个女人啊?嘿嘿。”

  “就是那个挽着你手,浓妆艳抹装得整棵桃花树的那个女人啊!”于半珊恶狠狠地瞪着甄少祥。

  噢噢!开始打雷闪电了,甄少祥心底暗叫不好,媳妇好不容易才想通了追回自己,万一又丢了该怎么办?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2549680583911

哔哔婴儿车——

 阳光划破黑暗,清晨的阳光慢慢进去屋里。

  醒来的于半珊看着满地狼藉和跟他挤在沙发上的甄少祥,有点无奈又有点觉得开心。嘴角的笑意不断地扩大,再次拥有你,真好!

  隔壁的大型犬说着梦话,有些含糊,于半珊特意凑过去听,怎料甄少祥呓语着:“媳妇,我们再来一次!”

  去你马的再来一次!于半珊一拳打在熟睡的甄大少爷平坦的腹部上,“甄少祥,你一个星期别进老子的房!”

  吃疼的小甄总惊起,捂着腹部可怜兮兮地想着:“我媳妇怎么又生气了???”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本鹅新手上路了???

  虽然开得不长……怕丑(粤语,意为害羞),还是开了个微博小号

  滚地……

  这样算糖吗???不管,我说是就是!!!话说好爱听《每一次都是你》,本来是用在k莫的,最后用在了香芋。


评论(1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