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过气沙雕开车选手

#香芋#香槟玫瑰(上)

#香芋#香槟玫瑰 (上)
*甄少祥(真水无香)x于半珊(愚公)
*前面有多虐 后面就会有多甜!信鹅!
“麻烦一下,甲小姐在吗?来收个花。”快递拿着一束娇嫩欲滴的香槟玫瑰站在致一门口。
“我是……”公关部的甲女刚要签收,郝眉就眼疾手快地把花拿开。
“郝眉师兄……”甲女一脸错愕。
“快处理一下,别让愚公看见了。说了多少遍,办公室不能出现香槟玫瑰!”郝眉厌恶地看着花束。
“为什么不能出现?”一道慵懒的男声从郝眉后方响起。
“傻啊!真水和愚公的定情之花就是香槟玫瑰啊……啊!愚公……”郝眉转身过来才发现祸从口出。“对不起……我不是……”
“没关系。”愚公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走上前看了看花,语重心长道:“花开得真好,好好珍惜!”把花塞给甲女就离开了。
他和甄少祥分开差不多一个月了。是他主动离开甄少祥的,当老甄总找上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结束了。甄少祥是甄家独子,老甄总怎么会让甄家绝后又遭人话柄呢?当初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甄少祥也是因为如此,他看不见他们的未来,或者说,他们之间并没有未来。哎——于半珊重重地叹气,不知道甄少祥还有没有送香槟玫瑰给别人,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如果世间少点离别,那该多好。
于半珊拉开抽屉,看着里面有一叠卡片,都是跟香槟玫瑰一起送过来的,每张卡片都是甄少祥亲手写的,字里行间都是他对他的爱意。甄少祥是如此爱他,那么反观他呢?一直怼甄少祥?
于半珊随手抽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想每天都跟你穿情侣装。by真水无香。
“媳妇儿,你穿这身衣服真好看,如果配上这条领带就和你好看了。”大金毛叼来一条宝蓝色的领带,在隔壁候着媳妇。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想我跟你打情侣领带!”于半珊鄙夷地看了一眼,上次情侣裤事件被郝眉,猴子酒还有微微他们笑了大半天,红配绿赛狗屁!鬼知道甄大少爷的审美那么独特啊!
“就戴上试试嘛,保证帅!”甄少祥的大手已经从后方缠上了于半珊的腰,说话的热气喷洒在于半珊的耳边,格外诱人。
“最后一次情侣装,没有下次了。”耐不住甄少祥的耳鬓厮磨,于半珊想装作不情不愿地戴上了领带,然而嘴角的笑意却无法消散。
于半珊觉得眼睛有点涩,又抽出了另一张。
“生病了别工作太多,已帮你叫好外卖了。早点回家休息,辞职了也没关系,我养你!by真水无香”
记得那天他感冒了不听甄少祥劝硬要回致一工作。进门没多久,又收到花了。哼!谁要他养!结果最后工作没半天就被肖奈赶回家了。原因是,甄少祥隔三分钟一次打电话给微微询问于半珊的情况……
啪嗒!眼泪掉落到卡片上,化开了上面端正的字。
于半珊手忙脚乱地吹干卡片,不舍得卡片有任何损坏。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他是愚公,却未曾挪动山的半分。而甄少祥这个大少爷却亲自动手,一石一土地填。
是他太自私了,觉得难就放弃。害怕别人的目光,就单方面放弃甄少祥,放弃了他们的爱情。
分开后,甄少祥有找过自己,他却避而不见。最后老甄总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甄少祥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不是说好放下他的吗?为什么心还会痛呢??
原来日子消逝情分不会死
原来又想起你仍旧那滋味
人就算不一起还是最喜欢你
连场旧戏从来未忘记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再那么懦弱了……
“晚上有个酒会,郝眉你就参加一下。”会议上肖奈吩咐道。
“没问题。”
“郝眉不行!有我去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大家的关注却落在了主动请缨的于半珊身上。
“愚公师兄,你可能会……”微微拉了拉他衣袖。
“我想见他。”于半珊坚定地说。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本鹅准备要上课了……
有空再写……有点忙……
_(:_」∠)_立个flag 保证今晚有(下)
嘿嘿嘿 保证后面有糖糖

评论(1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