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过气沙雕开车选手

#k莫#我要你(小甜饼/玩具车轮子)

#k莫# 我要你
刚刚竟然被吞了(ಥ_ಥ)

ko喝醉了,我该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当郝眉发出这条朋友圈以后,很快就有回复了。让他没想到的是,评论挺多了,队形也没有乱,都是清一色的:“还等什么?上了他。”

  郝眉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现在的人怎么都有毒啊?”想着,便拖起了ko,往停车场走。

  把ko搬上副驾驶的位置上,郝眉已累得气喘吁吁了。谁叫自家爱人体格那么好呢?

  三个小时前,郝眉和ko受命出去和客户吃饭。对方是北方来的汉子,一个个牛高马大的,酒量也是海纳百川。郝眉是出了名的一口rio也能倒,ko自然不舍得让郝眉受罪。然而,双拳不敌四手,纵然ko酒量再好也不敌几个汉子的连连劝酒。

   看着ko的侧颜,郝眉不禁痴痴地傻看着,还用手指来勾勒他的侧脸轮廓。郝眉轻叹,早知道今日会那么相爱,当初他就不逃婚了。刚刚在席间,郝眉和ko提过,明天是他逃婚五周年的日子,想吃个烛光晚餐来浪漫一下,补偿当年留给ko的心理创伤。而ko当时已经有些微醺了,只是迷迷糊糊地点头,眼神开始失去焦点,又喝下一杯酒。

   哎!当时是微醺,现在是酩酊了,他大概忘记了吧……

   当ko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盖着被子睡在自家沙发,而郝眉则窝在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却睡得极为别扭,他皱着眉,蜷缩成一团。ko马上起身把郝眉抱进充满他体温的被窝里,看着自家美人终于把紧蹙的眉头松开,很是心疼,这小家伙怎么在客厅守了他一夜不回房睡呢?

  当ko准备去洗澡时郝眉也醒了,被尿憋醒的。郝眉想着去小便以后继续爬回来睡,就鼓足勇气地冲进了厕所。毕竟这天气,起床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六眼飞鱼。

  没想到,郝眉打开厕所门那一刻就清醒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0322874224082

无辜的车轮子

又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早晨。

  吃完早餐,郝眉生着闷气,为什么自己那么蠢服侍人一晚上还一早送自己给别人当早点?枉他眉哥一世英名。

  “吃饱了?”ko摸着郝眉嫩嫩的脸蛋。

  “气饱了!”郝眉没好气地看着ko。

  “我等一下要出去,很晚才能回来。”ko收拾碗筷,准备走进厨房洗碗。

  “今天周末你去哪里?”

  “肖奈叫我回去吧程序升级一下。”

  “他自己不行吗?”

  “微微刚怀上,他要照顾他夫人。乖,别任性。”

  “我任性?要去就去,别烦我!”郝眉想回房,“等等,”郝眉叫住ko,“你记得我昨晚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ko摇了摇头,有点迷茫。

  果然忘记了,郝眉扁嘴,哼!男人都这样。

  “说了什么?”

  “没什么了,我去打游戏。”郝眉走回房间,啪地一下重重地关了门。难得周末,哎!过了十几分钟后,ko进来换衣服,然后出去。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郝眉扔下了游戏手柄。死ko,扔下我!

  郝眉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好像有人在吻他。“ko?”郝眉揉了揉眼睛。

  “我回来了。”ko温柔地笑着,坐在床边。

  “你不是说很晚才回来?”郝眉的状元脑子一片混沌。

  “因为我怕有人吃不到五周年的烛光晚餐会难过。”ko抚着郝眉的脸。

  “你记得?”郝眉有点惊喜,不!是非常惊喜!“你不是喝醉了?”

  “醉了也记得。只要是你说的,每一字一句我都记得。”ko握着郝眉的手。

  郝眉转头看床头的闹钟,“六点半了,再不出门餐厅就没位置了。”说着郝眉跳了起来。

  “别急。”ko牵着郝眉卧室。

  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红玫瑰花瓣,然后是餐桌上烛光摇曳,哦!还有那香喷喷惹人垂涎的A5和牛。

  “ko,你……”

  “要不要?我的美人。”

  “我要!不仅要吃的还要你,全部我都要!”

  (๑´ㅂ`๑)作者分割线(๑´ㅂ`๑)

  终于!航展前的脑洞全部写完了……有点车轮子,本鹅想开车,可是鹅是没驾照的啊!(其实是因为我用的是大号,要脸,不敢开车……)

  呜啦啦,我们的口号是:k莫!k莫!k莫!✧٩(ˊωˋ*)و✧

评论(1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