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过气沙雕开车选手

#香芋#不老梦

#香芋#不老梦
  甄少祥以为于半珊只是一只偶尔抓狂的小野猫,他错了,原来于半珊还是只易燃易爆炸的小野猫。
   比如现在,甄少祥面只能淡呷香槟酒,嘴角含笑欣赏怒气冲冲又充满活力的于半珊。
   “笑什么笑?!再笑撕烂你的嘴!”于半珊恶狠狠地瞪着甄少祥。
   “我以为那一次之后,我们的关系会好很多。”甄少祥为于半珊斟酒,面对如哥斯拉那样喷火的于半珊,甄少祥依旧保持着绅士风度,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觉得于半珊是莽夫,而现在他只觉得半珊发怒而俊脸微红的样子十分可爱。
   “想都别想,那次只是酒精作用!!!谁会跟你有特别的关系!”于半珊大口喝酒,试图用酒去冲淡那一晚羞耻的回忆亦或许是为了用酒来掩饰双颊的酡红是因见到甄少祥而起。
   甄少祥是变了,他比以前成熟稳重,也比以前用功。被肖奈和微微点醒之后的甄少祥是那么摄人心魂,身上儒雅的气息有意无意中悄悄地夺去了于半珊的注意。才会导致半个月前那一晚的事……
   于半珊很是苦恼,不知如何面对甄少祥,说被玷污了,却又是心甘情愿;说爱上甄少祥嘛,又觉得自己的性向没问题。那次之后,他很努力地避开他,有甄少祥的场合和会议,于半珊都一律找理由躲开,肚子痛、感冒、扭到脚了、家里的金鱼生病了就差姨妈痛没用上了。好在肖奈也是好老板,看破不说破,由得他请假,倒是微微对这二人的关系十分好奇。
   沉默了一会,于半珊倒是冷静下来了。
   “咳,我的相亲对象怎么是你?”没错,今天的他于半珊是来找他的真爱的,他要找回爱一个女人的心情!“微微师妹说介绍她的闺蜜给我……为什么你来了?”
   “这个啊!是这样的,逸然那天不好意思拒绝贝微微,她和丘永侯已经在一起了,可是他们还处于秘密地下情阶段,所以我就来替她拒绝你了……”甄少祥饶有趣味地看着于半珊,“只是没想到,今天来的人是你。”
   啊!该死的猴子!偷偷泡了校花就算了,怎么还让遇上这货啊!
   “于半珊先生”甄少祥突然坐直,严肃地开口,“请允许我重新介绍我自己……”
   “可是我认识你啊!”
   “咳咳!请听我说完。”
   “哦——”于半珊不自在地抿了抿酒,啊,这不是那天晚上他们喝的那个酒吗?怎么这么热?度数太高了?
   “我叫甄少祥,真亿的现任总经理,身家不错,家底殷实,人帅多金,而且是个老实人,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越说甄少祥的脸越红。
   度数果然太高了吗?是甄少祥醉了还是自己醉了???
   “你说什么?”
   “半珊,请和我交往。那么你以后不用找富婆了,因为你就是富婆!”
  
   咕噜~
   于半珊饿醒了,看了看窗外的大太阳,又是新的一天,接着于半珊转头深情(划掉)看着那个睡在他身旁的人,然后……用力地把他踹下床,“甄少祥,起来给我做早餐啦!”
   “好~”甄少祥揉揉屁股后开心地扑向于半珊,“先亲后食。”
   ——完——
   啊!太久没写文,没手感,写不甜
   无端答应兔子 @監督員兔叽 写文 后悔x1
   答应阿查写甜文 后悔x2
   酒后乱x是莫莫扎他太太的设定
   至于乱完以后,本鹅也写过几个不同的后续发展版本
   至于这个为什么叫《不老梦》,其实是半珊的一场梦,不过好的是醒啦发现,梦是假的,甄少祥在他身边是真的(我真的想写反转醒来只是梦一场,半珊还是单身汪,不过我答应了阿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苦恼)
   同时,不老梦是银临的一首歌, 十分喜爱那句:爱若执炬迎风,炽烈而哀恸,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因为有爱才有“裂山海,堕苍穹”的气势,所以无分性别,爱就在一起吧。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