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少四#【无铁/冷追】(短)

# tvb少四#【无铁/冷追】
幸得此间年少相逢,纵马长歌眸荡流霞,春风万里共踏,江山如画。——小千.他和他的天下
(无情x铁手 part)
“无情,你来看看……”铁手抱着一卷画轴回到神捕司大厅,乐得像个三岁孩儿拿着冰糖葫芦。“刚刚看到一幅字画听说是古代名家画的,一看觉得你会喜欢就买回来了。”
  “你一个大老粗,会欣赏字画?”无情闻声,从后院过来。
  “当然!保证让你对我刮目相看。”铁手谨慎地把字画递给无情,紧张得像进宫面圣献宝那样。
  “这山水画……”无情打开就愣了,看了一眼隔壁那个开心的呆瓜又看了一眼字画,默默卷好,示意金剑银剑收回书房。不愧是京城有名的如玉公子,动作有条不紊,低头收画的模样好看得让铁手看了都脸红。
  “那字画如何?”铁手手心不停冒汗,天知道他送给无情的礼物有多少了,不是被退回就是被做善事那样施舍出去了。
  “多少银买的?”
  “五十两……”噢!不会吧,又失败了?可是他都收了啊。
  “不错,这次的你审美总算提高了,果然耳濡目染是有用的。”无情一笑,似那三月梨花,白锦无纹,香依旧,落心头。
  “真的吗?我……”
  “不过你被人骗了,这不是古代名家画的,起码不是古代,我本人不至于古代那么老吧?”
  “……”铁手觉得自己被冻住了。
  “哎,既然你喜欢我的画,我就教一下你赏画,画画吧。”无情转身。
  铁手觉得自己感受到春芽萌动。
  “还愣着干什么?跟我去书房啊!”
  铁手终于醒过来了,从黑暗寒冷的冬天复苏,哦了一声,快步跟着无情走了。
  (冷血x追命part)
  “啧啧啧,铁手这个木头什么时候才能追上无情啊!无情也是的,那么爱装,明明有意都端着,多大了还玩暧昧!如果是我,我就勇往直前,绝对……哎!野人!你怎么喝了我的酒?!”追命把铁手送画,苦追无情这部“长剧”看在眼里,絮絮叨叨地向身边人发表自己的恋爱见解。
  “嗯。”冷血把酒壶塞回他嘴里,又拿了几块他手里的肉干。
  “嗯你个死人头!喝我酒就还我钱!还有,别吃我肉干!”追命快气死了,那是他三个爹娘给他做的秘制肉干,每年就那么一点,吃完就没了。
  冷血并没有鸟他,往后院走了。
  追命看着他的背影,闷闷地喝了一口酒,啧,他喝过的酒怎么那么甜了?
  “何姑娘,再来两壶青梅酒。”
  “哎,崔公子今日怎么买那么多酒?”
  “分点给同僚喝罢了。”最好喝死那个死冷血,追命隐隐咬牙。
  没走两步,追命的后衣领就被揪住了,“谁?谁敢动你神捕司追命大爷?”
  “我。”这又拽又冷的单字,放眼整个京师,大概也只有冷血了。
  追命转身,拍开他的手,“小心点!别打烂我的好酒。最多分一壶给你……呐!”
  冷血看着他,眼里的情绪有点复杂,七分疑惑两分懵还有一分……欣喜。“专门买给我的?”
  “你倒是拿着啊!”追命硬把酒塞在他怀里,“我是怕你又来抢我酒,我才不想喝你口水呢!”
“走!”冷血拉着追命的手,极速行走。
“干嘛拉我来山上,真是的,天都快黑了,如果不是我叫追命,腿脚功夫好, 腿早就断了。”
“看!”篝火冲天,落霞倾泻,自是火红连成一线,倒是有种苍烟万顷碧空阔的感觉。而冷血大多是煞风景的,“你再不过去吃,肉就变成炭了。”
“哇!你来野炊烤肉啊?这是什么肉啊?”
“野猪肉。”冷血饮了一口青梅酒,很甜。“配你的酒刚好。”
“当然,我选的酒肯定是天下第一好的,嗯,你的野猪肉也不错,你还会猎其他野味吗?我想试一下鹿肉……”
“好。”

“飘雪,他们四个呢?那个碎尸案还没破,怎么一个两个都不见人?”诸葛正我和友人品茶下棋归来,神捕司却空了。
“去城郊了吧!说是让无情体验一下骑马的感觉……”
“胡闹!”
“别担心!铁手和无情共乘一骑,没事的。至于追命和冷血,他们两个年轻气盛,分出个胜负就会回来的了,不会伤了自己的。”
“我是说他们不务正业!”诸葛正我想着,这都什么徒弟啊!
“还不是你这个师父教的?你下棋品茶都一天了吧。走开点,别碍着我打扫。”飘雪瞪了他一眼,继续她苦命的工作。全神捕司最努力工作的只有她了,太惨了!
【完.】
十年回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爱少四!!!不太会写古风hhhhhhhh就写个可爱的日常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