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巍澜/车】赵云澜牌雨刮器

【巍澜/车】赵云澜牌雨刮器


*妮*雅搞事情 害我要爆肝啦

官方的舞蹈视频 白宇嘎嘎好可爱


  赵云澜背着沈巍出危险任务被发现了,媳妇很生气,怎么办?

  “我哥你也敢惹,你怎么不干脆挖好坑埋了自己呢?”面面边帮烛九染发边回应他那个急得团团转的嫂子,哎——什么是能者多劳,什么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他!沈面面!肩负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责任,他真是太厉害啦!鬼面想着,不小心手一抖,把烛九的右边眉毛也染紫了。

  “老板说的对!”烛九默默鼓掌,完全没意识到他一边眉毛变紫了。

  “小屁孩别多嘴!你们两个出去玩!别赖家里!”赵云澜头疼的揉揉太阳穴。

  “哼!臭嫂子!”面面做了个鬼脸,就把烛九拉去鸦青家继续洗剪吹。

  啊!上次沈巍盯着舞蹈节目看了很久,这次他又唱又跳,肯定能哄好沈巍。

  BGM就来个《WAKE ME UP》好了!

  “你是再装我的同类还是cos雨刮器啊?”

  “死肥猫!你怎么回来了!回去工作!”赵云澜眯着眼睛,发出危险警告。

  “你都翘班了,我为什么不能……”大庆伸了个懒腰,舒服极了。

  “给我回特调处!不然你这三个月都没有小鱼干!”

  “啊啊啊!老赵!你好过分啊!重色轻友就算了,还我小鱼干!”大庆摇了摇头,马上跳出窗外,不见了影踪。

  赵云澜的歌唱得不错,可能是手长脚长的缘故吧,跳得并不协调,可以说是又尬又萌了,如果戴上猫耳朵,的确是只疯狂摆手的小黄猫。

  “emmm……该怎么扭呢?”沉醉在舞蹈世界里的赵云澜变得格外的粗线条,没发现后面打开了家门的沈巍。而沈巍一打开家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赵云澜萌萌的,又圆又翘的,臀///部。一下子,沈巍的脸就涨红了起来。

  “赵云澜!你在干什么?”沈巍怀疑此刻他会狂喷鼻血而结束他万岁的生命。

  “小巍!你回来了!”赵云澜露齿一笑,“要开始了哟!”开始了他的表演——雨刮器之舞!

  沈巍托了一下眼镜腿,小小声地重复: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https://m.weibo.cn/6070175410/4287737308246767

(小破车警告)

 “老赵又请假了?”祝红吃着零食问大庆。

小郭依旧单纯: “赵处病了吗?没事吧?”

 大庆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慢慢回答道:“腰不行而已,没大碍。”

 “妈的死给!”祝红翻了一个白眼,上了某宝,给赵云澜买了几打肾宝。


【完】


中秋快乐!!!我感觉我翻车了鸭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