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巍澜】沈巍,开门呀!

#巍澜#沈巍,开门呀!
* bygg肯打鸡广告有感
推销小哥赵云澜上门推销了喂!
(赵云澜真的没加入面面的*销组织)同时,赵云澜也是外卖小哥……【一切为了查案,黑老哥掉马前】

  “叩叩”今天的赵云澜是推销小哥,微卷的头发,肆意生长的胡子,哪怕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红色工衣也无法掩盖掉他的不羁。偏偏他那张脸上常年挂着超有亲和力的笑容,无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敌不过他的笑,纷纷拜倒在他的工装裤脚下。
  “您好!我是肯打鸡推销员,只要18您就可以笑到开花。优享本月的各种福利……”一开门赵云澜就开始他的广告time,台词十分流利,耍起帅来又十分夺目。沈巍定定地看着他,有着惊讶和错愕,眼里又闪烁着星芒,转而,他克制地将眼里涟漪收尽,变为一汪静水。
  “怎么样?先生有兴趣吗?我能进屋进一步为先生做介绍吗?”
  沈巍呆愣地点点头,让赵云澜进门了。“先生家里好干净整洁啊!不过……”
  “不过什么?”沈巍机械地倒了一杯柠檬水给赵云澜。
  “先生家里貌似缺了点烟火气,如果先生因太忙或者别的原因而不做饭的话,可以优先考虑我们肯打鸡哦!”
  我家里缺你……沈巍闪过的千头万绪都隐藏在他温文尔雅的笑容里。
  “对了,我叫赵云澜,就住在你家对门,聊了那么久都不知道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沈巍低头抿了一口茶,似吞下万语千言。
  “沈先生以前是在哪见过我么?”
  “忘了。”沈巍在心底补上一句,忘的人是你。“大概没有吧。”
  “也是,沈先生那么俊朗,若我们见过,我必定印象深刻。沈先生可以用手机注册,就有我们的……”
  “抱歉。”沈巍耳根有点红,“我没有手机。”
  “哦——”赵云澜拖长了尾音,依旧笑容满面地不知道在哪掏出一张表格,“填表也行,我给你实体卡。”
  “好的。”
“谢谢您对我们肯打鸡的支持,再见!”
赵云澜走到楼下打电话给林静,“他暂时没什么可疑的,你给我不动声色装两个摄像头到我家门前。还有,那台爆米花机也给我送上来,不然你下个月的工资就……”
 
沈巍再次见到赵云澜是在龙城大学。学生和他做研究做晚了,一起叫了肯打鸡的外卖,只是没想到送外卖的依旧是那个穿红色工装的赵云澜。
“原来你是教授啊!真的厉害呀!”赵云澜叼着根棒棒糖倚着栏杆,看起来十分潇洒随性。
“你也不差。”沈巍抬手扶眼镜框,心中揣测赵云澜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哦?怎么说?”赵云澜故作惊讶,然后又露出大大的笑,眼睛像x光机,把沈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老实说,他还想打量多好几遍,他喜欢沈巍。自从第一眼起,赵云澜便对沈巍有着莫名的好感,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种想法,先不说沈巍与最近几单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凭沈巍是那种刻板又固执的性格就应该知道,他是赵云澜不能招惹的人。纵然赵云澜再怎么克制自己,他还是把这颗真心留给了沈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要通过角色扮演那么绕来调查沈巍。他是特别的。
“你不是推销员也不是外卖员。无论是租还是买,你的工资都不能足够你住在我对面……”
“啊!被发现了。”赵云澜挠挠头,“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特别调查处的处长赵云澜,很抱歉,我骗了你。”
“赵处长,也是为了查案,无妨。”
夕阳西下,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仿佛诉说着万年来揉碎成细沙的往事……
  “沈教授,开门呀!我是赵云澜。”虽然特调处大多数人都觉得沈巍很可疑,特别是祝红,偏偏赵云澜又相信沈巍是清白的,气得祝红天天吃生肉,肥了不少。
  “今天我煮了几道小炒,进来尝尝?”一条格子围裙在沈巍身上多了几分居家的味道。自从赵云澜坦诚身份后,三天两头用水管爆了、忘交电费这种烂理由到沈巍家蹭饭。沈巍也没有拒绝,反而习惯性多煮些菜。
  “刚好,我带了酒来,度数不高,我们可以边喝边聊。”
  “谢了,不过我不喝……”
  “沈巍,你这就不对了,我们都算是朋友了,你这样拒绝我,我会好伤心的。”
  就这样,半推半就的,沈巍便喝下一杯,哪知随着沈巍的脸一点点变红,他也慢慢变成另一个人。
  ……(此处内容,自己脑补,嘻嘻)
  怎么会这样?赵云澜竟然是变成了0?赵云澜摸着自己的老腰,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谁叫原来那位如玉的君子沈巍竟然是黑袍使大人呢!
  “云澜,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喝一杯会变成这样……”沈巍像做错事的小朋友低下了头,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对着墙面壁了。
  “没想到小巍你竟然就是黑老哥,难过之前的案件都和你有联系。但是,你昨晚也太猛了吧?”
  沈巍的脸更红了。

此后的日子,经常能听到赵云澜让沈巍开门的声音。大庆很开心,能独自享用那么大的地方,嗯,是时候该定个超大猫爬架了!
  恰少年 故梦今生来圆,至少,此刻赵云澜就在沈巍的身边。

【完】
一篇写着写着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巍澜文_(:з)∠)_肾不行了,开不了车,溜了溜了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