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纸上都成荒唐

# k莫##香芋#你是我的甜品呀

# k莫#棉花糖
  郝眉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比如此刻……“ko快来啊!我要玩这个过山车!”
  Ko点了点头,紧跟郝眉跑了上去。他开始有点后悔答应郝眉来游乐园玩了。 Ko本来就早熟,加上家庭的原因,使他的思想更加成熟稳重。然而,现在他被郝眉戴上可爱的小熊帽在游乐场里到处乱飞。
  路上也有小朋友不惧他的冰山脸大叫到道:“那个叔叔竟然学我们戴熊耳朵,hhhh”
  Ko窘迫地当聋子,只有通红的耳根出卖了他。郝眉见状,笑了笑,蹲下身子和小朋友们说,“叫哥哥啦!哥哥戴小熊帽是因为可爱,而你们是因为你们就是熊孩子本熊啊!”说完就拉着ko走了,不理后面的熊孩子们哇哇大叫。
  “谢谢。”ko简略地带过刚刚发生的事,被郝眉牵着的大手依旧滚烫,他还在害羞。
  “不客气哟!这个是需要报酬的!”郝眉眨了眨眼睛,笑得更像个小太阳了。
  面对孩子气的郝眉,Ko看痴了,他的眉儿真可爱!不禁失笑,“你要什么报酬?吃的?”
  “知我者,莫若ko!”郝眉扑到ko身上,手指向远处的一个小女孩,“我要吃棉——花——糖——”
  “你可以跟她买吗?”郝眉眼里充满着期待。
  “我给钱你去跟她……”
  Ko的“拿”字还没出口,郝眉已经阻止他继续,“报酬哦!”
  “哥哥,来买个棉花糖吧!”穿着粉红色公主服的小女孩伸出粉嘟嘟的手和ko打招呼。“这个是爱心棉花糖哦!和心上人一起吃会一直在一起,心连心哟!”
  “谢谢你!不过我和他已经早心连心了……”ko蹲下来温柔地说着。,可小女孩以为他不买棉花糖了而耷拉了小脸。“他很喜欢你的棉花糖,可以卖一个给我吗?”
  “可以!”小女孩趁ko不注意飞快地在他脸颊“啵”了一下。
  “喂喂!他是我的,小女孩不能乱亲哦!”郝眉从后面跳出来,醋意大发。
  小女孩递给ko棉花糖,甜甜地笑着对郝眉说:“东亚小醋王,祝你们幸福哦!”然后一蹦一跳地走了。
  “现在的孩子都那么早熟吗?”郝眉咬牙,气死眉哥了!他的ko竟然被别人亲了!小女孩也不行!
  “吃棉花糖吧!”ko递给郝眉。
  而郝.醋王.眉则转过头, “不吃!”
Ko咬了一口棉花糖,轻轻用力撕开一块如云的棉花糖,吻上郝眉的嘴,让棉花糖在他们的唇齿间慢慢地融化。
  他们的爱情并不“刻骨”,没有这些锥心刺骨的痛苦,全是像棉花糖那样温柔而甜蜜!郝眉爱吃棉花糖,ko也爱,郝眉就是ko的棉花糖!

#香芋#雪糕
  在于半珊的记忆中,六岁那个蝉鸣聒噪的初夏,他汗流浃背地在小卖店门口大口大口地喘气,当他和老板说要一个香芋雪糕的时候,有个洋气如娃娃般的大男孩,优雅地出现了……其实应该有梦幻的玫瑰花瓣和灯光,可那个大男孩就在于半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双倍的价格,买走了最后一杯香芋雪糕。不久,那家雪糕公司倒闭了,再也没有那么好吃的香芋雪糕了,于半珊决定记恨那个人一辈子!!!
  不知为什么最近于半珊又梦到六岁时候被人抢雪糕那件事,难道这就是念念不忘,必有仇恨?于半珊想,大概是应该这样的。
  隔壁半醒的大金毛甄同学蹭了蹭于半珊,“半珊儿,早呀——”刘海慵懒地搭在额上,还打了个哈欠,随时准备再次进入梦乡。阳光照射进来,显得甄少祥的气质更有贵公子的感觉了。
  有那么一瞬间,于半珊觉得那个大男孩和甄少祥有点像,很快,于半珊就把这个想法甩出脑子里,因为潜意识告诉他,那个大男孩比甄少祥好看多了,尽管他忘了“夺糕之人”的样子。
  “甄少祥,我想吃香芋雪糕。”
  “买呀,你买什么的都行!哈根达斯?”甄少祥心不在焉地说着。
  “可是我想买的那个牌子的香芋雪糕公司,已经倒闭了。”
  “抱抱媳妇儿,没事没事哦!”甄少祥借机抱紧于半珊。
  “走开!热死了!”
  “话说,半珊儿,我以前吃过一次普通牌子的香芋雪糕,超好吃的,好像……好像叫什么夏。”
  “冰一夏?”
  “对对对!那时候剩最后一个雪糕了,我就用双倍的价格买了那个雪糕。”
  “你买雪糕的门前有棵大榕树?你记得你前面还有个男孩吗?”于半珊脸色微怒。
  可甄少祥没注意到,自顾自地说下去,“半珊儿你怎么知道的!好聪明哦!”等到甄少祥看清于半珊眼里的怒火的时候……
  “夺糕之仇没齿难忘,抢糕之恨不共戴天……”于半珊开始揍起了甄少祥……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转过多少个弯道,榕树年轮逐年递增,该相遇的,会再次相遇。或者甄少祥和于半珊错过了童年的那个香芋雪糕,幸好的是,他们没错过彼此。
 

评论(8)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