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鹅inky酱

十级柠檬茶爱好者。

#香芋#REMINDING ME

#香芋#REMINDING ME
*配合《reminding me》食用

  偌大的房间,柔和的灯光,两个身体的交缠,一切都多么美好,整洁的房间只有凌乱的床铺才看出他们有多疯狂。当甄少祥完成最后的冲刺,和于半珊结束这场绮丽的云雨,这个夜才算完结。而等待着于半珊的,却是一个噩梦……
  “不知觉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了。”于半珊窝在甄少祥的怀里,从前他是多么的抗拒,而如今他很难想象失去这怀抱的温暖是什么感受。
  “对啊,日子过得真快……”甄少祥眼里有点悲凉,是于半珊无法看穿的情绪。
  “你怎么了?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不是因为我夸了ko的又帅又会做菜你吃醋了吧?”于半珊努力回想着今天的事情,顺带锤了一下甄少祥,这只大金毛呀,最爱胡思乱想了!
  “半珊儿,我们……分手吧。”在床上,甄少祥温柔地抚摸着于半珊的脸,说着却是最绝情的话。
  “开什么玩笑?!”于半珊怒极了,坐了起来,“有些玩笑不能乱开!”
  “所以我没开玩笑……”甄少祥的语调还是那么轻柔。
  “所以一年了,这一切都是假的?刚刚也是假的?你对我的感情是假的?”于半珊有些无法接受,他看着甄少祥的眼睛,期待能找到答案。
  可等来的却是甄少祥的沉默……
  于半珊深吸一口气,“是么?原来我一直是大少爷的一件玩物,一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不是的,半珊儿,我……”甄少祥看着于半珊眼睛红红的模样,格外惹人怜爱,可是他不得不放手,“你值得更好的……”
  “王八蛋!”于半珊的回应是一拳打在甄少祥帅气的脸庞上,顿时红肿起来了。
  于半珊收拾了几件他的东西就离开了他们的爱巢,干净利落,仿佛也离开了甄少祥的生命……
  “喂,儿子回来吧!你爸心脏病进院了,他的性格你知道的,他不会承认你和那个孩子的,别气死你爸,妈妈从小都由着你,这次你就听妈妈一次吧,答应我,好吗?”当甄少祥接到他妈妈的电话时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他从未见过他优雅端庄的妈妈落泪,更何况是哭得梨花带雨地求他。生他者,父母也,知他者,半珊也。一时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可他必须作出选择。
  “对不起,半珊儿。”甄少祥倚在窗前看着繁华的夜景,一口饮尽于半珊最爱的红酒,或者醉了一切都会更好受,或者一场梦时候应该清醒了。
 
   于半珊再见甄少祥已经是两年后的科技酒会了。这两年来他不是没接收他的消息,圈子就那么小,纵使肖奈郝眉他们再怎么保护自己,风还是吹进他的心墙。他爸爸病了,他正式接任真亿,他有了未婚妻,他把公司运营上了轨道,他不再吊儿郎当了……
   呵!他变了,还是自己不了解真正的他。于半珊分不清,也不想分了,他只知道现在有爱他的男朋友就够了。
   “于于……于于?”
   “啊?”于半珊回头看着自己的男朋友陆仁嘉,在一起半年了他还是不太适应这个称呼,潜意识觉得还是“半珊儿”比较顺耳。
   “你在看什么看到出神了?”陆仁嘉大手在他眼前晃晃,试图拉回他的注意力。
   “没什么。”于半珊无所谓地耸肩,殊不知背后有一双眼锁定着他。
   “我们去和甄总打招呼吧,他最近的那个项目可是大制作,如果我能拿下这个项目,今年我们就可以去法国度假了。”陆仁嘉眼神里闪烁着光芒。
   法国吗?甄少祥说过他最爱的香水……罢了。“我有点不舒服,你去吧!”于半珊头也不回地去了卫生间。
   却未曾想正面碰上甄少祥和他的未婚妻马丽舒了。
   陆仁嘉一个箭步上去伸出手,“甄总好,我是xx公司的陆仁嘉,这是我朋友致一科技的于半珊。”
   “你好。”甄少祥用力地握手,目光也锐利起来了,他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正确他调查过他们。
   “少祥,你太大力了,人家的手都红了。”马丽舒看到陆仁嘉的手通红,轻声软语道。
   大力?他还嫌太小力呢!
   “这么热闹啊!好久不见啊小甄总。”郝眉出来和ko组成小人墙隔开了于半珊和甄少祥。
   于半珊借机逃去阳台避难了,时值寒冬,阳台有一层薄雪,并没有人会到那里。除了一个人。
   一杯鲜红的樱桃红酒出现在于半珊眼前,那是他最爱的红酒。
   “喝点酒暖暖身吧!小心着凉。”甄少祥说得温柔,和跟他说分手的时候一样温柔。
   “甄大少爷身娇肉贵,你比我更需要那杯酒。”于半珊把脸侧到另一边,看着雪花一片片落在眼前。
   “半珊儿……”
   “叫我于先生。”
   甄少祥轻笑,“这对话真熟悉,当年酒后乱 xing之后,我追你,你也是这样对我的。”
   “我忘了。”
   “我们当时就是在这个阳台相遇然后喝醉的吧?”
   “我说,我忘了!”
   “是吗?我也想忘了。可总有人提醒着我。”甄少祥放下红酒,转身离去,“对不起,打扰了,于先生。”
   当泪水滑到嘴角的时候,于半珊才意识到他哭了,他以为他忘了,他以为他不会再为他哭了,可一切只是他以为。
She keeps reminding me
That you're still gone
And I'm still lonely
He keeps reminding me
How good it was
When we were crazy
当他和陆仁嘉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看着那凌乱的床单,想起的是甄少祥的脸,他说他的床单质量不好,睡久了会不舒服,他就一口气买了好几床高级床单给他。当他路过花店看到香槟玫瑰时,想到的是他傻傻地捧着花在致一楼下向他表白……他以为他忘了,可一切都在提醒着他。
  于半珊拿起酒瓶,发现上面有个便签:“半珊,如果有下辈子,记得提醒我不再伤害你,好好爱你。”
  三天后
“愚公!出事了!”猴子酒突然冲到他办公桌前。“逸然成为真亿的新任ceo了!”
“这不是挺好的吗?你可以入赘富贵人家了。”关于甄少祥的家事,他并不想知道,可事关兄弟的女友,他只能附和两句。
“甄少祥自杀了。”
“你再说一次!”于半珊猛地站了起来,揪着邱永侯的衣领。
“他爸爸在三个月前心脏病去世了,他把公司打点好之后就……他觉得他已经不配爱你了,那天见你和陆仁嘉那么幸福,他就……”
原来,那天那句话,是他的遗言……他们两个,是真的彻彻底底地分开了……
He keeps reminding me
Wine he's spitting out the wine
I forgot you left behind

_(:з)∠)_小烧鹅有话说(๑´ㅂ`๑)
就最近挺喜欢这首歌,然后很适合写虐文啊,就像当初第一次在LOFTER发文就是k莫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一样……不同是那个是刀中有糖,这个是全是刀hhhh其实我很讨厌看虐文的!!!每次都想打死作者!!!还有很讨厌不填坑的!!!可是我最后还是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了hhhhhhhhh
大家别打我!!!溜了溜了

  
 
 

评论(46)

热度(34)